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娇娇在侧,冷戾权臣也被撩动凡心 > 第106章 皎皎你求我啊

第106章 皎皎你求我啊


裴耀祖的一张老脸,瞬间不自然地扭曲起来。

他敏锐地察觉,身子出现了异常。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苏皎皎讶异地看向裴耀祖,赶紧往旁边躲了躲。

舒云川笑眯眯摇着扇子,“裴大人,这燃的香里,我们也给加了点毒,我们王爷都说了,来而不往非礼也,您宝刀未老,一定能抗毒。”

“你们怎敢!”

宋持霍然一拍桌子,所有的文雅温和全都消散,满满的戾气迸发而出,

“老匹夫!你怎敢给我的女人下毒药?谁给你的胆子!”

一扬手,“江二,让裴大人见识见识!”

幕后款款走出来一个人,裴耀祖看到他那脸时,惊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

“他、他……”

那人竟然长着和他一样的脸!

宋持狞笑道,“江二,你现在就是裴大人了,现在你可以回到你的船上去了。”

江二微微点头,学着裴耀祖走路的样子,背着手,昂首挺胸走了出去。

裴耀祖:!!!

江南王手下的奇人异士如此多!

“江南王你这是……”

“你说,如果江二今后代替你,掌管福建路,带你的兵马,睡你的妻妾,打你的孩子……是不是很有趣?”

裴耀祖被惊得心惊胆寒。

“你你你你……”

简直狠毒至极!

宋持凉凉地说,“还不把皎皎的解药拿出来?”

裴耀祖又气又恼,只能无奈地掏出来解药,苏皎皎拿过去,快速吞了下去。

“江南王,就算他能学我的形貌,却学不到我的神态,早晚会露馅。”

宋持坏笑道,“那就露馅的那天再说呗。”

裴耀祖:……

“放我回去,你提条件。”

“我刚才就提了啊。”

“你何曾……”

“两个码头。”

裴耀祖脑门的青筋暴起,牙齿几乎咬碎,“江南王,你何必如何不留情面,逼人至此!”

宋持站起来,背着手,目光如冰,

“我放在心尖上都疼不过来的女人,被你服了毒药,袁青麟那厮还妄想沾染我的女人,这一笔笔账,我如何能放过?”

裴耀祖冷汗淋漓,手脚都在发抖,“你要哪两个码头?”

“就挨着蒲城最近的两个码头。舒云川,带着文书和南虎军,立刻让江二代替裴大人去码头上交接。”

裴耀祖犹如砧板上的鱼肉,只能认宰认割。

舒云川将早就备好的交接文书拿出来,从裴耀祖身上翻出来他的官印盖上,将毛笔递到他手里,好心地劝道,

“事已至此,拖延也是徒劳,大人还是乖乖签了吧,早点回去解毒治病。”

裴耀祖一口血涌上来,在口腔里涩涩散开。

无奈地签了名,被人一个大氅盖住头脸,带了出去。

“皎皎……”

屋里没别人了,宋持急切地走到苏皎皎跟前,张开双臂,想要搂她,却被女人一躲,还扬手扇了他一巴掌。

虽然很轻。

“想让我毒死,就值二百五十两银子,我还能被你随手送人?”

被扇了脸的宋持,忽而笑了,“我那是骗那老匹夫的,免得他拿你作筏子。皎皎最聪明了,能理解我,嗯?”

“理解是理解,也确实佩服你手段,不过,听了那些话,心里还是不痛快。”

男人凑近了,轻笑着说,“不痛快你拿我解气,我随你打,你男人我哪里都硬实,给皎皎打着玩。”

苏皎皎翻了个白眼,抬脚朝着他腰带下面踢去,宋持灵活地一闪身,

“好皎皎,这里使不得啊,踢坏了,以后你就没得乐趣了。”

闪身到她身后,一手搂住她的腰,一手扣上她的胸,低头擒住了她唇角。

含糊地呢喃着,

“想死我了……你可算回到我身边了。”

他就像个小火炭,热气哄哄的,缠着,黏糊着,又亲又抚的。

苏皎皎呼吸都乱了,好容易狠狠推开了他,嫌弃地说:

“滚远点!别拿摸过别的女人的脏手,来摸我,又臭又脏!”

宋持手朝天发誓,“我用子孙根向你发誓,绝没碰别的女人,刚才也就是搭了个肩膀而已。”

“那也脏。”

“好好好,我马上去洗澡,里里外外都泡干净,行了吧,我的小祖宗。”

说着,宋持猛然凑近了,快速亲了她嘴唇一下,得意一笑,那才走了出去。

众人回到宋持的战船上,苏皎皎首先看到了可乐,可乐红着眼圈抱住了她。

“小姐,你就算被绑了,下回带着我一起行不,死活我必须和你作伴。”

苏皎皎摸了摸她脑袋,“你的野药发挥了作用,不错不错。”

“嘿嘿,小姐,我下到饭里的药也发挥作用了,特解气,哈哈哈。”

苏皎皎去了客房里泡了澡,可乐给她绞着头发。

苏皎皎嘴角抽着,“你竟然给江九下那种药?”

“哼,谁让他嘲笑我。”

“他笑你什么了?”

“他说我胸小,胸腰没分别。”

苏皎皎:……

“江九确实活该,不过你也不算小啊,好歹是b杯,当然,不能和我的比就是了。”

可乐得意极了,“以后好了,他要一直小着了。”

苏皎皎还想说什么,突然捂着胸口猛烈呼吸一口。

丝丝缕缕的怪异感觉,爬了上来。

“不对,可乐,我现在身子不对劲,病了一样……”

突然想到什么,烦躁地叫道,“那燃香的毒,我也中招了!”

可乐恍然大悟,“难怪,我们之前所有人都提前吃了解药。”

“解药还有吗?快给我一个。”

“我听江回说,这药提前吃有用,之后就只能……你懂得。”

“我不懂!”

“就那什么,小姐,你这时候快去找王爷求助吧,他肯定有法子。”

苏皎皎:!!!

难怪刚才宋狗子走得那叫一个痛快,没有继续黏糊她,原来他早就料到,她肯定要去找他。

“臭男人,就会玩阴谋诡计!”

苏皎皎找到宋持住的客舱,他正惬意地泡在浴桶里。

乌发如墨,玉肤红唇。

好一个美男沐浴图!

“王爷,赶紧的,帮帮我。”

男人几分迷茫,“皎皎怎么了?”

“就那燃香的毒,我好像也中招了。”

男人恍然大悟一般,“哦,那个毒啊……很难办啊。”

“啊,不是吧?”

宋持叹息的有点假,“我最近有点肾虚,哎,有心无力啊。”

额,竟然是……

苏皎皎那个恨啊,不是宋狗子平时迫切的时候了。

“你再给我装!”

“真没什么想法啊,皎皎总不能强人所难。”

你大爷的!

苏皎皎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我去找别人!男人多的是!”

结果背后传来男人的低笑声,“慢走不送啊。”

苏皎皎扒着门,无奈地用力呼吸。

该死的,这船上都是他的人,哪个敢碰她。

这一招,根本震慑不住他。

苏皎皎可怜兮兮地转脸,小猫儿一样瞄着男人,娇滴滴地说:

“不闹了,你是我男人,不能见死不救。”

搁以前,宋持早就撑不住了,偏偏今天,他不急不缓地笑说:

“哦,你求我呀。”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5210/25210669/140365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