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娇娇在侧,冷戾权臣也被撩动凡心 > 第239章 我要侧妃的名分

第239章 我要侧妃的名分


“我也不知道这是得罪了谁,好像非要毁我清白一般。”

舒云川一张脸气得煞白,瞬间联想到自己儿时的恐怖经历,再看郑吉祥,她的脸竟然和儿时的自己渐渐重合。

他们都是遭受凌辱的可怜人!

舒云川一把拉住郑吉祥的手,瞳仁漆黑,“你以后跟着我,我保护你!被我抓住那些坏人,我将他们碎尸万段!”

语气里森冷可怖,吓得郑吉祥抖了抖,暗暗问自己,是不是戏有点过了。

可垂眸一看,他紧紧拉着自己的手,又不得不佩服苏皎皎的谋划。

曹鹿秋走了过来,惊喜叫道,“舒先生!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看错了呢。”

舒云川冷冷看了看曹鹿秋,暗暗怀疑是曹鹿秋对郑吉祥下了黑手,随冷冷地说,

“曹姑娘也该搬出总督府了。来人!明天将曹姑娘送出去!”

“啊?为什么啊?”

曹鹿秋惊慌无比,眼瞅着舒云川牵着郑吉祥的手离开,她气结在当场。

今天正好是宋远和牛芳菲成亲的日子,江南王不在,宋老夫人又比较懒惰,大爷现在又丧妻,成婚这么个大喜事,竟然没个人能出来张罗。

宋远求了苏皎皎出面张罗,说也是宋老夫人的意思,苏皎皎为了给牛芳菲一个隆重的婚礼,只得卷起袖子,接过来这趟活。

带着罗管家以及几个暗卫进入江南王府,对着花名册一番安排,那个干脆利索,杀伐果断,什么人负责什么事,安排得明明白白。

用上了现代的管理手段,责任到人,赏罚提前讲明白。

宋老夫人本来是来看个热闹的,没想到被苏皎皎给震慑住了。

那么娇滴滴的一个小美人,浅浅笑着,收拾起那些老嬷嬷们,手起刀落,雷厉风行。

一边在暗处看,一边禁不住连连感慨着,“娘地!娘地!!”

一众惯于慵懒的王府下人们,全都屁缝夹紧了尾巴,铆足了劲的去各自忙活了。

不敢懈怠啊,懈怠就卷铺盖!

终于,这场婚礼隆重华贵,一切都完美得不像话。

很离谱的是,牛芳菲没像其他新娘子,坐等在洞房里,她正在女客那边各种敬酒,在娱乐城当经理,历练出来的应酬能力那是杠杠滴。

牛芳菲举着酒杯来到苏皎皎跟前,一边碰杯,一边嘻嘻笑着说,

“今天我太开心了,将来我就是你二嫂啊!哈哈哈!”

苏皎皎:……

“你的欣喜点真是与众不同。”

“皎皎,咱俩成为妯娌,这简直太幸福了,有没有?”

苏皎皎只能胡乱点点头,劝着,“你少喝点,今晚你还要洞房。”

牛芳菲凑到苏皎皎耳畔,贼笑着说,“我从娱乐城带回来点小玩意儿,今晚好好收拾宋远。”

苏皎皎再次无语。

“我听说宋远自从上回,刚刚病愈,你悠着点啊。”

牛芳菲捏着拳头,露着狞笑,“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绝对不会弄死他。”

苏皎皎暗中替宋远默哀。

宋远非常不想去洞房,一想到上回的噩梦,他现在腿肚子就打颤。

他娶回来的是个女魔鬼啊!

刚想逃到后院哪个通房屋里躲一躲,就被牛芳菲堵个正着。

人家轻笑着,一扬手,“二爷喝醉了,认不清道了,你们几个,去把二爷扶去洞房里!”

几个小厮一拥而上,架着扶着推着宋远,将他送进了洞房。

宋远揪紧了裤腰带,站在屋里瑟瑟发抖。

牛芳菲风情万种地坐在桌前,招招手,“来,相公,喝合卺酒。”

“我才不喝!”

