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娇娇在侧,冷戾权臣也被撩动凡心 > 第131章 求你了,怜惜怜惜我

第131章 求你了,怜惜怜惜我


舒云川又羞又气,一张脸涨得通红,“才没有!”

“这是好事,你总算开荤了,我替你高兴。”

舒云川气得眼圈都红了,“没有,没有,我没有!我才不像你,说好了一生兄弟相伴,结果你说话不算数,半路被女人拐走了。”

宋持尴尬地摸摸鼻子,“说那话时,不是一直厌恶女人吗?没成想还能遇到个一眼入心的可心人,这辈子我也就她一个女人了,也算上天垂怜。”

舒云川不解道,“女人真就那么好?”

“好!好得让人飘飘欲仙。好兄弟不骗好兄弟!”

“嘁,才怪,大号毛毛虫,恶心。”

宋持:……

要不要给兄弟找个男科圣手给瞧瞧?

苏皎皎和可乐带了一马车好东西回了苏家,街坊邻居都好奇地出来看热闹。

“苏家这丫头是个极有手段的,做买卖那是一把好手。”

“就苏老板那窝囊样,怎地就能生出来这么个有本事的闺女啊。”

“窝囊”的苏东阳从人群里笑眯眯走过去,未曾觉得自己被人贬低了,反而骄傲得不行。

祖上冒青烟了,他就是有个好闺女!

羡慕死你们!

“爹,娘,这是从扬州给你们带来的,有衣服料子,有好吃的,有酒有肉。”

苏皎皎拉过去母亲的手,拍给她几张银票,“这五千两银子给你们平时花。”

陈氏看着女儿脸色很好,放心下来,“给这么多钱做什么,我和你爹钱多的花不完。”

“花不完就攒着,这是女儿孝敬你们的。”

苏东阳围着一堆礼物笑眯了眼睛,“哎呀呀,你这一趟去扬州,是不是发大财了?”

可乐点头,“可不嘛,小姐生财有道,里里外外赚了好几万两银子呢。”

“嚯!好家伙,这是捡了金矿了吧。”

苏皎皎笑而不语。

虽然花了两万多买了个洛凡,可从他身上能赚回来。

赢了郑如意两万两,又给王爷做银票防伪赚了两万两。

进货的钱都是王爷付的,人家说了,不用还了,清挣。

另外,有舒云川的十把题字扇子,王爷十幅字画,初步合计大概能拍卖个十几万两。

哈哈哈,确实相当于捡了金矿了。

“姐!”

苏全坐着轮椅从屋里出来,这个轮椅还是之前苏皎皎给他设计的。

苏皎皎眼睛一亮,“小全子看来恢复得很不错啊。”

苏东阳嫌恶地说,“这小子好一点就闲不住,这两天坐着轮椅总往街上瞎转。”

“姐,你给我点钱,昨天咱爹和我上街,我让他买把小刀,他都不给买。”

苏东阳气得瞪大眼睛,“我那是不给你买吗,我那是钱不够!”

苏东阳别看家底厚实,也是个实打实的妻管严,平时身上带的零钱真就是零钱,零的也就刚够买碗馄饨,再多就没了。

苏全撒娇,“娘,你给我买吧,才几两银子而已。”

陈氏瞪了他一眼,“买屁!你都不值几两银子。”

苏东阳附和,“真是!”

说完,舔着脸凑过去,“夫人,今儿个的零钱你还没给呢。”

陈氏拿了一吊钱给了他,苏东阳极为稀罕的、乐滋滋地揣了起来。

苏皎皎临走前,偷偷摸摸给她爹一张一百两的银票,可把苏东阳激动坏了。

抹着眼泪,“呜呜,还是闺女好,闺女是小棉袄……藏到哪里呢,我得好好想想,巨款啊。”

苏皎皎来到娱乐城,和几个高管开会。

池渊玉翻着账本,美眸泛着金钱的光泽,“这几天,娱乐城每天盈利在三万两银子左右。”

牛芳菲啧啧赞叹,“你是没见哦,天一黑,女宾部的那些夫人们哦,简直跟疯了一样。”

木槿恭敬地汇报,“男宾部白天一楼生意很好,从下午到晚上,二楼三楼都是爆满。”

可乐带着洛凡走进来,在座的几人都惊呆了,池渊玉蹭的站起来,

“苏老板,这位是你藏的面首?”

苏皎皎淡定地介绍,“洛凡,扬州城清风馆的头牌清倌。今后是我们的员工,人家身子清白,如何最大限度发挥他的能量,就看你们几位安排了。”

牛芳菲激动地凑过去,“洛凡公子,留着清白有毛用啊,不如姐姐替你卖个天价初夜,保你一夜暴富!”

已经开始盘算,手底下那几个超有钱的寡妇,谁好这一口了。

洛凡吓得退了半步,柔声说,“洛凡暂时不想接客,卖艺不卖身。”

牛芳菲还在劝,“哎呀,男人嘛,初不初夜的也没人知道,这种事对男人又不吃亏,到时候灯一熄、眼一闭,女人都一样。既能让你快活,还能赚到银子,何乐而不为?嗯?”

池渊玉被牛芳菲的话给启发了,“对啊,男人又没守宫砂,到时候把临安的美男弄到新店去,一样可以卖初夜!可以反复反复地卖!”

苏皎皎:……

池少主你赚钱真是不拘一格,什么钱都好意思赚啊。

有小厮跑来汇报,“那个东方少主来了!”

苏皎皎眼皮一跳,“赶紧的,把洛凡藏好,还有其他清倌,都一律藏起来。”

转脸看着池渊玉,“池少主,要不你去接待一下东方若真。”

池渊玉的脸瞬间就绿了,“我去接待他?那不等于羊入虎口?你忍心看到人家被他荼毒?”

“忍心。”

池渊玉:……

苏皎皎陷入了沉思,“你说,这东方少主来了娱乐城,是该去男宾部呢,还是女宾部?”

可乐:“咳咳咳!确实有点为难。”

小厮又汇报,“东方少主在男宾部一楼喝闷酒呢。”

苏皎皎挑眉,“你怎知他在喝闷酒?”

“叫了那么一大堆酒,一个人,一直灌。”

苏皎皎打了个寒噤。

完了,东方若真就是个叛逆期的屁蛋孩子,万一醉大发了,把她的娱乐城给打砸了……

“江三江四!”

江八江九落下来,“今天是我们保护您。”

“哦好。别管是谁,你们赶紧去盯着东方若真,千万别让他砸了我的店!一个板凳桌子都不能有损!”

江八江九迅速消失。

苏皎皎在女宾部视察了一圈,和牛芳菲密谋了一会儿,这个大孝女立刻拍着胸脯保证,她一定能搞来她爹的字画。拍卖的钱,一半给她。

苏皎皎在男宾部视察时,突然被人一把扯进了一个包间里。

将她抵在门板上。

火烫的躯体贴过来。

苏皎皎定睛一看,好家伙,这男人只穿着中裤,上面光着。

他抱紧了苏皎皎,蹭着她脖子,深情地呢喃着,

“师姐,我不喜欢男人,我是为了你才这样……师姐,你给我好不好?求你了,怜惜怜惜我。”

(那个大人物还没出场……捂脸)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5210/25210669/140254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