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娇娇在侧,冷戾权臣也被撩动凡心 > 第10章 你是逃不掉的

第10章 你是逃不掉的


宋持一直背在身后的手,微微捻了捻。

他才26岁,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怀里乱蹭的女人,又是他一眼看上的。

此刻,说不动心,是假的。

可他多年身居高位,一直克制力极强,冷傲清高,如清风明月,在一堆属下跟前和一个女人如此腻歪……脸上还是很挂不住的。

他应该一把将女人冷漠地推出一丈远,可嘴里说出的话却是……

“所有人退后十丈,背过身去!”

训练有素的侍卫们立刻退出去很远,背转过身去。

一边颤抖一边傻眼的可乐,被江回提溜着衣领子拽跑了。

苏皎皎心里一凉。

我去!

不是吧?

这男人不会趁着夜黑风高,在这里来个野战什么的吧?

那她可就玩脱了啊!

她觉着宋持是个自重、冷酷、爱面子的人,跟他撒个娇,贡献个不值钱的亲亲,他应该也就消气了。

宋持感觉怀里的女人一僵,低头去看,苏皎皎仰脸,扯唇送他一个敷衍的僵笑。

他伸手搂住她身子,似笑非笑,“怎么,现在知道怕了?”

怕他惩罚她的家人和仆人。

苏皎皎苦着脸点点头。

是怕,她可不想被他吃光抹净。

他肩宽腰细,挺拔高大,苏皎皎窝在他怀里,像个孩子,弱小一团。

他俯身,附在她耳畔低语,“那……还逃不逃了?”

苏皎皎被他这骚操作电得浑身一抖,慌忙摇头,想了下不对,又点头。

“我根本就没想逃啊!我刚才说了,我真的就是想坐一下船,从小到大,我爹娘怕我淹了水,一直不让我接近河边,更别提让我坐船了。我真的……仅仅想试试坐船。”

两人在岸边,紧紧挨着,像是情意绵绵的爱侣。

不远处,波光荡漾,船只林立,旁边杨柳依依,夜空明月弯弯。

“苏皎皎,你逃不掉,我宋持想要的,就没有得不到的,即便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一样能把你抓回来。所以……不要白费力气。”

他语气轻缓,如同在说甜蜜话,却听得苏皎皎的心,一节节寒凉。

还要装作“我听不懂我很乖我害羞”的表情,抱着男人坚实的腰身,情意绵绵地说:

“我又不傻,全天下都找不到王爷这么完美的男人,我为什么要逃,再说了,您不是答应我了,要宠着我,不让我受欺负,我才不逃,我恨不得明天就成了您的人,天天要和您腻在一起。”

不行了,再说下去,她怕她先吐出来。

论演员的专业素养……

阿弥陀佛。

“夜里凉了,回去吧。”

宋持淡淡地说着,搂着她的腰身,转身往岸上走。

“哎哎!”

苏皎皎扯住他袖子,瞪大眼睛,“误会解除了,我家人和仆人是不是不用罚了?”

宋持眼眸闪了闪,“看你表现。”

“表现……”

表现个大头鬼!渣男!

苏皎皎低头害羞扭了下身子,“王爷……”

江回和可乐等候在马车旁,一起眼睁睁看着王爷搂着小女人走过来,脸上平静无波。

江回:……

被女人骂了武断、不讲理的王爷,竟然没发怒?

搁以前,早就军法伺候了。

可乐捂着自己屁股,仍旧满脸担忧。

到底还打不打啊?

提前都疼上了。

不知道何时调拨来了王府的华贵马车,宋持扶着苏皎皎爬上马车,他也登上去。

可乐习惯了,也想跟着上去,被江回一爪子拽回去。

“你干嘛?”可乐鼓着腮帮很是不满。

江回龇牙,“坐另一辆马车!”

没点眼力见。

可乐瞅了瞅江回腰间别着的大刀,扁扁嘴,很怂地没敢再吭声,气嘟嘟去自己带来的那辆马车去了。

王府的马车果然气派,不仅宽敞舒适,里面更是装饰豪华奢侈。

苏皎皎好奇地翻翻这里,瞧瞧那里,将身边的宋持都忽略了。

宋持有点烦,干咳一声,提醒了女人一下。

苏皎皎多聪明,立刻缓过来神,如水的眸子笑眯眯看着男人,柔声问:

“王爷,您渴不渴,我给您倒杯茶?”

马车的小几上不仅有茶水,还有点心。

宋持点点头。

苏皎皎倒了一杯茶,递给宋持,宋持鹰眸闪了闪,却没接。

苏皎皎顿时恍然。

臭男人,这是等着她过去献殷勤呢!

说什么不近女色,扯淡,没见过他那么贪色的!

赶紧端着茶杯,送到宋持唇边,男人这才就着她的手,喝了口。

她刚把杯子放下,身子就被一把扯到了他的腿上,苏皎皎低呼一声,下意识抓住了男人的衣襟。

宋持冷着一张俊脸,声音暗哑,“想他们不被罚?”

苏皎皎心底骂了一句mmp。

抬眼,满满的小女儿家的羞涩和深情,一手抚摸上男人的脸。

“王爷,你长得真好看。”

一根雪白的手指,轻轻抚摸到他的鼻梁,柔柔下滑,触到他的薄唇。

宋持的呼吸,顿时屏住。

脊背一僵。

似乎有一团火,腾腾而起。

苏皎皎暗暗偷乐,仍旧发送张嘴就来的甜言蜜语。

“王爷,我喜欢你,我想要你的眼里只有我。”

苏皎皎贴过去,亲了他的衣领处。

讲实话,宋持确实长得不错,喉结的形状特别性感。

她也是有点忍不住,亲的时候,有一种对着爱豆舔屏的意思。

只听到上方的呼吸骤然加重,似乎骂了句“妖精”,接着就重重吻住了她的唇。

凶狠,急切,炙热,铺天盖地。

苏皎皎被他吻得迷迷糊糊,神志飘飞。

忽然前胸一麻,他的手探了上来,她想推开他,不仅没有成功,反而换来他越发放肆的动作。

甚至于,她都察觉身下的他,似乎有了异样。

这才暗暗害怕起来,想叫停,偏偏他强势又有力,她处于被动的弱势,推搡的动作犹如挠痒痒。

“王爷,苏府到了。”

江回的声音从外面响起,总算打断了他,宋持好容易放开她的唇,狠狠吸了口气,又闭了闭眼,脸色很快就归于平静。

苏皎皎暗暗惊讶于他的自制力,同时又觉得这人太过于恐怖,一个能随时克制欲望的人,绝非一般人。

他揉了揉她的脸,“去吧,乖乖在家等着入府。”

苏皎皎不甘心地问,“我表现得行吗?”

便宜不能白占啊大哥。

宋持舔了下薄唇,“一般。”

苏皎皎:……

一般您老还啃得那么来劲!

什么人哪!

苏皎皎咬牙切齿,“王爷要求也忒高了吧。”

宋持终于没忍住,绽放一抹浅笑,拍了拍她的屁股,“罚都免了。回去早点睡觉。”

苏皎皎翻了个白眼,噘着嘴不情愿地嘀咕一声,“谢王爷开恩。”

有一种被人涮了的赶脚。

非常不爽!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5210/25210669/140366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