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娇娇在侧,冷戾权臣也被撩动凡心 > 第221章 几个爱慕者都不是他的对手

第221章 几个爱慕者都不是他的对手


苗思宁跟着江南王再次出来闲逛时,在复杂的小巷子里,终于遭遇了截杀。

看到攻击他们的两个蒙面人,苗思宁总算暗暗松了口气。

再和王爷扮演伉俪情深,他都要不能活了。

今早看到江一,江一那么冷淡的一张脸,竟然见到他的第一瞬间,嘴角就不受控地发抖,猜也能猜到,他定是听到了自己昨晚的鬼叫声。

太特么有损他暗卫的脸面了!

还好除了王爷和江一,其他人都不知道,他是江十。

江南王显然身体不适,都使不出内力,护着苗思宁一直向后撤退。

而那两个蒙面人配合默契,竟然一时间分辨不出谁的武功更加高强。

宋持默默掏出来苏皎皎借给他的暴雨梨花针,摁了开关,几十根密密麻麻的银针迅疾朝那两人飞了过去。

那飞针的速度,根本不给人反应的时间,快如闪电,立刻,两个蒙面人全都被飞针射中,一个中了一针,一个中了十几针。

早就等候的江九几个人,从天兜下来一张黑布,直接将中了一针的景湖罩住了。

景湖眼前一黑,饶是他武功再高强,也有点没反应过来,接着,四面八方朝他丢过来无数块大石头,生生将他一个顶尖高手给砸晕了。

宋持扭脸,暗暗一笑。

果然,他家皎皎鬼点子就是多。

这就是她所说的攻其不备,用土法打败魔法。

景湖将来如果知道,自己浑身武艺,竟然是被石头砸晕的,定会觉得十分丢脸。

宋持假装吐了一口血,恰到好处地眩晕过去。

所有侍卫全都围着宋持,就将苗思宁给落在了一边。

景江一看时机正好,也顾不得拔下来满脸的银针,上前一掌劈晕了苗思宁,扛着他就跃上了墙头。

侍卫们这才有个人,后知后觉地惊叫道,“哎呀,不好了,苗姑娘不见了!”

一些闲散的侍卫们开始在街上寻找,特别没效率。

倒在地上的宋持,睁开一点眼缝,低声问,“苗思宁被带走了吗?”

江一低声回答,“成功被景江带走了。”

江二正在旁边男扮女装逛饰品铺子,听到动静赶了过来,一听说苗思宁被带走了,竟然暗暗开心,还觉着自己的这份小心思万万不能被人发现,于是扑到宋持跟前,夸张地嚎起来。

“王爷!您没事吧!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奴家也不活了啊!”

江一推了推他,“我说你……

江二哭嚎的间隙,还没忘记白瞪了江一一眼,“闭嘴!我现在是女的,我没弄错。”

江一无语道,“你压到王爷的衣裳了。”

“啊?哦!我往后挪挪再接着哭……咦,王爷,你睁眼了?”

宋持嫌弃地皱眉头,“起开!”

“不嘛,人家心里惦记王爷。”

江二娇嗲嗲说着,拿过去宋持的手就往他胸口上放。

今天他塞了两块大枣糕,不仅大,还特别软,他特别满意。

宋持一把挥开了他,“一边去!不行,必须尽快让你外派。”

眼前成天晃悠着这个江二,脑袋都要炸了。

宋持“虚弱”地站起来,被侍卫搀扶着,缓缓坐上了马车。

江二嘟着嘴巴,哼了一声,跺跺脚,“一哥,姓苗的那个小荡妇都走了,怎么王爷还这么讨厌我?”

江一一边走,一边冷冷道,“因为你是假的!”

“假的怎么了,摸着一样很软。”

说着,不由分说将江一的手扯到自己胸前,让他好好感受了一下枣糕的魅力。

江一脸色一变,猛地抽回来手,好像被污染了一样,用力甩着手。

“一哥,怎么样?好摸不?”

“滚!你再膈应我,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江二黏糊过去,骄傲地说,“你吃不吃?可香可软了,红枣味的。”

江一:……

莫名还红了下脸,用了内力,嗖的一下消失了踪影。

江二左右看看,毫不介意地从衣服里掏出来一块枣糕,放进嘴里大嚼着。

“这么好吃的枣糕还嫌弃,切,不知好歹,我自己吃完,哼。”

景江带着苗思宁成功登上了早就备好的大船,直到大船使出了钱塘江,进入了大海,他的心才算放回肚子里。

“公子,你要带思宁去哪里?”

苗思宁一边娇弱地咳嗽着,一边走到景江身后。

景江眯着眸子,目光一直投向临安城的方向,半晌才自言自语着,

“这一走,估计这辈子都再也见不到了。”

苗思宁暗暗挑了下眉毛,哟呵,听这小子的话,他似乎心里有了谁。

“公子喜欢苏皎皎?”

景江这才看向苗思宁,目光冷漠疏离,“是或者不是,已经不重要了。”

苗思宁缓缓点头,用娇弱的语气往人家心里插刀子。

“也是哦,苏皎皎那样的美人,今后又如何会缺了男人,而你,在她心里,不过一个匆匆的过客罢了。”

景江的脸色骤然苍白下来,要不是他富有涵养,他真想扇苗思宁两巴掌。

她一个被绑架的,还有心情耻笑他。

“苗姑娘,你此生也将见不到江南王了,难过吗?”

苗思宁的眼泪说来就来,泪眼婆娑地哽咽道,“王爷对我情深义重,你为何如此狠心,要生生拆散我们这对有情人?”

景江半晌才落寞地低声说,“对不起,我也是没办法,我全家老小的性命,都握在太后的手里。否则,你以为我会舍得离开苏皎皎?我景江如果想要得到谁的心,就算隐忍吃苦,我也必然要得到!就她身边那几个爱慕者,都不是我的对手。”

苗思宁红着眼圈,意外地看着景江。

看着最为沉稳理智的他,却是挺深情的那个。

景江叹了口气,“想开点吧,漫漫人生,不是非要和爱的人在一起,没有情爱,一样能活下去。你学学我,尽量忘记江南王吧。”

苗思宁担忧地问,“你把我带去京都,我会不会被杀死?”

景江苦笑,“费这么大劲,又怎么会让你轻易就死?你将留在京都,相当于克制江南王的一枚人质。”

苗思宁表面伤心不已,心里却松了口气。

很好,果然一切都如同王爷所料。

他这次,应该很容易就能进入皇宫了。

报仇的那一天,越来越近了。

景江带着苗思宁前脚刚走,“小产虚弱”的苏皎皎立刻满血复活,也不虚弱了,精神饱满地来到娱乐城。

随机抽查,查账,找各种漏洞,忙得整个人都神采奕奕。

江一突然现身,难得冷冰冰的脸上显露几丝慌乱。

“苏姑娘,请你尽快去总督府一趟。”

苏皎皎心里咯噔一下,“他毒发了?还有救吗?”

江一摇头,“比这更难搞。”

“啊?”

江一低声说,“王爷的师父,也就是我爹,来了。”

苏皎皎拧着眉头,“你爹也没法解毒?”

“能解。”

苏皎皎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江一眸光挣扎,好容易从齿间挤出来几个字,“我爹让女弟子和王爷双修解毒……”

“什么?”苏皎皎瞪大眼睛,“我理解的双修和你说的双修是一回事吗?”

江一微微点头,脸色阴沉,“嗯,就是你想的那种……双修。”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5210/25210669/139811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