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青梅竹马不相识 > 第180章 这点常识还是有的

第180章 这点常识还是有的


天气回暖,树枝已经生出很长的绿叶,皇长子最终由太后娘娘亲自赐名为李君逸,“君”代表着尊贵和高尚,“逸”意味着逸群之才、超越常人,这个名字体现了皇子的高贵气质和杰出才能,能想象到太后娘娘对这个孩子的期望有多高,而董思莹和李邢对于这个名字也是非常喜欢的,下旨减税半年,所有人都是开心的。
  只是这份开心董婉他们只能心中体会了,此时的城门口,董婉一身素衣站在马车旁边,颖儿和燕儿跟在身侧,微风吹过,将她的发丝吹起,倒是有一种居家女人的韵味。
  腾潇从马背上翻身下马,走到董婉身边将人拥进怀里。“一切小心,我会很快赶到的,粮食准备妥当我就出发。”
  董婉感受着腾潇怀中的温度,轻轻点头。“嗯,我会的,更何况还有薛大人他们,我不会有事的。”
  腾潇用力的拥着怀中的人。“你放心,家里我都会安排好,扬扬暂时去岳父那里住着,岳父也说了他的府上养着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夫子,原本是为了跟岳父闲来无事切磋棋艺的,如今就让他教扬扬念书。”
  董婉点点头。“好,那我便放心了。”
  薛鼎锋和柳州庆也走了过来,笑了笑说道。“好了大将军,我们在你还不放心吗?一路上一定会好好照顾夫人的。”
  腾潇松开董婉看着众人。“一路平安。”
  薛鼎锋和柳州庆拱手。“先走了,到时候我们若是解决了耕种问题,一定会设宴接待将军的。”
  腾潇笑了笑点头。“好,我期待着。”
  等董婉的马车在灰尘中消失不见了,冀望江和弼慎思才骑着马赶过来,到了腾潇跟前冀望江直接跳下马背,望着还在飞扬的灰尘感叹,“紧赶慢赶的还是没能给将军夫人送行。”
  腾潇扭头看着他。“实在承受不住,朝堂上的事情我可还没忘记呢,等这件事结束,我一定好好跟你说说。”
  冀望江呲牙笑了笑。“都是一些酒后失言的话,将军还是别计较了,如今还是先紧着将粮食清点利索,然后快速出发的好,薛鼎锋他们是轻装出行,大概五天就能到漓江县,但是你运送粮食还要注意天气,可能十天也未必能到,这掐头去尾的,大半个月才能见到将军夫人咯。”
  腾潇皱眉。“谢谢你的提醒,我是将士,这点常识还是有的,冀大人还是先把内庭整理好再说吧。”
  冀望江瞪了腾潇一眼,回身上马看着腾潇。“本来也是为了给将军夫人送行的,既然没见到我也无意与将军多说,但是将军离开的时候可千万别告诉我,我可不想给将军送行。”
  腾潇笑了笑。“我也不希望你来给我送行,毕竟你现在身上的话题有些多,我可不想跟冀家扯上关系。”
  冀望江哼了一声夹了一下马肚子,骏马便慢悠悠的走了起来。“我们走。”
  弼慎思看着冀望江的背影无奈,冲着腾潇微微颔首后上马离开,腾潇看着两人的背影也是微微摇头,上了马背就往粮仓方向而去。
  冀望江和弼慎思在城中的马路上慢悠悠的走着,为了能给将军夫人送行他准备了很久,可惜最后也没见上,只能无奈摇头。
  弼慎思轻笑一声。“呵,冀大人还真是多情,您心中清楚将军夫人跟您是没有缘分的,可还是去小心的靠近她。”
  冀望江白了他一眼,勒住缰绳停住马,抬头看了看醉香楼的招牌。“上去喝杯茶吧!”
  弼慎思也停住马身,看了看醉香楼的牌子无奈。“冀大人,这里喝酒倒是可以,喝茶恐怕不行,还是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吧。”
  冀望江没有说话,弼慎思当他默许了,便轻踢马背慢慢走着,冀望江跟在他的身后,走了有一会儿便出现一个竹林,这个时节不可能有竹子常青的,冀望江疑惑的发现这里的温度很高,低头一看原来竹林四周是温泉水,这里即便是冬季应该也是温暖的,只是这样好的地方他竟然不知道。
  弼慎思翻身下马将缰绳递给看门小厮,自己则是走到冀望江身边等着他下马,然后接过他的缰绳再次递给小厮,随后带着冀望江往竹林深处走去。
  冀望江看着这四周的情景很是惊讶,这个季节除了宫中,其他地方真的很难看到鲜艳的花朵和蝴蝶了,随后听见潺潺溪水的声音,冀望江知道这里便是温泉水的源头。
  弼慎思走到冀望江身边伸手替他将披风脱下来。“这里温度热,一会儿将外衣也脱下来,不然出去要生病的。”
  冀望江也不抵抗,任由弼慎思脱掉自己的披风和外衣,一身轻松后倒是更加好奇。“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在城中长大的都不知道还有这样的地方。”
  弼慎思将衣服全都递给下人后坐在茶桌旁边开始摆弄茶具,轻声说着。“这里叫清雅居,不对外开放的。”
  冀望江自然听出来了。“这是你的家?”
  弼慎思微微点头。“是的,冀大人觉得如何?”
  “挺好的,只是你既然有自己的家为什么还要住在嘉诚府中,还有就是你明明是城中之人,为什么会去封地助纣为虐?”
  弼慎思点茶的手一顿,茶沫消散开来,这壶上好的茶算是毁了,但是他不在意,将茶水倒掉后又重新开始点茶。“冀大人很好奇吗?那就坐下吧,我会把冀大人想知道的都告诉冀大人。”
  冀望江看着弼慎思一身红衣坐在那里点茶,修长的手指摆弄着那些他不懂的茶具,轻微的茶香已经开始慢慢飘散,弼慎思微微抿着唇,似乎很是用心在做着手上的东西,一些发丝没有被固定在脑后,现在倒是跑到了弼慎思的脸上来了。
  冀望江弯腰伸出手将那些发丝挽在弼慎思的耳后。“注意一下,头发掉进去还怎么喝?”
  弼慎思轻笑一声,冀望江哪里知道这些文人墨客的雅,自己倒是有些刻意的装样子了,微微点头说道。“是,多谢冀大人提点,以后我给冀大人点茶的时候会把头发梳起来的。”
  冀望江耸肩。“喝个茶这么麻烦吗?一壶水撒点茶叶不就好了吗?”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6990/26990614/141412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