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青梅竹马不相识 > 第178章 此后还请多多关照

第178章 此后还请多多关照


楚辞和冀望江离开冀望欣的院子,腾潇和董婉并没有离开,焦宇恒惦记府中的柳絮絮便先回去了,柳州庆倒是也留了下来,几人相视一笑来到酒席这边,坐在原本他们的那桌都低着头,可能事情发展的有些出人意料,冀望江让下人们都退了出去,所以也没有来得及收拾酒席,这里反而倒是安静一些。
  董婉率先开口,轻声安慰。“皇后娘娘让我带句话给你,大概这是老天注定,你的缘分不会毁在嘉诚手中,这件事好在也是体面的解决了,你难免会惹人非议一阵子,届时要受些委屈,但是皇室会给你补偿。”
  冀望江抬头看着董婉,凝重的表情阴沉的厉害,随后又低下头,双肩不停的抖动,楚辞以为他哭了,刚要安慰却发现不对劲,冀望江抬手示意自己没事,然后站起身哈哈哈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演的好不好?”
  弼慎思从一旁的阴影处走出,轻轻拍着手说道。“演的很好,在下都以为冀大人可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众人纳闷的看着两人,随后楚辞站起身盯着冀望江。“你别告诉我,这一切跟你有关系?”
  冀望江挑眉。“我可是受害者,我的新婚妻子当天就进了别人的被窝,我被戴了绿帽子诶?我疯了自己给自己戴绿帽子啊?”
  腾潇皱眉,显然是不信他的鬼话,随后看向弼慎思。“看来这里也有你的功劳。”
  弼慎思微微颔首。“冀大人说他既不想娶县主,又想要掌权和官位,而且还想让嘉诚深陷这冀家牢笼里,我们两人深思熟虑后,只有这个办法可行。”
  众人心中都是一个想法,好狠!冀望江这是彻底把嘉诚拍进了泥地里,嘉诚想要翻身几乎是不可能了,而且嘉利也休想用嘉诚来拴住冀望江,冀望江很好的化解了一切。
  随着弼慎思的靠近,众人这才明白过来,腾潇站起身看着弼慎思。“不知道公子是什么时候跟冀望江站在一条船上的?”
  弼慎思端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微微抬起说道。“大概两个多月吧?毕竟嘉利想要杀掉我,我也要回礼才是。”
  董婉皱眉,弼慎思心性如此记仇,就连朝夕相处那么多年的主子也是毫不留情的背叛和踩在脚下,这样的人很可怕。
  弼慎思似乎看出董婉的顾虑,冲着董婉欠身说道。“将军夫人不必忧心,在下是一个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之人,也是薛大人和冀大人对在下的照顾,才让在下愿意相信你们。”
  董婉心中即便不放心此时也要点头了,因为弼慎思这个人实在有些难以捉摸,他有着非常厉害的察言观色能力,根据每个人的表情就能猜出那个人心中所想,这实在恐怖。“既然如此我也不便多说什么,只是很意外公子能够回头是岸。”
  弼慎思微微点头,随后坐在椅子上举起酒杯对着众人说道。“今日这件事算是落下一个帷幕,也算是我弼慎思对各位递的投名状,此后还请多多关照。”
  众人一愣,但还是举起酒杯晃了晃,随后便各自离开,桌子上只剩下冀望江和弼慎思,冀望江笑着的脸终于忍耐不住也垮了下来,眼眸中都是泪可就是不想让它流下来。
  弼慎思起身走到冀望江的身边轻轻拍着他的肩膀。“多谢冀大人为我开脱,自己担下来这场计谋,不然这些事情他们很容易就想到是我做的。”
  冀望江低着头看着面前的酒杯。“我也多谢你帮我,大概只有你能理解我心中的烦闷,权利和官位哪一样都不是我想要的,可是薛鼎锋说的没错,我也拒绝不了。”
  弼慎思端起酒杯碰了一下冀望江的。“今日我是随着县主嫁过来的,她如今去陪她的新郎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陪陪你这个代娶新郎,不醉不归。”
  冀望江一听噗嗤笑了一声,端起酒杯就喝了起来,几壶酒进了肚子冀望江就趴在了桌子上,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着。“哭丧鬼…你是个混蛋,你…手上有人命…额…你不是好人……”
  弼慎思扶着冀望江防止他摔到桌子底下,笑着应付着。“对,我是混蛋,你喝醉了,回屋吧。”
  冀望江已经烂醉的没有任何力气,任由弼慎思抱在怀中往房间离去,路过遇见下人也不避讳,下人也知道冀望江经历了什么,除了心疼这位掌权人也没有别的想法。
  第二日天亮,冀望江头疼的要死,口干舌燥难受的抓着脖子咳嗽,弼慎思翻身看着冀望江难受的样子,起身倒了一杯水递给他。
  冀望江伸手接过水杯就喝了起来,迷迷糊糊的才睁开眼睛,看清楚面前站着的人后一愣。“哭丧鬼?你怎么在这里?”
  弼慎思弯腰对上冀望江的脸,眉眼弯了弯笑着说道。“自然是入洞房呀!”
  冀望江眼眸瞬间睁大,低头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撩开衣服把能看见的地方都看了,中途手中的水杯拿不稳还撒了一些水出来,弼慎思眼疾手快的接过冀望江手中的杯子,坐在床边仰头将剩下的水喝掉。“看冀大人这意思是不想对我负责呀!”
  冀望江顿住,转身看着弼慎思,一把将将弼慎思拉过来压在身下,伸出手捏住弼慎思的下巴。“你对我做了什么?别想着把你那些肮脏的东西用在我的身上,弼慎思,你是什么人我一清二楚,别以为现在与我站在一条船上我就会对你放下芥蒂。”
  弼慎思双手抬起笑了笑。“似嘛?奈窝可要丝网了…”
  冀望江气愤的甩开手,弼慎思揉了揉下巴躺着看他。“冀大人这是想在我身上坐多久?我倒是不介意,只是今日你不用上朝吗?”
  冀望江一听立刻从弼慎思的身上弹了起来。“哭丧鬼,你给我记住今天的话,还有就是别穿红色的了,但是也别穿白色的了!”
  弼慎思侧躺在床上看着冀望江,笑了笑。“那我只能这样躺在床上等你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冀望江立刻又弹了回来用胳膊支撑与弼慎思脸对脸。“别跟我耍花样,赶紧滚起来去找嘉诚,看看她现在打算做什么!”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6990/26990614/141412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