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青梅竹马不相识 > 第158章 冀大人别来无恙

第158章 冀大人别来无恙


休养了数日之后,弼慎思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些气色,此时正坐在院子里看书,依旧一身白衣飘飘,只有一缕头发束在脑后,一个小小的金色的发冠固定住头发的顶端,倒是也看着精致。
  刘宇欣端着一碗清粥走了过来,放在桌子上推到弼慎思的面前。“大理寺不比县主府,公子凑合一些吧。”
  弼慎思将书放在桌子上,抬手轻轻搅动粥碗,笑了笑叹道。“我这一碗清粥已经比那些哀嚎的犯人要好很多了,少卿大人如此待我怕是顶着很大的压力吧?”
  刘宇欣笑了笑。“不会,前阵子大理寺卿告老还乡,如今少卿大人便是大理寺卿了,他想做什么别人都不会存在异议的。”
  弼慎思一愣,随后笑了笑说着,“那还真是恭喜薛大人了,此时再唤他为少卿大人实在不妥了。”
  “倒也无妨,大人说了官位只是对自己认证的一种方式,他还是喜欢结交朋友的。”
  弼慎思点头。“如此薛大人倒是一个坦荡的性格,只是现在这个时刻对于薛大人,在下倒是很好奇一件事,在下很希望刘公子能给出答案。”
  刘宇欣抬眸看向弼慎思,对上那双深邃的眼眸却毫不畏惧。“公子请讲。”
  “你对嘉诚县主到底是怎样的感情?”
  刘宇欣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那公子对自己能否全身而退存在几分把握?”
  “不知道,嘉诚县主应该是求到了公子面前吧?她是如何解释在下与她的关系的?”
  刘宇欣拿起弼慎思的书翻了两页。“说你是王爷的义子,所以跟她比较亲密,请我务必照顾好你,让你不要遭受皮肉之苦。”
  “义子??”弼慎思眼眸暗了一下,随后端起粥碗喝了起来,喝干净里面的清粥以后用绢帕擦了擦嘴角。“县主说的没错,在下与县主没有关系,只是在下偶然成为王爷的义子,所以…”
  刘宇欣看着书嘴角扬起笑了笑。“公子不必在这里自欺欺人,你是县主府上的贵宾还是清倌,跟我都没有任何关系的。”
  “这句话的意思,在下可不可以理解为你在欺骗嘉诚县主?”
  “难道公子就没有欺骗嘉诚县主吗?你借用她的手谋成了多少事情?如今被大人抓住又因为受伤无法脱身,心里一定很着急吧?”
  弼慎思呵了一声站起身。“我欺骗她?那也是为她好,你是不知道她和嘉利在封地是多么的疯狂,视人命为草芥,生杀大权尽握手中,那里的日子真的不是人过的。”
  “公子既然如此悲怜百姓,为何还会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甘愿为他们出谋划策,做出那些丧尽天良之事?”
  弼慎思背着手看着天空。“如果想要毁掉一个地方,就要让那个地方逐渐糜烂,到那时候便是全部倾覆的结果。”
  刘宇欣将书放在桌子上。“这本书好深奥,我竟然读不懂,看来公子的文学造诣很深。”
  弼慎思回身看着刘宇欣。“有机会我会教给你的。”
  “那还是别了吧?”冀望江迈步走进院子,提着一壶酒停在两人面前。“让你教刘宇欣,那不是把他毁了吗?你还是收收心吧!”
  弼慎思看到冀望江的到来很是意外,嘴角微微上扬笑着。“冀大人别来无恙。”
  “哭丧鬼别来无恙,还不跪下磕头谢谢我在街上救了你?”
  弼慎思轻笑一声,挑开衣摆就要跪下,冀望江用脚挡住。“得了吧,你这样子倒是像我死了你给我守孝一样,什么时候你不穿白色的衣服了再跪地上谢我吧。”
  弼慎思笑了笑站直身体,看着冀望江手中的酒壶问道。“来找薛大人喝酒的?”
  冀望江抬了抬手中的酒壶呲牙。“他不是晋升了吗?我来给他庆祝一下,只是可惜他不在,你俩陪陪我?”
  刘宇欣摆手摇头。“我正在当职不能喝酒。”
  冀望江啧了一声。“无趣。”
  弼慎思却伸手接过冀望江手中的酒壶。“我陪你喝一壶。”
  冀望江上下挑眉看着弼慎思。“你的伤好了吗?喝酒不会死吧?”
  弼慎思将酒壶的塞子取下来,直接对着酒壶喝了起来,喉结上下滑动,几口酒就这样进了肚子,冀望江一看也不示弱,直接揪掉瓶塞喝了起来,两个人对望着干喝,谁也不肯让着谁。
  刘宇欣看着他们如此样子很是着急,但是无可奈何的只能匆匆离去,想着去找薛鼎锋过来劝一下也好,毕竟弼慎思的伤口刚刚好,喝酒的话真的很容易加重病情。
  刘宇欣前脚离开弼慎思就把酒壶放下来了,冀望江这边正喝的着急,完全没有注意到弼慎思的动静,等他喝完自己手中的酒,再看弼慎思正站在那里盯着自己看着。
  “你看什么看?”冀望江喝的酒有些急躁,此时的酒劲上了头,如果是小酌的不会喝醉,直接干喝还喝这么多就很上头了,快步走到弼慎思跟前拎着他的衣领抬头看着。“你在笑话我?”
  弼慎思将酒壶放在身边的桌子上,双手扶住冀望江的腰温声说着,“没有。”
  冀望江眼神迷离,酒劲上头也上了脸,红着脸看着弼慎思,又凑近一些距离说着。“你其实长得还行,但是为什么要穿一身白色的衣服?而且…你还是一个人渣…你杀了那么多人…”
  弼慎思扶住冀望江的腰防止他摔倒,笑着听着冀望江对自己的评价。“嗯,嗯,你说的对,都对。”
  冀望江突然抬头看着弼慎思。“对个屁!你跟他们一样都是伪君子!小人!你们都看不起我,因为我是庶出,肯定心中也在嘲讽我是因为大哥当了驸马才有这么好的命!可是那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是仗剑走天涯!”
  弼慎思却意外了一下,原来冀望江的心中如此压抑,扶着冀望江靠在自己怀中听着他的咒骂,只能无奈的笑笑。“仗剑走天涯很累,有时候会让你怀疑那是不是对的。”
  “什么对的错的…为什么不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呢?夫人…你为什么不跟将军和离,我好喜欢你啊夫人…夫人…”
  弼慎思的眼眸有些沉,最后一句话的意思是什么?夫人…将军夫人…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6990/26990614/141412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