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青梅竹马不相识 > 第159章 只需要等着就好

第159章 只需要等着就好


薛鼎锋和刘宇欣匆匆赶到的时候已经剩下弼慎思一人坐在院子里看书,两人看了看四周寻找着什么,但是都没有开口问弼慎思。
  弼慎思浅笑一声。“冀大人在里屋睡着了,他的酒量不怎么样。”
  刘宇欣听完直接冲着弼慎思的卧室过去,推开门就看到冀望江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推了推冀望江的胳膊想把人唤醒,可是冀望江只是不耐烦的挥了一下手臂,然后翻身继续睡着了。
  刘宇欣放心的站起身走到门口冲着薛鼎锋微微点头,薛鼎锋的脸色才好转一些。“冀望江酒量是差一些,没想到公子的酒量倒是让人惊讶。”
  弼慎思慢慢翻着书页,笑了笑说着。“若是薛大人不放心也可去看看,哦对了,还没祝贺薛大人晋升之喜,在这里祝贺您了。”
  薛鼎锋颔首。“多谢,既然冀望江醉酒了,那我们便带他离开了。”
  弼慎思却放下书看着薛鼎锋。“不急,薛大人难道就不想问在下一些什么事情吗?”
  薛鼎锋走到桌子旁坐下,看着弼慎思说道。“公子想说的时候自会说的,只是如今想等着嘉诚县主救您是不太可能了,公子也是聪明人,自然明白其中道理。”
  弼慎思眉眼带笑说着。“嘉利来了对吗?”
  薛鼎锋一怔,随后看向刘宇欣,刘宇欣摇头表示并没有提过此事,弼慎思摆手说着。“薛大人不必担心,在下也是跟了他们那么多年的人,自然明白他们的行事风格,当初街上的刺杀出自谁手我心中明镜一般,只是为了逗弄一下冀大人才说是他安排的。”
  “公子那时候都快疼的晕倒了,还有心情逗弄冀望江,真是好雅致。”
  “嘉利的性格比较阴测,他的手上有杀手和暗部,甚至有些王爷都不知道的人存在,对比嘉诚那种很容易拆穿的人来说,嘉利才是你们最应害怕的敌人。”
  “你说的没错,嘉利来了,而且他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想除掉你,因为你被我抓来了,他不确定你是否能够为他保密,万一你受不住这大理寺的刑罚而认罪的话,嘉诚乃至整个王府都会受到牵连。”
  “在下明白的,嘉诚县主即使到了最后关头也不会弃我于不顾,大抵是嘉利对她施压了,所以薛大人想要如何处置在下?就这样养着在下可是问不出什么来的。”
  薛鼎锋却站起身笑了笑。“其实一切都已经心知肚明,还需要问什么呢?薛夫人的惨死自有人会找到嘉诚讨要说法,私炮房的爆炸已经让王爷受到重创,说到底我们不需要再做什么了,只需要等着就好。”
  “等??”
  “等嘉诚县主按耐不住从刘宇欣口中探知你的处境,等他们完全对你失去信心而不得不出手来处理你,到时候一条条线牵扯出来的小鱼都成为鱼饵,只为了勾出那最大的鱼。”
  弼慎思这才明白自己原来只是一个小小的鱼饵,把他带来大理寺根本不是问他什么,只是为了逼迫嘉诚对自己出手,到那时候便是千丝万缕且推脱不掉的罪责。
  弼慎思苦笑一声也站起身拱手。“薛大人好计策,说在下学识渊博真是嘲讽,真正有大文学和心机的,还要数薛大人才是。”
  薛鼎锋颔首没有说话,转身走进弼慎思的卧室,伸出手将冀望江的被子挑开,单手将人拦腰抱起,夹在腋下就往外走,刘宇欣快步跟了上去,路过弼慎思面前时微微颔首,然后三人便离开了弼慎思的院子。
  看着冀望江被薛鼎锋如此方式带走,弼慎思心中竟想笑,坐回椅子上拿起书继续看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慢慢抬头看着天空,他被当做鱼饵也好,或是当做阶下囚也罢,此时的一切都是安静的平稳的,弼慎思慢慢闭上眼睛感受这来之不易的安心。
  冀望江被薛鼎锋扔在了刘宇欣的床上,两个人看着醉成这个模样的冀望江也是无语,难道他忘了弼慎思是什么人吗?那是一个清倌,是会对男人也出手的人,他如今的样子跟送上门的白肉有什么区别?
  刘宇欣为冀望江盖好被子说着。“今晚上恐怕他是醒不来了,我在这陪着他就好。”
  薛鼎锋却不在乎。“不用管他,虽然醉酒但是他从不乱吐,睡一觉就能恢复过来,今晚上你…你去我房里休息吧,我的床能睡两个人的。”
  刘宇欣心中顿时一紧,那天晚上的事情他可没忘,当时他们两个人争吵着突然屋子里暗了下来,只有地笼微弱的光亮照着两个人的脸,薛鼎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直接把刘宇欣拉进了怀里抱着,一直解释自己没有怀疑他的话,刘宇欣也是在那一瞬间脑子里一片空白,后来他们两人也是选择性失忆,都不再提那晚上的事,刘宇欣倒是也没有说过离开的话。
  刘宇欣揉了揉鼻尖歪过头。“不…不用了,偏殿也还空着呢,我去偏殿就好。”
  “若是夏天还好,这个冬季偏殿没有地笼更是阴冷,你不怕去睡了一夜把命搭进去吧?”
  刘宇欣环抱双手摇头。“冀大人是昏迷的,我还是清醒的,正好也有些时日没有回家里了,今日我早早回去家里住一宿也好,顺便跟父亲和母亲聚一聚。”
  薛鼎锋抿了抿唇,微微缓和一下情绪点头。“罢了,既然你已经安排妥当,那我便不再说什么了,你今日早早回去吧,我房中还有一些年中贺礼,你一会儿过去挑选几件送给刘大人和刘夫人。”
  刘宇欣颔首。“多谢大人。”
  “用…用不用我送你?”
  刘宇欣抬眸看着薛鼎锋,随后轻轻摇头。“不用了,我先去忙了。”
  薛鼎锋看着刘宇欣逃跑似的离开,伸出的手悬空抓着空气,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心,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明明都是不可能出现在自己身上的。
  刘宇欣离开房间后靠在转角的墙上低着头,他紧紧的握着双手低垂眼眸,这不对劲,完全不对劲,看来似乎是该争取一下功名一事了,回去后便找父亲说明今年想要参加科考一事,或许分开一段时间会好一些。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6990/26990614/141412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