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青梅竹马不相识 > 第160章 会如愿的

第160章 会如愿的


县主府中,嘉诚在屋子里来回踱步很是不安,她收到刘宇欣的口信,弼慎思如今身体恢复的不错,在大理寺得到很好的照顾,而且自己也会看在嘉诚的面子上对他多有照拂,还请嘉诚放心就是。
  娟儿也明白嘉诚心中着急什么,站在一旁皱眉说道,“县主,如今公子被他们带走还照顾有加,恐怕很快就会在他们的糖衣炮弹之下放下戒备,到时候就麻烦了。”
  嘉诚坐在椅子上揉着额头。“我当然知道,可是如今……”
  嘉利从门外走了进来,手中拎着一个精致的鸟笼子,悠闲的走到嘉诚面前笑着。“怎么?这才几日而已,你就对弼慎思没有信心了?”
  嘉诚瞪着眼看着嘉利。“你懂什么?如果大理寺对弼慎思出手还好,大不了受一顿刑罚,那样弼慎思对他们更加的抵触,可是如今却不是这样的,你觉得一个身处冰窖的人突然感到温暖,他还会想要回到原来的冰窖生活吗?”
  嘉利挑眉,伸出手指挑逗着鸟笼中的八哥。“没想到你竟然知道这其中利害关系,这件事你先不用管了,既然他们已经快要解除嫌隙,那我便让他们继续增加嫌隙。”
  “你想做什么?你是不能暴露的!”
  嘉利哼了一声。“放心。”
  鸟笼中的八哥这时候也抬头学话。“放心!放心!”
  嘉利看着八哥不禁笑了笑。“哦?哈哈哈哈…真是聪明啊。”
  相安无事的过了几天,薛鼎锋今日回薛家给母亲报平安,上马直接奔着薛家而去,殷二娘此时已经站在门口张望,看到薛鼎锋的身影后才走下台阶,扫动两下薛鼎锋披风上面已经杂乱的绒毛,笑了笑欣慰的点头。
  薛鼎锋也笑了笑冲着殷二娘行礼。“母亲。”
  殷二娘拉着他的手往院子里走。“快进来吧,母子之间哪有这么多虚礼?你还好吗?看看你才几日不见竟然瘦成这般样子,一定是没有好好的吃饭休息。”
  “母亲,我已经很注意休息了,只是大理寺的事情一桩桩的递过来,真是分身乏术的很,不过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好好,难得你回来了,我便不念叨你了,快进去吧,你想不到吧?楠妃娘娘回来了。”
  薛鼎锋顿住,停在原地看着殷二娘。“楠妃娘娘?她怎么突然出宫了?”
  殷二娘摇了摇头。“不知道,并不是很隆重的回来的,看来是请示了皇上私底下回来的,回来后也没有出过自己的院子,像是在等你,我说命人请你回来她也不让。”
  薛鼎锋微微点头。“好,那我便过去看看。”
  两人来到薛楠楠的院子,正碰上薛楠楠坐在院子里看书,桃浅瞧着他们过来便轻声提醒,薛楠楠这才抬头看向薛鼎锋。
  “楠妃娘娘金安。”
  薛楠楠颔首。“免礼,如今大哥哥身居高位,想来也是忙的不行,所以本宫回来就没有打扰大哥哥,只是可能要让二娘有些不满了,本宫想跟大哥哥私下说几句话。”
  殷二娘一听忙摆手笑道。“怎么会,你们聊,妾身去准备一些晚膳。”
  薛楠楠微微点头表示可以,殷二娘这才退了出去,薛鼎锋迈步走到桌子旁坐在椅子上,伸手拿起茶壶倒了两杯热茶。“娘娘辛苦了,这次出宫是有什么事情吗?”
  薛楠楠玉手轻抬端起茶水抿了一口。“辛苦吗?无非也是自找的罢了,如果一切可以重新来过,本宫绝对不会再选择这条路的。”
  “只是可惜了,这世上没有重新来过,所有选择的路都只能往前走,一直往前走,总会找到出口的。”
  “劝解人的话都是好听的,但没有亲身经历过的哪里知道这份仇恨的大小。”
  “娘娘不必着急,薛夫人不会枉死,嘉诚县主定然会付出代价的。”
  薛楠楠端着茶杯的手一顿,随后笑了笑。“仅仅是嘉诚一人不足以平复我的心。”
  薛鼎锋愕然,随后跟着笑了笑。“果然是薛家的人,一样的嫉恶如仇,你放心,会如愿的。”
  “大哥哥如今手中势力不少,又是大理寺卿,本宫没有别的要求,只是希望大哥哥能够不忘初心,毕竟本宫只是一个弱女子,能做的事情实在有限。”
  薛鼎锋点头笑了笑,站起身摸了摸薛楠楠的脑袋。“好,一切都会如你所愿。”
  入夜,吃完晚饭的薛楠楠和桃浅两人在府中慢慢走着,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如此的熟悉,是母亲当初精心养殖的,可是如今她已经离开这么久了…
  突然一个黑影闪出,抬脚将薛楠楠身侧的桃浅踹了出去,甚至桃浅都没来得及喊出声音就晕了过去,好在薛鼎锋正好也是路过的,正好看见桃浅飞出去的画面也吓了一跳。“什么人!!”
  嘉利身穿黑色的夜行衣,一把将薛楠楠拢进怀里用刀抵住脖颈。“别过来,除非你很想让这位夫人死。”
  薛鼎锋停住脚步,站在原地看着黑衣人。“你想要什么?金银珠宝都可以,你只管开口。”
  嘉利把薛楠楠更是往自己怀里拢了一下,笑着说道。“这位小娘子看来对大人很重要呀?那我还真是来对了。”
  薛鼎锋愤怒的吼着。“放肆!你想要什么我都会满足你,只要你放开她!”
  嘉利眯着眼睛说道。“大人心中清楚最近得罪了什么人,相信您大理寺关着的那位应该知道这位夫人会出现在哪里的,所以劳烦大人找到那位去带路,届时两人一对换,咱们也不会伤了和气。”
  薛鼎锋的手微微握拳,从说话中他大概已经能够肯定这个黑衣人就是嘉利,可是他不能喊出来这个名字,这样只会打草惊蛇,反而会害了薛楠楠。
  薛楠楠双手垂立冲着薛鼎锋笑了笑。“是嘉诚的人吧?你按照他说的做就是了,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薛鼎锋轻轻摇头,嘉利的手段狠辣无比,如果他在这段时间对薛楠楠出手,那后果不堪设想。“你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他带走你的。”
  嘉利手中的匕首再次向前一些,薛楠楠的脖颈瞬间流出鲜红的血液,可是她却一声都没有发出,似乎根本没有感觉到疼痛。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6990/26990614/141412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