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娇娇在侧,冷戾权臣也被撩动凡心 > 第100章 喝合卺酒,入洞房

第100章 喝合卺酒,入洞房


舒云川迷迷糊糊地醒来,扶着脖子,转了转脑袋,看到自己房间里坐着喝茶的江回,猛然爬起来。

“王爷呢?”

“趁着把你迷晕时,已经带着人赶去福州了。”

舒云川:!!!

“他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明知人家布下天罗地网,他还傻不愣登地往里钻!”

江回喝了口茶,“王爷说了,就算是龙潭虎穴,他也要去。”

“你怎么没去?”

江回幽怨地瞄了他一眼,“还说呢,王爷让我留下来,照顾你和可乐两个累赘。”

累赘舒云川再次无语。

宋持带着暗卫乘坐小船,快速来到福州码头,刚上岸,就遭遇了猛烈的伏击。

为了节省时间,宋持使用了振龙诀,一掌出去,瞬间震断所有敌人的心脉。

“咳咳!”

宋持捂着胸口,努力压下去一抹刺痛。

振龙诀虽然刚烈,却极其耗损元气。

“王爷,您没事吧?”

江一刚要给他听脉,就被宋持阻拦了。

“没事,立刻动身!莫要耽搁!”

一想到苏皎皎今晚要和袁青麟洞房,他就万分狂躁,心里乱得不行。

知府的正堂收拾得喜气洋洋,裴耀祖坐在上首,眼睁睁看着袁青麟牵着苏皎皎走了过来。

过门槛时,袁青麟柔声提醒道:

“皎皎,有个门槛,抬脚。”

边说着,边小心地扶住她的胳膊,唯恐她绊着。

裴耀祖就觉得眼睛疼,看得越来越烦躁。

一切都好好的,好容易将殿下盼大了,结果又多出来个什么苏皎皎!

一个商户女,能带给殿下什么助力?

毫无用处!

就一个后宅伺候男人的玩意儿,也配当正妃。

简直不知所谓!

一拜天地!

袁青麟牵着红绸,侧脸深情看着身边的女孩,缓缓向上首鞠躬。

“慢着!”

突然外面传来一道女人的声音,就见到裴夫人傲气地走过来。

“殿下,你非要执意娶这个女人,也可以,但是你不能背信弃义,我家三娘还有夏家五娘,都是你小时候就定好的亲事,你休想推却。”

袁青麟脸色阴沉,压着火气,“舅母所言之事,改日再说,请舅母不要扰乱我与皎皎成亲的程序。”

裴夫人强势地抱着胳膊,“那不行!要娶,就三个一起娶,我裴家三娘必须是正妃,你这位姓苏的,顶多做个侧妃。雨桐,夏荷,你们俩都给我上来!”

苏皎皎好奇地掀开盖头,向后面看过去,只见众多丫鬟簇拥着两位红衣少女走了过来。

裴雨桐和夏荷都穿着红嫁衣,娇艳如花。

裴雨桐娇羞地看着袁青麟,“表哥,我也没办法,是娘亲逼着我来的。”

夏荷满脸为难,歉意地说,“属下告罪,请主子责罚。”

裴夫人一摆手,“夏荷也是我逼来的,你不要怪她!来,雨桐是正妃,挨着殿下站,你们两个站在后面。”

裴夫人推着裴雨桐站在了袁青麟身边,又用力扯着苏皎皎站在了他们俩后面,夏荷挨着她站好,满脸生无可恋。

苏皎皎这一刻,莫名地很想笑。

真不是她没心没肺,而是她预料到拜堂不会顺利,却怎么也没想到,会变成这般可笑的样子。

一个男人,同时和三个女人一起拜堂。呵,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

袁青麟所有的涵养都用尽了,寒着俊脸,咬牙切齿,“本殿下要做什么,岂容他人置喙?来人,将她们都给拉出去!”

班春带着人上前,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动手。

都是些夫人小姐的,他们几个粗老汉子,怎么下手啊。

“班春,还愣着干什么?动手啊!”

一直沉默的裴耀祖站了起来,“袁承业!你眼里还有我这个舅舅吗?你别忘了,你能有今天,能成为宸王,全倚仗我对你的支持!怎么,还没登上宝座呢,就想过河拆桥?”

这话,可以说,重之又重!

几乎要和袁青麟撕破脸皮。

班春脸色一白,心底焦急不已,连忙看向袁青麟。

“主子,不可冲动。”

袁青麟心底发寒,眼眸凌厉,“舅舅,我允诺的,将来定会一一兑现,但是,这里面并不包括我的亲事拿来交换!我想娶谁,这是我的私事,您还是不要插手。”

“私事?哼!”

裴耀祖冷笑一声,“身为皇家血脉,就没有什么是私事!你现在是宸王,将来如若问鼎天下,你的亲事就别想自己做主!你见过哪个帝王就一个女人的,那都是三千后宫佳丽!你既然注定要走这条路,你现在较的什么劲?”

就差指着鼻子骂他,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了。

袁青麟的拳头死死攥着,微微颤抖,一张脸气得发青,薄唇几乎咬破。

他和裴耀祖的视线,无声对峙着,两人都毫不退缩。

裴夫人轻轻一笑,“好啦,殿下你这孩子也是个死心眼,男人嘛,多几个女人不是更快活?人家那些寻常人家,有点钱还纳几个妾呢,你这堂堂的宸王殿下,哪能就一个女人,皇家亲王该有的谱儿也要摆的呀。行了,别过了好时辰,快点和三个新娘子拜堂吧!”

袁青麟僵立在那里,因为努力压制着怒气,而身子微微发抖。

班春都不敢看自己主子。

苏皎皎暗暗叹了口气,心里对这个深情的小病娇,存有几分怜惜,又有几分无奈。

和她预见的一样,伴随地位而来的,同样有掣肘。

当你不够强大,强大到不依靠任何人时,你就无法恣意妄为。

裴夫人推了推愣着的袁青麟,“殿下,快点拜堂吧。”

袁青麟一甩袖子,“拜堂不过是个形式,想让我娶别人,不可能!在我心里,我的妻子只能是一个苏皎皎!”

裴耀祖怒了,“袁承业,你掂量清楚再做决定!”

袁青麟抓住苏皎皎的手腕就走,“走,皎皎,我们回去喝合卺酒,入洞房!”

想管他亲事?

难道还能管得了他的身子?

他睡谁,他自己做主。

就算他们将别的女人丢在床上,他照样可以碰也不碰。

袁青麟拽着苏皎皎回到红彤彤的婚房里,倒了两杯酒,有点歉意地说:

“皎皎,没能给你一个完美的婚礼,是我无能。今后我一定会补给你一个更加隆重盛大的婚礼。”

这孩子,这一刻,还怪可怜的。

“无须自责,我不太在乎那些虚头巴脑的事情。你忘了,我这人就爱钱,有钱万事足。”

“呵呵,那好,今后我陪着皎皎好好赚钱,赚多多的钱。”

他默默发誓,将来一定要掌权天下,把这江山都拱手捧给她。

两人喝了合卺酒,袁青麟目光热切地看着她。

脸耳通红,两手紧张地搓着,声音都发颤了,

“皎皎……接下来我们……我头一次,你、你教我……”

含羞带怯地瞄了她一眼,又迅速低下头,吭哧半天说:

“我会努力让皎皎满意的……我觉着我那里,应该不算小。”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5210/25210669/140365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