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娇娇在侧,冷戾权臣也被撩动凡心 > 第195章 跪我女人叫情趣

第195章 跪我女人叫情趣


池倾灭出去后,房间里只剩下了苏皎皎和宋持。

想到苏皎皎为了他,费心费力地弄来六百匹战马,宋持情绪高涨,眉眼含笑,向女人走过去。

“皎皎,天色不早了,该就寝了。”

苏皎皎抬腿拦住他,眼皮懒洋洋一掀,冷笑道,

“说的没错,我是该就寝了。所以,你,出去吧!”

小手往门口一指,美艳的小脸上连丝笑容都没有。

宋持微挑眉骨,以为女人还在为下午的事情生气,笑嘻嘻道,

“下午是我不好,不该丢开皎皎离去,害得我的好皎皎难受了。晚上我定当好好补偿。”

苏皎皎雪白柔腻的小手,娇娇托着下巴,满脸的轻松,

“这你可说错了,我可没难受,我又不是没长腿,这满大街都是男人,我想找个解乏的男人,那还不简单吗?”

宋持脸色一僵,“好皎皎,不说气话。”

“谁说气话了,你不都说了吗,让我去找十个八个男人,我就不信了,你宋君澜再勇猛,能干得过十个男人加起来的能耐?”

宋持顺着她的话,往那个画面稍微一想,顿时就醋意升腾了。

上前扳过她的腰身,罩着她挺翘的屁屁,就拍了两下。

“再胡扯,狠狠收拾你!”

苏皎皎是典型的前凸后翘,魔鬼身材。

他这打下去,立刻觉得手心里一烫。

果然,有肉,很好摸。

瞬间脑子里就不受控制的,想到了某个姿势。

眼眸接着就暗沉翻涌。

刚要就此贴过去腰腹,苏皎皎就像是条蹦跶正欢腾的鱼,三两脚将他踹出去两步。

宋持声线都暗哑几分,炙热中带着宠溺,

“不闹了,我的好皎皎,春宵一刻值千金,乖,让夫君好好疼你。”

苏皎皎将枕头抱在怀里,一副拒不合作的样子,还故意用林黛玉的说话方式,阴阳怪气地说,

“横竖你有别的女人,比我会撒娇,比我会聊天,还能哄王爷开心。既碰了别的女人,以后再想沾我的身,怕是不能够了。”

宋持:……

小女人作妖的技能,貌似又升级了。

哭笑不得地软语哄道,“又乱讲什么,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我活这么大,就只你一个女人。”

唯恐这话被挑刺,立刻补充道,“今后也只你一个,这辈子也只你一个!”

上前握住她的小脚,长眸幽深,

“我今晚好好表现,保证把你伺候得舒舒坦坦的,嗯?”

苏皎皎嫌弃地抽回脚丫,翻了个白眼,讽刺道,

“哎哟王爷真乃伟男子哎,下午在别的女人身上劳累一番,晚上还有精力呢?”

宋持脸色一寒,总算品出不对味来。

略微紧张地认真说,“我什么时候找别的女人了?没有!”

“池教主都告诉我了,你自己说的,要去找别的女人。”

宋持:!!!

“池倾灭这个憨憨!我那是吹牛呢!就过过嘴瘾!”

“呵呵,是吗?有了这个动机,把事办了也简单。”

“我没有那个动机!我对别的女人没有一点兴趣!”

他越着急,苏皎皎越轻松。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出门就有青楼,你腰带一解,喝个茶的时间就把事办完了。”

宋持急得汗都出来了,恨不得长出来八张嘴,替自己辩白。

“除了你,其余女人在我眼里都是屎粑粑,面对她们,我都没反应,都硬不起来。什么事都不会办!”

苏皎皎竭力忍着笑,其实宋狗子在女人这方面,她是很放心的,这家伙挑吃的很,否则不会熬到26岁,以前连个女人都没有。

她就是要捉弄他,谁让他下午撩起了火,就跑了。

“宋君澜,不管你怎么说,我都觉着你脏了。”

宋持被苏皎皎上回治得,特别怕听到“脏”这个字,唯恐自己脏,被她嫌弃。

心里一慌,哪里还记得王爷的狗屁尊严,噗通一下跪下了。

“好皎皎,你千万别乱想啊,我真的真的很干净,我可以发誓,如果说谎,此生不举!”

“你起来。”

“不起!”

“起来!一个大男人,别动不动就跪的。”

“我跪我女人,怎么了,这叫情趣。你不相信我,我就长跪不起。”

苏皎皎将长发放开,风情万种地撩了下长发,

“以后还说不说去找别的女人?”

“不说了,坚决不说了!”

“行吧,这次就相信你了。”

宋持心头一松,径直扑上了榻,将小女人压在身下。

“小东西,你就会作践我。”

“怎么?不可以?”

“可以可以,很可以!请求皎皎此生只作践我一个。”

低头去亲她,被苏皎皎挡住。

“洗干净了吗?”

“洗了!进屋前就洗得干干净净的。”

“这回不许着急,好好地伺候我……”

宋持低笑着吻住她,将她两只手禁锢在头顶,另一只白皙的手晃动几下。

“保证让皎皎满意……”

说着温柔的话,做着粗暴的事。

刺啦一下,径直将她的衣裳扯烂了。

“宋君澜!”

“嘘,省着点力气,待会有的你叫。池倾灭就在隔壁,我这位师傅总不能输给了他。”

该说不说,宋狗子果然非常心机。

苏皎皎都被剥得一丝不着了,被他撩得像是煎锅上的鱼,都迷迷糊糊了。

他却衣衫整齐,鬓发不乱。

两相对比,画面更加惹火。

为了让女人难耐地求他,宋狗子也是拼了,甚至用上了内力,竭力克制自己。

这边江南王都暴风骤雨,风声雨声了,隔壁屋里,池倾灭却和楚香香大眼瞪小眼,什么都没做。

池倾灭武功无比高强,将隔壁的动静听得是一清二楚。

他内心焦急万分,表面却冷漠寡淡。

啊啊啊,他现在该怎么办,苏皎皎也没告诉他,面对楚香香掉眼泪,他该怎么应对啊!

楚香香坐在桌前,无声地啪嗒啪嗒掉眼泪。

池倾灭就干坐在旁边,照就是冷漠的冰山俊脸,垂着眸子,一字不发。

楚香香心里越发悲凉。

她眼睛都要哭瞎了,他都不说来哄哄她。

赌气说,“你走吧!”

池倾灭怔了下,缓缓站起来,“哦好。”

楚香香:!!!

气得几乎要心脏停跳,抓起来茶杯丢向他,“走了就永远别再找我!”

池倾灭稳准快地接住茶杯,送回到桌子上,冷着俊脸,想说什么,又没说,转身就走。

他此刻想的是:赶紧去隔壁问问苏皎皎,楚香香对着他哭,他该怎么做!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5210/25210669/139863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