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青梅竹马不相识 > 第136章 又攀上高枝了?

第136章 又攀上高枝了?


正月初八,高官门下的子弟和女儿都盛装打扮,这可比太后娘娘准备的诗集会要庄重,一个是攀比自家孩子的出息,一个是相看门第差不多的孩子,如果有能看上的,而且还能相互扶持的家族,也就在这一天明目张胆的定亲了,再有皇上赐婚那可是无上荣耀。
  嘉诚坐在马车里摸了摸头上的金钗,这可是弼慎思拿给她的,说是好不容易得来的物件,雕工手艺都是没法评论的,而且她是受邀进宫的,皇上体恤她如今年纪还没婚事,所以让她进宫相看一番,这也如了嘉诚的心愿,如果一会儿在宫里没有相中的,便和刑部尚书一起请旨婚事,嫁给焦宇恒为平妻,柳絮絮那个女人不能生育已经是铁上钉钉的事实,等她嫁过去那就是夫人地位,柳絮絮也得给她靠边站。
  娟儿在马车一侧掀开帘子看了看街道。“县主,咱们多久没进宫了,这次您一定要把握住机会。”
  嘉诚点头笑着。“那是自然,虽然皇上生气我毁了她的生辰宴,你看看今日的宴会不还是想着我吗?我现在不担心婚事,毕竟已经选好了刑部尚书那边,我现在担心的是账册和证人,弼慎思做事怎么这般粗心?”
  “奴婢瞧着公子不像是这般粗心之人,可是您也说过的,那些工人多是老者还好喝酒胡说,许是喝多了说漏嘴也不一定。”
  “他们也是老人了,不应该会犯如此错误,我自从那天听说了这个消息就夜不能寐,总是害怕这件事被查出来。”
  “奴婢觉得发生了那么大的爆炸,怎么那么巧就有账册留下来?公子说的也许没错,是不是将军他们散出来的谣言,为的就是让您分心。”
  “不管是不是谣言,这件事都要查清楚,而且薛夫人那件事的有关人员,还是赶紧让弼慎思送出城去,养在城中早晚也是一个麻烦。”
  “县主怎么这般害怕?只不过死了几个平民而已,又是咱们自己签了死契的,谁也管不着咱们不是吗?”
  嘉诚却恨铁不成钢的说着。“你是不是傻?不光死了咱们自己的工人,还有几个侍卫也死了,而且父王作为一个王爷拥有私炮房,那无异于是想要捞钱造反。”
  娟儿捂着嘴轻声问着。“有这么严重吗?奴婢觉得只是很普通的玩笑呀!咱们在封地的时候不是也随随便便就弄死几个人吗?也不见被发难。”
  嘉诚叹气说着。“可是这里不是封地,天子脚下咱们如此轻视百姓,肯定是不行的,而且所有事情隔几年发生还好,我这才回来几个月就接二连三的出事,皇上不把我打死也得轰回封地了,到那时候,不被父王责怪处罚也会被我那个哥哥给整死。”
  想起小公爷娟儿后背汗毛站立,被小公爷处罚的情景浮现脑海,皱着眉头说着。“那县主要小心一点,咱们可千万不能再出事,小公爷的手法奴婢实在不想再尝试了。”
  嘉诚却挑起娟儿的下巴说着。“你在害怕?那你可能不知道,这次回来之前,嘉利可是开口跟我要过你的,直言对你的感受很好,不过我拒绝了,让他狠狠的记恨了我一次。”
  娟儿瞳孔睁大,不敢相信的摇头祈求。“县主,您千万不能将奴婢交给小公爷啊!不然奴婢真的要死在小公爷手中的。”
  嘉诚笑了笑。“你放心,咱们两个毕竟从小一起长大的,我不会将你送出去的,只要这次能够成功,那一切都会很快结束,而且我也能把嘉利给踩在脚下。”
  进入皇宫就不能乘坐马车了,随着雪花飘落,众人下了马车后也是纷纷快步往大殿走去,里面已经按照官位给各位大人安排好了位置,公子哥儿们都纷纷喜笑颜开,进宫让他们更是在认知上增加了一些眼界,而姑娘们则是含羞的,个个用扇子半遮面的躲在自己母亲身后,这副景象倒是又热闹又好玩儿。
  李邢带着薛楠楠走进大殿,这种人多手杂的环境李邢是绝对不可能带着身子沉重的董思莹的,反而薛楠楠却被邀请过来,薛楠楠心中清楚,大概是皇贵妃提出来的要求,不然皇上不会如此高调带她出席。
  太后自然也躲着了,这种场合太乱,她一个老太太也没有在这看着的习惯,索性就从没有参加过,李邢坐在椅子上挥手。“都起来吧,今日是宫宴,是一个好日子,各位随意走动就是。”
  人群散开,嘉诚四处张望寻找合适的目标,可惜全都是乳臭未干的小子,或者是家族势力单薄的人家,轻轻叹息看向一旁的刑部尚书,刑部尚书是带着自家的小儿子来的,接收到嘉诚的目光便笑着走了过去,拱手说着。“县主近日可好?”
  嘉诚温柔贤惠的慢慢回礼。“多谢尚书大人关心,我一切都好。”
  “瞧着今日这么热闹,县主可有中意的人选?”
  “我这心中有谁尚书大人应该清楚,我还是那句话,父王虽说远在封地,但是荣耀还是有的,而且柳絮絮已经不能怀孕,恐怕难以为尚书大人的家族开枝散叶,所以……”
  “哟,这不是尚书大人吗?”冀望江和薛鼎峰两个人慢慢走了过来,冀望江呲着牙冲着嘉诚说着。“嘉诚县主也在?真是稀奇,原定县主的地位是进不了宫的,就算进宫也是递了帖子皇贵妃娘娘同意了才行,如今这是又攀上高枝了?”
  嘉诚瞪着眼睛看着冀望江,但是碍于尚书大人还在,她也只能忍下,换上笑脸说道。“冀大人此话何意?我是被皇上邀请进来的,若是说攀上高枝,那只有皇上了。”
  冀望江耸肩。“皇上可能也是看县主一时可怜吧?怎么?县主以前不是非将军不嫁吗?这种场合恐怕也要失望离去了吧?”
  薛鼎锋在一旁扶着冀望江的肩头温声说着。“冀大人,说这么多做什么?别忘了咱们两个来做什么的。”
  冀望江点头。“好好,尚书大人不知道有没有时间陪我们聊聊,听说您家还有小女未出阁,今儿也没瞧着带出来,不知道我们两个人有没有这个荣幸呀?”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6990/26990614/141412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