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娇娇在侧,冷戾权臣也被撩动凡心 > 第55章 悄悄干掉姓林的,弄成意外

第55章 悄悄干掉姓林的,弄成意外


苏皎皎跟牛芳菲说去更衣,悄悄走到了后面。

林清源一直目含深情地看着她,待她走近,他刚要说话,苏皎皎拉着他去了个更为偏僻的角落里。

“清源,你怎么来了?”

“……想、想你了。”

“咳咳!”

内敛害羞的人,如果来直球,还真让人招架不住。

“宋持也来了,你赶紧走吧,别让他发现。”

搞得好像他俩在偷情一般,这事闹的。

林清源白皙的脸渐渐红了,水露露的眼睛巴巴地看着她,嗫嚅道:

“我昨晚又梦见你了……皎皎,我能抱抱你吗?”

不等苏皎皎表态,他已经拥住了她,抱着她时,因为太过激动,身子在微微战栗。

松开她,他的耳朵、脖子都红透了,清澈的眼底更为羞涩了。

苏皎皎:……

看着这般青涩羞赧的纯情男人,她瞬间忘了要说什么。

林清源柔声说:“知府牛夫人生病了,请我来看诊,我知道你也来了,实在忍不住,就过来想看你一眼。”

苏皎皎天生是个生意人,缺少点儿女情长的筋,人家深情款款的,她还没忘自己的正事,

“清源,有没有什么药,能让我立刻来葵水?”

林清源眼里的柔情瞬间变成了阴沉,“怎么,他逼迫你了?”

苏皎皎不想多说,“我就想马上来葵水。”

“对身体不好,不能经常用。”

苏皎皎眼睛一亮,“先用这一次,以后再说。”

林清源附在苏皎皎耳畔,将简单的药方说了一遍,近距离看着女孩子粉樱的脸蛋,他暗暗吞了口口水。

“记住了么?”

苏皎皎默记了下,复述给他听,林清源满意地点头。

他的皎皎素来聪明。

禁不住有些心疼地摸了摸她的脑袋,温柔地说:“明天你去聚仙楼,我给你配一些补药,别亏空了身子。”

“嗯好。”

宋持吃宴时,一贯不太喝酒,也没人敢灌他酒,大多时候,他还是聊公事。

今天还多了一桩,那就是分发娱乐城的名片。

江八猛然现身,附在他耳畔低语:

“苏姑娘正在和林清源见面。”

话音刚落,宋持的脸,肉眼可见的就阴沉了下来,一双鹰眸充满了浓烈的戾气。

整个园子瞬间气压降低,温度冷了下来。

舒云川因为账本的事,缓缓来迟,刚要坐下,就瞧见宋持寒着脸,一语不发地快速离去。

那步伐,带着烈烈的杀气。

没有江回在旁边可以唠唠,舒云川觉得有点寂寞,干摇着扇子,带着一抹微笑,嘀咕着:

“又有好戏看了吗?”

宋持带着几个暗卫大步流星地急速来到后园子,即便夜色弥漫,宋持还是一眼就遥遥地看到了那两人。

脚步下意识顿住,腿边的手,暗暗攥紧。

一男一女离得很近,那男人似乎贴着女人耳朵说着什么,形态亲密无比。

同为男人,宋持如何读不懂,林清源眼里的似海深情!

一瞬间,翻江倒海的怒火直冲天灵盖。

他就知道,那女人心里喜欢林清源!

之前她一直否认,他还信了她的话。

现在都偷情上了,骗死他得了。

正要冲过去质问,脚步却迈不动了。

苏皎皎那女人巧舌如簧,她略一撒娇,自己就撑不住会心软。

“江三。”

“属下在。”

“晚上悄悄的干掉姓林的,做漂亮点,弄成意外。”

“是!”

这时候,旁边传来叽叽咕咕的谈话声,宋持略一闪身,隐没在竹林里,眼睛一直盯着苏皎皎那边。

只要她和林清源有任何过从亲密的动作,他就决不手软。

“可乐,苏皎皎说去更衣,怎么偷偷跑到这里和男人幽会?”

可乐上前想要捂住牛芳菲的嘴,“什么幽会,就是见个面,说几句话而已。”

“还而已?这要让江南王知道,苏皎皎的脑袋还能好好待在脖子上吗?咦,那人不是林大夫吗?想不到高岭之花的林大夫,也能做出这种事,我的眼要瞎了。”

可乐无奈地说,“牛小姐,我实话跟你说吧,我们小姐找林大夫是去求药了。”

“求药?求什么药?”

宋持也拧眉,认真听着。

“我们小姐今晚不想伺候江南王,想要立刻来葵水的药。”

宋持的脸色,瞬间白了。

一颗心,狠狠沉了沉。

“啊,她和王爷那么黏糊,她竟然还不想伺候王爷?这要是我,我恨不得天天伺候……哦不,我不敢。”

“我们小姐有身体洁癖,王爷睡了别的女人,还想再睡小姐,我们小姐嫌弃脏。”

“男人不都三妻四妾吗?”

“我们小姐心思和一般姑娘不一样,小姐说和她恋爱的时候,再睡别人,那叫劈腿,现在王爷睡了个木槿,在我们小姐眼里,王爷身子已经脏了。”

牛芳菲恍然大悟,一副很受教的表情,“苏皎皎这个想法非常了不起,走,去打断他们俩的幽会。”

可乐气得跺脚,“说了不是幽会!”

牛芳菲大声叫唤着苏皎皎的名字,林清源吓了一跳,脸上的深情温柔瞬间消失,跟苏皎皎打了个招呼,转身就走了。

牛芳菲挠着头,“林大夫对人还是这么冷漠啊。”

黑暗里“脏了”的宋持,陷入沉思。

江八陪在旁边,有点惴惴不安。

突然,王爷露出一抹勾魂的轻笑。

“原来如此。”

他终于明白了,苏皎皎真实的心思了。

难怪……这几天不许他碰。

这女人,竟然是这般惊世骇俗的念头!

转念间,就将舒云川恨得牙疼。

都是他的馊主意!

什么争风吃醋,什么危机感,弄来个木槿,给他添这么多麻烦。

害他绕了这么大圈子,还素了好几天。

“去,立刻让舒云川去总督府操练场跑步一个时辰。”

江八:……

舒先生最讨厌运动了。

“江三!”

江四:“王爷,江三去执行干掉林清源的任务了。”

宋持:……

“你去叫回来江三,任务取消。”

“是!”

宋持背着手,不急不躁地往宴会园子走,心里开始盘算起来。

和木槿之间的误会,必须马上解释清楚。

他哪里脏了?

他只有她一个女人,最干净了!

今晚,他必须吃肉,快熬坏了。

从怀里掏出来那本禁书,翻了翻,又翻到了个挺不错的姿势。

“江八!”

江九现身,“王爷,江八去监督舒先生跑步去了。”

“哦,你立刻盯紧了苏皎皎和可乐,决不能让她们搞到什么药。”

“是!”

宴会结束,苏皎皎看着等着她的宋持,被他脸上那抹幽深的笑容,笑得浑身抖了抖。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5210/25210669/140365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