牛芳菲柔声笑道,“放心吧,里面没有春药,我向你发誓。”

宋远磨蹭了一会儿,喝了合卺酒。

一会儿,他在床榻上哀叫,“你不是说里面没药吗?为什么我一点力气都没了!”

牛芳菲笑得灿烂,“哦,是说没放春药,但是没说不放松骨散啊。”

“牛芳菲!!”宋远气得脸都涨红了。

牛芳菲褪下衣衫,露出里面红色的性感三点内衣,贴过去,撩起男人的下巴,对着他吹了口气。

“哟,瞧瞧你这细皮嫩肉的,真是个柔弱的小可怜,姐姐好好疼你呀。”

门外守夜的下人们都一个个露出惊悚的表情。

这洞房花烛夜,为毛传出来的都是二爷的哭叫声,反而二夫人都是猖狂的笑声?

女人的声音特别狂野。

“哟,真好玩呀。”

“好吃吗?”

“哎呀,你别哭啊。”

“乖,这就好了。”

所有下人们都觉得世界凌乱了。

舒云川找到苏皎皎时,她正微醺,晃晃悠悠往明月苑走着。

“郡主请留步!”

苏皎皎循声转身,美眸流转,自带风情,看得舒云川一个激灵,心里暗骂狐狸精转世。

难怪宋君澜扛不住,就她这副骨子里的媚态,是个男人都扛不住啊。

“郡主。”

“舒云川?你不该在台州吗?”

舒云川一本正经地说,“王爷派我来接你去台州。”

苏皎皎愣了下,小脸一扭,“我不去!”

她又不是依附男人存活的家庭妇女,她有自己的事业,凭什么宋持去了哪里,她就要巴巴的跟过去。

她在临安城赚钱看帅哥美女,不香吗?

舒云川有点无奈,“王爷甚是思念你……”

“让他思念去呗,管我什么事,我不去。”

“他身边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

“我又不是丫鬟仆人,去了我也不可能照顾他,不如不去。”

舒云川急了,“那边有个女的,觊觎王爷,她是王爷儿时的救命恩人,王爷当初答应过要娶她。”

苏皎皎挑起眉骨,似乎来了点兴致,舒云川以为这回劝动她了,结果就听到她轻松的说:

“这种没点实力的情敌,都不需要我出手,就会不战而败,让宋君澜自己去处理吧。”

舒云川:……

“我专门来接你,你不去,显得我多没办事能力,多没面子?”

苏皎皎坏笑道,“你的面子,关我屁事!”

舒云川都要急哭了,“算我求你了,行不行。你说,怎么样你才肯去。”

苏皎皎就等他这句话了,掰着手指头,“嗯,你给扇子题字,来个二十把。”

舒云川现在已经知道,自己题字的扇子一把被这女人卖出过五千两,一听二十把,瞬间就觉得自己的钱被她坑走了一般。

“商量一下,少写点。”

苏皎皎轻笑一声,摆了摆小手,“没得谈。晚安,拜拜了您嘞!”

明月苑的门房刚要关门,舒云川气得眼睛发红,吼道,“行!二十把就二十把!苏皎皎,你个大奸商!”

苏皎皎笑得明媚无比,“可乐,赶紧的给舒先生准备二十把扇子,等他题完了字,我们就赶赴台州。”

舒云川气得手都在哆嗦。

天色微明。

战后的台州海边一片狼藉。

宋持在书房里熬了一夜未睡,和江无妄以及郑永平等人商量了一夜对策。

众人散去后,江夫人带着戚月瑶走了进来,江夫人率先说,

“戚姑娘说,她知道怎么造出火油箭和火油雷。”

宋持眼眸一抬,直直看向戚月瑶。

戚月瑶自信地说,“我见过火油箭和火油雷的图纸,能一丝不错的画下来,按照图纸,王爷能很快就造出同样的武器。”

宋持捻着手指上的扳指,声音冷厉,“戚月瑶,你想要什么?”

“我要王爷侧妃的名分!”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5210/25210669/139742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