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青梅竹马不相识 > 第140章 怎么就不行了

第140章 怎么就不行了


事情也确实向着董婉所说的发展,自从刘宇欣出现后,嘉诚便没有再找过尚书大人,而尚书大人因为薛鼎锋和冀望江的话也没有再找嘉诚说什么,两边人都熬到宴会结束,匆匆上了马车回了家。
  嘉诚这边到了县主府,挑帘子进门就看到弼慎思正坐在地笼旁看着书,依旧一身白衣坐在那里,眼神专注着看书,都没有注意到嘉诚她们回来,娟儿轻声咳了一下才拉回弼慎思的思绪,看到嘉诚后赶忙起身行礼说着。“县主回来了。”
  嘉诚点头任由娟儿为她脱下披风,随后坐在地笼旁烤着火。“这么晚了怎么还没休息?”
  弼慎思将书放在了一旁的椅子上,笑着看着嘉诚。“自然是等着县主回来了,今日怎么样?事情可与尚书大人说好了?”
  嘉诚摇头。“没有说成。”
  “怎么?一个小小的刑部尚书还看不上咱们王爷的荣耀吗?”
  “不是…”
  “那是什么?县主可是遇见了什么事情?”
  嘉诚脑子里都是刘宇欣风度翩翩的样子,眼睛出神的盯着地笼轻叹。“我觉得有一个人更配我。”
  弼慎思疑惑,看着嘉诚不说话了便转头看向娟儿,此时的娟儿正放了披风回来,看了看嘉诚的样子解释道。“县主今日在宫里遇见了刘公子。”
  “刘公子?刘宇欣?”
  “嗯,刘公子蜕变的很好,风度翩翩,温文尔雅,而且对咱们县主还余情未了,听说县主要定亲了特意进宫去看县主一眼,那眼神含情脉脉的样子,说到最后的时候都快要哭了。”
  嘉诚听到这里也不好意思的低头轻笑。“那个傻瓜。”
  弼慎思却觉得有些不对劲。“他不是在大理寺做薛鼎锋的助手吗?怎么还会对县主余情未了?恐怕这件事有诈吧?”
  嘉诚挑眉看着弼慎思。“怎么?你以为这天下的男子都跟你一样阴险狡诈?不要用你自己的行为去衡量别人,刘宇欣可是一个纯情的小男孩儿,当初我跟他相遇时便觉得他很好,明知道秋猎的那次安排危险,他还是替我办了事情,而且还承担下所有。”
  “县主,他承担一切不过是为了保全刘家而已,如果他不承担,那就只有他父亲承担后果了。”
  “凭着你说什么,我觉得给焦宇恒做平妻,还不如嫁给刘宇欣做夫人来的好,他的性格和样貌都是我中意的,你好好思量一下。”
  “这不行,不管是家势还是财力,刘宇欣都不是一个合适的人选,县主应该大局为重。”
  “大局?大局就要牺牲我的一辈子吗?只不过换一个人而已,而且一开始就是要选择的刘宇欣,只不过中间遇见了一些阻碍才暂时放弃了他,如今他对我有情,我又看他顺眼,怎么就不行了?”
  弼慎思皱眉看着嘉诚。“县主莫不是忘记了什么?他家订年货的船,可是您安排人放黑火的。”
  “那又如何?人不是死无对证了吗?黑火也被他们扔进了大海,这件事谁也查不到我头上,只要你们两个谁也不说,永远不会有人知道,刘宇欣还是认为我是一个娇柔女子,对我倾心难忘。”
  弼慎思扶着额头轻摇。“县主,这真的不对劲。”
  嘉诚却有些不悦,站起身看着弼慎思。“你是不是忘了谁是主子了?这个府里还是我说了算的,弼慎思,你给我记着,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的责任是替我摆平事情,处理事情,而不是对我指手画脚。”
  弼慎思坐在椅子上抬头看着嘉诚不满的脸,双手紧紧的握着扶手,随后轻叹一声站起身拱手。“是,弼慎思谨记县主的话。”
  嘉诚没有理会弼慎思,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准备休息,地笼里的火烧的噼里啪啦,就像弼慎思的心一样,被这突然的事情搅的一团乱麻,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刘宇欣会突然出现在皇宫里,还对嘉诚表现的如此情深?
  焦家这边倒是安静很,尚书大人回了府里后直接去了焦宇恒的院子,站在门口看了看屋子里点着火光,便轻声咳了一声。
  焦宇恒听见了外面的声音披着披风走了出来。站在廊下看见父亲后赶忙小跑过去拱手。“咳咳,父亲。”
  尚书大人摆手。“不必装了,总是这样强迫自己咳嗽会让你患上其他的病的,这雪也停了,你陪着我走一走吧。”
  焦宇恒微微点头,随后跟在尚书大人身后走着,感受着身后轻微的脚步声,尚书大人背着手低头思索了一会儿。“你…是不是知道一些关于嘉诚县主的事儿。”
  焦宇恒一顿,双手在披风里握了握,想起将军夫人曾说过的,如果父亲问起嘉诚的以前就如实相告,因为尚书大人当时应该已经对嘉诚存在了疑心,所以不必隐瞒,也不用怕尚书大人觉得是他在故意抹黑嘉诚。
  焦宇恒微微点头。“知道一些,还是从冀望江被冤枉和楠妃娘娘私通说起……”
  听着焦宇恒说完了这些话,尚书大人的脚步才停了下来,站在廊下看着湖面上的积雪。“表面上洁白无瑕,底下却是一片污泥,真是好样的,没想到她竟然是这般模样,如果把她娶进家门,恐怕很快刑部就是她嘉诚的了。”
  “父亲如今能够想明白也是幸运的,只是如果父亲这时候想要跟她撇清关系,恐怕要接受她的怒气了。”
  “什么怒气?像陷害刘家一样给他们的货里放黑火?刑部不是刘家,可不是她想动就能动的了的,在这里什么都要讲证据,没有证据,就算是王爷亲自出手也不能对我如何。”
  “父亲知道黑火的事情?”
  “嗯,当时我也正在现场,咱们家的船与刘家一同进港,那些人直接奔着刘家的船去了,想也知道得罪了人,听你这么一说大概也能猜到了。”
  焦宇恒无奈摇头。“所以当初您说让我娶她为平妻的时候,我是真的不愿意。”
  尚书大人轻轻点头。“若是让你娶了她,或许真是一件错事,但是如今絮絮身子被毁,已经…焦家不能断了香火,纵然不娶嘉诚县主为平妻,他日也要说上一个门当户对的妾室才好。”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6990/26990614/141412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