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娇娇在侧,冷戾权臣也被撩动凡心 > 第260章 疯狂而大胆的念头破土而出

第260章 疯狂而大胆的念头破土而出


宋持哭笑不得,“还找什么找,都给你了。”

苏全绷着小俊脸,“那不行,该如何就如何,我这次自己靠本事挣了十两,就只要十两。”

江二连忙掏出来十两银子,“全少爷,我有正好的。”

苏全乐滋滋拿了过去,宋持将一百两银票再拍给他,

“这是姐夫给小舅子买零食的,和你的佣金不搅。”

“这样可以。谢谢姐夫!”

苏全笑眯眯地揣起来钱,笑起来那双眼睛和苏皎皎有几分相似,看得宋持心头一片柔软,颤着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送走苏全,宋持眼眸冷得彻骨,“江一!”

“在呢。”

“你去彻查一下戚月瑶,不要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知道了。”

江五跪在房间里,宋持冷冷看着他,道,“之前你查出来,萌萌发狂,是因为有人盗用了你的口令铃铛,你继续去调查,口令铃铛丢失前后,都有谁接近过你,或者你房间。”

“是!”

舒云川听说之后,摇着扇子在屋里来回踱步。

“宋君澜你是不是疯魔了?你连自己最忠心的属下都怀疑?那戚月瑶多老实本分的一个人,人家还是你的救命恩人,她要是知道你暗查她,肯定会伤心的。”

“她伤不伤心与本王何干?皎皎既然托梦给我,我就一定要用心对待。”

舒云川几乎吐血,“那就是个梦!你要是哪天梦见我是坏人,你是不是也要把我关起来拷打审问?”

“如果梦里是皎皎说的,我就会当真。”

“你!你还真是被苏皎皎给迷得找不着北,江前辈说的没错,宋君澜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媳妇迷!”

宋持突然沉默不语,两手捂住眼睛,屋里气氛陡然变得很诡异。

舒云川小心问,“君澜,你怎么了?”

宋持捂着眼,声音带着几分哽咽,“难受……活着没意思……一想到她,我喘口气都是疼的。”

舒云川心疼地看着好兄弟,似乎体会到了感同身受的悲怆感,好久,才无力地吁口气。

“这真是造孽啊。”

袁青麟为了打造苏皎皎喜欢的生活模式,专门在熙州开了个济世堂。

他认真地给病人把脉,开药,包扎伤口,重拾起大夫的老本行。

苏皎皎在旁边饶有兴味地看了会,眸光含情地赞道,

“相公,你认真工作的样子真的好帅哦。”

袁青麟勾唇一笑,似乎又找到了最初的日子。

“相公,你忙着,我带着可悠去逛逛了。”

“好,注意安全。”

“知道了。”

苏皎皎从济世堂走出来,笑意寡淡,瞄了眼紧跟在身边的可悠,貌似随意地逛荡起来。

她刚走,班春就急得催促道,“殿下,一堆的政务等着您去处理呢,还有西北军的扩充计划也需要您亲自拿主意。”

“嗯,这就走。”

袁青麟给病人写完药方,让其他大夫顶替自己,他和班春悄然从后门离开。

再次来到当地最大的金饰店,苏皎皎大大方方地问道,

“昨天我给你们的合作方案,你们商量得怎么样了?”

昨天,她发现了这家最大的金饰店,将自己画的几张首饰图样给了店长,提出技术入股的新概念。

店长当时就懵了,表示第二天回复消息。

“哎呀呀,姑娘您可来了!我们老板等候您多时了,请后面详谈。”

苏皎皎多了个心眼,看了看丫鬟,“可悠,你就等在这里,谈的毕竟是商业机密,你不好跟着。”

可悠犹豫了下,点点头。

老爷可是下了命令的,必须时刻跟在夫人身边。不过,夫人总归没出这个店,应该没什么问题。

店长恭敬地引着苏皎皎去了后院,打开了一个装修豪华的房间,苏皎皎款款走了进去。

就听到里面“哗啦”一声响,茶杯摔在地上,没等苏皎皎看清楚怎么回事,一道白色的身影就扑了过来。

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有种被金毛犬扑了的感觉。

“苏皎皎!你不是死了吗?”

