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娇娇在侧,冷戾权臣也被撩动凡心 > 第132章 将你禁锢在身边

第132章 将你禁锢在身边


苏皎皎愣了下,推了推黏糊在身前的男人,可惜,他力气大得很,推不动。

“喂,我不是你师姐!你认错人了!”

“你是,你就是师姐!你不理我,瞧不上我,我难过。”

东方若真含糊地念叨着,红艳艳犹如花瓣一样的唇,想去亲女人的唇,苏皎皎赶紧躲避,用手捂住嘴,他烫热的唇贴在了她的手背上。

情急之下,她狠狠踩了他一脚,男人微微皱眉,嘶了一声,稍微往后退了一点,真就一点,邪魅迷人的眼眸非常认真地辨认着苏皎皎的脸。

苏皎皎赶紧说,“东方若真,你看仔细了,我才不是你师姐!麻蛋了,你师姐能有我漂亮?”

东方若真微微吐着酒气,赞同地点点头,苏皎皎刚刚松口气,就听到他像只被抛弃的小动物,委屈巴巴地说,

“你果然不待见我,你一直嫌弃我,师姐,可小时候不是这样的,那时候你对我可好了,还答应我,长大了就嫁给我的。”

刚刚伤心地说完,接着就像是小狼狗一样,猛然扑上来,抱得她死死的,伏在她耳畔咬牙切齿的,

“你应该喜欢我!为什么喜欢他?我强行要了你,将你禁锢在我身边,就算你恨我,又如何?我要你,你恨我,一辈子又如何?”

苏皎皎:……

这家伙精分。

一会儿可怜小奶狗,一会儿暴躁小狼狗。

苏皎皎毫不客气地两手用力揪住男人前面的两颗,照死里掐,疼得东方若真过电一样的颤抖,

“疼疼疼疼!”

“活该疼死你丫的!”

“师姐,手下留情!”

“说了不是你师姐!不是!”

苏皎皎扬声大叫,“江三四五六七八,你们死哪儿去了?”

隔着门板,外面传来江九郁闷的声音,

“为啥偏偏落下我江九?”

江八赶紧解释,“苏姑娘,我们不敢踢门,怕误伤了你。”

“不是还有窗户吗?你大爷的,关键时刻,高深莫测的武功都是狗屎。”

江八挠头,“对哦,还有窗户。”

前一秒,他声音还在门外,下一秒,江八江九就从窗户闪了进来。

进来第一瞬间,先愣住了。

只见苏姑娘两手掐着人家东方少主的前面,可怜的东方少主疼得原地跳脚,眼泪汪汪的。

江八江九同时觉得胸前一凉,江八更是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胸前。

两人上前将东方若真打晕,顺便瞅了一眼,发现他胸前青紫两片,貌似还肿了。

“噗——”

江九没撑住,笑场了。

苏皎皎气愤地踢了东方若真两脚,“小屁孩!眼瞎了?我哪里像你师姐了?”

最特么讨厌自己被复制了。

转脸看向两个暗卫,字斟句酌地交待,“今天这事,不需要告诉王爷,省得你们因为失职而被罚。”

主要是宋君澜那家伙太爱吃醋了,风吹草动也吃醋,边角料的事也吃醋,随身携带大醋缸。

那家伙既傲娇又别扭,偏偏心眼多,手段也多,哄起来特别麻烦,主要是太累腰。

都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为毛她家这牛劲头足足的,天天对耕地乐此不疲,也不说累。

池渊玉缓缓来了,美若谪仙,就是说的话有点拉胯,

“这小子特有钱,不若趁机搁他身边三五个雏儿,回头狠狠讹他一笔。”

又儒雅地摆了下好看的手,“趁着他醉了,看看他带了多少银子,都搜刮了。”

苏皎皎:……

伸手过去,“见面分一半,不谢。”

池渊玉肉疼得脸都变形了,“这是我被他惊吓到的安抚费,这你也要?”

“不分啊?那下回你就不是惊吓,而是受伤了。”

还恶趣味地唱起来,“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

池渊玉全身一僵,菊花一紧。

“算你狠!”

江八江九都有点不忍直视。

这二位都是有钱人,为啥敛财的时候,还争得青面獠牙的。

可乐龇着牙上前,趁机摸了一把池渊玉的纤纤玉指,

“池少主,莫伤心,晚上我携巨款去给你疗伤。”

“大可不必!敬谢不敏!”

池渊玉“好怕怕、心好慌”地逃之夭夭了。

苏皎皎忍俊不禁,“可乐,你有多少巨款了?”

“六百两了!”好骄傲。

“哈,继续努力。”

“嗯!我会的!胜利在望!心想事成!我必成功!”

这要是现代,不把可乐送去传销组织,都对不起她。

牛芳菲擦着一头的汗,捧着一卷字画冲了过来。

“皎皎,我刚刚从家里找来的字,我爹写的!”

苏皎皎赶紧打开,看了一眼,惊住。

上面写着:

“郎探花蕊,姐弄玉枝,两情迷恋,颠之倒之。”

苏皎皎:!!!

可乐认真地品评着,“好字,好诗!不愧是牛大人!”

牛芳菲赞同点头,“多有意境,园子里赏花写得多唯美。”

可乐:“能卖不少钱吧。”

牛芳菲嘿嘿直乐,“不多想,两千两就行。”

苏皎皎气乐了,“你们俩……可真是有文化啊。”

这闺房里调情写的淫词艳句,要是传出去,牛胜的脸面直接碎成渣渣。

“牛芳菲,你这是从哪里偷来的?”

“你怎知是偷来的?”

“快说!”

“从、从我娘的花瓶里。”

“原路送回去!别让人瞧见了。”

“为什么啊?难得有我爹的署名,还是卖钱的好。”

“卖你个大头鬼!这种词句流落出来,你爹敢把你打成肉酱!”

可乐和牛芳菲一起问号脸,异口同声,“这词句咋了?”

“你们两个铁憨憨!”

牛芳菲揣着字往家赶,恰好遇到了舒云川,

“舒先生,舒先生!你是大文豪,你给评评这句诗。”

大文豪舒云川飘飘然地取开去看,脸一僵,手一抖,一张脸由红变白,又由白变绿。

“不知羞耻!不堪入目!你你你你,调戏舒某,罪该万死!”

牛芳菲愣愣地看着舒云川离去的背影,“谁调戏你了。”

在娱乐城吃了午饭,苏皎皎接着去了金缕阁,将最近的账目盘查一遍。

又将新进的货安排了一番。

门口传来动静,一堆丫鬟簇拥着一位夫人走了进来。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5210/25210669/140252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