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娇娇在侧,冷戾权臣也被撩动凡心 > 第177章 给他飞了个媚眼

第177章 给他飞了个媚眼


江九的话音刚落,眼见的,江南王的脸色就瞬间阴寒下来。

整个屋子的温度,都好似冷却好几度。

宋持越是愤怒,越是满脸的清雅淡笑,一双眼眸犀利地投向池渊玉,看得那家伙生生打了个寒噤。

“哦?池少主爱好广泛啊,怎么,连本王的女人也惦记上了?”

池渊玉双腿瞬间一软,猛地摇头,

“绝对没有!那是我爹误会了,我对苏老板没有任何男女之情,就只是合作伙伴,仅此而已!”

刚才还在和宋远嚣张地抢凳子,现在连坐都不敢坐了。

“你爹误会?”

宋持冷冷看了池渊玉那张俊脸一眼,眼神锋利又狠毒,

“他是觉着,池少主和我家皎皎很般配吗?”

池渊玉吓得脸都白了,“不是不是,我爹就是着急抱孙子了,有点急上头了。”

宋持笑得更加清雅了,缓缓吐字,“哟,连下一代都想好了?”

“误会,真是误会,什么都没发生。”

宋持猛地一拍桌子,所有碗筷几乎齐齐跳起。

“你还想发生什么?敢肖想本王的女人!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池渊玉非常没出息地,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江南王发火的时候好可怕,气场强大,威压迫人,他几乎被吓破胆。

宋持心底醋得不要不要的,冷冷吩咐,

“江一!将池渊玉拖出去五马分尸,派兵灭了玉蟾教!”

“啊?不是吧?”

池渊玉直接要崩溃了,他倒是不关心玉蟾教灭不灭,他实在太恐惧五马分尸了。

想想就不如一头撞死来得痛快。

几乎哭出来,一边被江一往外拖,一边哀叫,

“苏皎皎,救我啊!你要失去一个最好的合作伙伴了!皎皎,救命啊!”

苏皎皎烦躁不已,全桌子就她一个人在吃饭,烦烦地拍下筷子,

“江一,等一下!”

江一果然停下,同时又纳闷问自己,为何要听从苏皎皎的话。

苏皎皎看向身边冷着脸的男人,柔声说,

“王爷,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不过是个小误会,你至于打打杀杀的吗?”

宋持暗暗恼火。

看看,这女人,除了他之外,对别的男人都很维护。

“敢打你的主意,就不能留着!”

“人家没打我的主意,你别觉着我是那个香饽饽,谁见了都喜欢。真就是个误会。快放了池少主,该吃饭吃饭。”

宋持瞄了一眼池渊玉的脸,哼,都吓成这样了,竟然美得更惹人怜爱,这种妖孽留在皎皎身边,他如何能安心。

“行,免了五马分尸,改赐毒酒一杯。江一,去执行!”

池渊玉刚缓了口气,接着就呆了,“还是死啊!”

苏皎皎的忍耐力直接消失了,一拍桌子,“宋君澜!”

嗓子虽然娇滴滴的,倒是也有几分气势。

吓得郑永平夫妻俩,一起抖了抖,凑在一起,一时间都觉得心脏无处安放。

“宋君澜,你故意找茬是不是?我就池渊玉这么一个合作伙伴,你把他弄死了,我去哪里再找个有钱又默契的投资商?跟你说了,都是误会,什么都没发生,你怎么还针对人家池渊玉不放?还都夸你江南王勤政爱民,池渊玉也是子民,怎么没见你爱护他?你你你,简直是个暴君!”

想想怀里揣着人家池倾灭给的三十万两银子,也不能转脸就把人家儿子给咔嚓了啊。

拿人手短。

舒云川一进门,就听到暴君二字,气得差点一个仰倒。

“苏皎皎!你敢辱骂江南王,胆大包天,罪不可恕!君澜,她这么辱蔑你,你可不能再纵容她了!”

宋持恼怒地呵斥道,“闭嘴!”

舒云川:“听到没有苏皎皎,让你闭嘴!”

“我是让你闭嘴!舒云川,出去!怎么哪里都有你!”

舒云川气愣了,“君、君澜,我是向着你的,你怎么还凶我?”

宋持瞪了舒云川一眼,“我和我女人聊天,有你什么事,什么事都掺和,闲得啊?江九,把舒云川送去曹鹿秋那里!”

舒云川气混乱了,“你是非不分啊,谁对你真心好你觉不出来啊,我对你才是真心的,苏皎皎纯粹在糊弄你!”

江九个大直男,都不给舒云川再说话的机会,直接扛起来舒云川,像是扛一袋米,嗖嗖地就跑走了。

宋持硬冷着俊脸,看向苏皎皎,极有气势地说,

“直呼本王名讳,还骂我暴君,你真是越发不像话了!”

正当所有人都为苏皎皎的安危担忧时,就看到江南王心疼地拿起苏皎皎的小手。

吹了吹,揉了揉,

“说话就说话,至于拍桌子吗?手疼不疼?”

郑夫人:……

有点缓不过来。

苏皎皎嘟着嘴,瞪了男人一眼,另一只小手,在他大腿内侧扭了一把。

明明是惩罚,宋持却一个激灵,呼吸都停了一下。

声音接着更柔了几分,“皎皎,我的好皎皎,当着外人,你好歹给我留点面子。”

郑夫人:……

三观尽毁的感觉。

苏皎皎的手指在宋持掌心里轻轻挠了挠,

“王爷,就算池渊玉他爹做的不对,可毕竟都是误会,你就饶了池渊玉吧,看把人家吓得。”

宋持眉毛微不可查地挑了下,精明如他,立刻领悟了自己女人的意图。

假装怒气未消的样子,“哼,所谓父债子还,敢触碰本王的逆鳞,必须处死!江一!”

“哎呀,王爷,池渊玉真是一个做买卖的人才,你就饶了他吧。王爷,求你了。”

宋持迟疑了下,在池渊玉担惊受怕的目光中,缓缓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仗责三百!”

池渊玉眼圈都红了,“王爷饶命啊,仗责三百,我安得有命在!”

别说三百,仗责五十都能要了他的命。

三百,干脆把他打成肉泥得了。

苏皎皎着急地献计献策,“王爷,池渊玉正在忙着建立新店,正是我娱乐城用人之际,看在皎皎的面子上,就让他花钱买罚吧。”

池渊玉忙不迭地应和,“可以,可以!我愿意出钱买罚!”

宋持拧着眉头,一副不太愿意的样子,池渊玉紧张得几乎都要窒息了。

宋持不情不愿地说,“那就……十万两银子买个免罚吧。”

池渊玉大喜,干脆地答应下来,“行,我同意!多谢王爷开恩!”

苏皎皎暗暗偷乐,小手悄悄勾了勾宋持,给他飞了个媚眼。

宋持绷着脸,干咳了两声。

暗暗捏了捏女人的小手。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5210/25210669/139985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