那道好听的男人声音,竟然带着点哭腔。

苏皎皎推开他,“得得得,别腻腻歪歪的。”

抬眸一看,好家伙,这个少年感十足的男人,长得也太英俊了吧?

就是那种五官完美无死角,美得布灵布灵的超级大美男。

“你认识我?你是谁?”

池渊玉无语地哈了一声,一指头戳到了苏皎皎额头上,

“苏皎皎,还没玩够呢?你玩假死就算了,我都站你跟前了,你还跟我玩失忆?还有没有良心?听说你死了,我一病不起,足足在床上躺了五天!”

苏皎皎顿时松了口气,大咧咧坐在椅子上,“哦,看样子,你是我的朋友,不是敌人了。”

“卧槽!我要是敌人,全天下你还有朋友嘛?”

“打住!闭嘴!先听我说。”

池渊玉无奈地闭上嘴巴,坐在旁边,水璐璐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女人。

眼里的喜悦和庆幸,这才一点点泛滥开来。

“我怀疑我被人喂了失忆药,过去的事情全都想不起来了。”

“什么?!”

“有个叫袁青麟的人,你知不知道?”

“知道,他是你原来的老情人,前太子,当今宸王。”

苏皎皎愣了下,禁不住暗骂,麻蛋,袁青麟还说自己是个大夫,竟然是个王族。

“他说我们俩是夫妻。”

“放他娘的屁!”池渊玉一蹦而起,“脸皮真他娘的厚,这种谎言他也有脸说!这种牛皮我都没好意思吹过!”

苏皎皎点点头,和她预料中一样,袁青麟说了谎,这给她喂失忆药的动机就找到了。

“时间有限,咱们长话短说。你悄悄找个医术高明的大夫,你先不要露面,我担心袁青麟会派人监视我,明天此时我还来这里谈生意合作,让大夫给我看看身体。对了,你叫什么?”

池渊玉委屈极了,“我长得这么英俊,天下第一美男,你都能忘了?”

“少废话,爱说不说。”

“池渊玉。我是你最信任的美男合伙人,池渊玉。”

“行了,我必须出去了,免得令人起疑。”

池渊玉看着女人的背影走远,整个人处于极度亢奋的状态。

老天神哦,苏皎皎没死!他是知道这个秘密的第一个人!哈哈哈!

莫名就有一种,战胜江南王的微妙快感。

当晚,袁青麟不知道忙些什么,只让下人递过来话,说不用等他吃晚饭了。

这正中苏皎皎下怀,她轻松跟可悠玩了个声东击西的把戏,趁着她不注意,将药汤全都倒进了花丛里。

总督府的书房里,宋持斜靠在暖榻上,单手支着额头,闭着眼睛,听着江回阅读今天送达的各类消息。

“慢着!”宋持缓缓睁开眸子,“倒回去,上一条重新念。”

江回翻了翻,“池夫人有孕,池教主与夫人在苏州与池渊玉汇合。今日一早,池渊玉骑着池教主的神鹿去了熙州。”

宋持眯起眼睛,“熙州?当前池渊玉最看重的就是娱乐城分店,他抛下苏州的事,赶去大西北的熙州,是为何?”

江回歪头想了下,“难道熙州发现了金矿?”

宋持微微摇头,沉思着,“池渊玉不缺金矿,也不稀罕金矿。”

突然,似乎有个什么念头从脑海中快速闪过,宋持蹭的坐起身,“袁青麟现在何处?”

江回扒了扒信报,“在珉州。”

宋持眸底翻涌着巨浪,“珉州和熙州,近在咫尺!”

有个疯狂而大胆的念头,破土而出。

【保证是双洁,保证是甜文,为毛你们还那么激动?我擦,上次留言呼啦啦一堆diss我的,吓得我瑟瑟发抖,彻夜难眠,茶饭不思,吃嘛嘛香,腰好肾更好。哈哈】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5210/25210669/139715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