文学馆 > 青梅竹马不相识 > 第100章 一场腥风血雨

第100章 一场腥风血雨


冀望江带着那些清倌来到一处院子,推开门后看到里面灯火通明,似乎那些侍从已经等候多时,众位清倌拱手谢过冀望江,抱着自己的乐器便走了进去,待门关上后冀望江没有停留,毕竟腾潇已经派了侍卫站在门口守护,他也就直接骑上马奔着公主府去了。
  到了门口下马进院,楚辞正在院子里等着他,看到他来了拉着人进屋,李乐乐正坐在椅子上看着书,见他们两人进来后站起身,眼神都是期待神色。“怎么样?”
  冀望江摇头叹息。“结果差强人意,只是闭门思过至年关,罚抄孝经。”
  李乐乐有些意外。“不应该的呀?怎么会这样?”
  腾潇此时和董婉已经安顿好桃粉,腾潇进门便接着话题说着。“大概是因为那些难民突然离开了吧。”
  李乐乐看向他们。“那些难民突然离开了?为什么?”
  董婉摇头扶着她坐回椅子上。“还不知道,但是你不要着急,小心着你自己的身子,现在你最要紧。”
  李乐乐摇头。“这孩子越大,本宫想让嘉诚离开的心就越重,总觉得她是个很危险的人,她在封地就像一个疯子一样,这样的人留在咱们身边,总是让人难以安心。”
  “我能明白你护着孩子的心,你且安心,我们都在,驸马也在,不会让你出事的。”
  李乐乐看着楚辞,又看了看冀望江。“本宫和楚辞今日没有过去,一个是想隐瞒自己怀孕的事,一个是因为避嫌,这件事不管成功与否,都会与公主府没有关系。”
  董婉拍了拍她的肩膀。“这件事唯一有关系的就是肖贵妃,那些清倌是她引荐的,还有就是让人担心的楠妃娘娘。”
  腾潇点头说着。“没错,她今日表现的太激进了,似乎就是想处置了嘉诚一般。”
  李乐乐摇头笑了笑。“你们放心,楠妃不会有事的,她如今是皇上身边的宠妃,不过想来她在宴会上那么主动出手,恐怕是觉得你们的进展太慢了吧?倒是也不用太担心,就连肖贵妃也不能把她怎么样,”
  “那便好,不然恐怕又要连累她受磨难,不过说到肖贵妃…”董婉看向腾潇,随后说着。“公主不知道肖贵妃的身份吗?”
  李乐乐摇头。“不知道,当年皇上对她太过保护,但是本宫也背地里查过的,只是查到的结果都是平常百姓,如今那些家人已经病死老死,也就没在查过。”
  “其实肖贵妃并不是什么平民百姓,而是……”腾潇顿了顿。“而是骠骑王的血脉。”
  李乐乐猛然站起身,楚辞赶忙过去扶着。“你怎么这么激动?”
  李乐乐嘴唇微颤,靠在楚辞身上看着腾潇。“你是如何知道的?”
  腾潇拱手弯腰。“当初就是我和皇上在最后关头救出了她,进入王府也是我安排的,这件事只有我和皇上知道。”
  李乐乐伸出手指着腾潇。“你们怎么敢?你们可知道当初骠骑王谋逆,想要推翻先皇地位,所以才会被先皇派人秘密处决,只是表面上看着像是被歹人杀害了全家而已,没想到…没想到竟然还有余孽被你们两个糊涂东西救了!”
  腾潇震惊,他抬头看向李乐乐。“谋逆这件事皇上都不知道,公主是如何得知的?”
  “因为这件事…是本宫偷听来的,是父皇和母后商量的时候,本宫正好去给他们送吃食,听见他们议论,便没有进去…”
  腾潇有些后怕,毕竟他和皇上一直在查到底是谁对当初的骠骑王出手,如果真相大白,那肖贵妃能接受吗?
  李乐乐看出腾潇的想法。“你别告诉本宫,你们一直在查当时的事情。”
  腾潇点头没有说话,只是脸色看上去不是很好。
  李乐乐慢慢坐回椅子上,真是觉得腾潇他们有病。“当初先皇对外宣称会查出来,可是最后也了无音讯,你们还猜不到结果吗?如果这件事被查出来,你们可知道要面对什么后果,先不说肖贵妃的反噬,就凭着先皇弑杀骠骑王那一条,整个皇室都要被人诟病,更甚者那些曾经跟随骠骑王的亲随就不是好对付的!一旦他们扶持肖贵妃,那就是一场腥风血雨…”
  腾潇明白李乐乐说的后果,那确实是不可预估的结果。“我和皇上还没有查出什么,公主请放心,我会告诉皇上缘由,让他也尽量不要去触碰那个方向。”
  李乐乐苦笑。“呵,可能母后自己也想不到,她身边日日尽孝的人中竟然有一个最大的危险,这倒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如果母后真的对本宫发难,本宫倒是也不介意看她们两人互斗。”
  董婉过去扶着李乐乐。“你不要这么悲观,世上哪有母亲不疼爱自己的孩子的?太后心中自有思量,毕竟能站在她老人家那个位置上已经实属不易。”
  “父皇和母后什么时候看见过本宫?他们两个人眼中都是那些皇子,若不是我哥哥被你父亲扶持起来,恐怕现在我已经被人送出去和亲,只是从始至终,母后眼中也都是只有哥哥而已。”
  董婉安抚着李乐乐的肩膀。“公主不要伤心,肚子里的孩子也会伤心的,马上你也是一个母亲了,到那时候也许能明白太后的一些苦心吧……”
  “什么苦心?还不都是为了那至高无上的权利罢了,这些这么重要吗?”
  董婉点头。“重要,如果你不是皇上的妹妹,不是公主,那别人便可任意拿捏,可你是公主,别人想要动你也需要好好思量,思量皇上和太后的天威,地位真的很重要。”
  李乐乐眼神有些迷茫,那些她一出生就拥有的东西,在她眼中很不想要的东西,却是一直保护自己的东西吗?“婉儿,自从有了这个孩子,我总是患得患失,害怕他不能安稳降世,婉儿…我真的害怕。”
  董婉安抚着李乐乐的后背。“如今已经三个月了,太医也报胎位稳固,公主若是觉得藏着他不好,那明日便上书让驸马请假吧,不如让这个孩子暴露出来,这样反而更好养胎。”
  楚辞点头。“没错!咱们上书以后便出去走走,散散心也好的。”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6990/26990614/141413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