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娇娇在侧,冷戾权臣也被撩动凡心 > 第261章 昨晚是没睡好吗

第261章 昨晚是没睡好吗


问世间,还有什么能够攒动池渊玉的心?

那只有商业奇才或者商业构想!

这天下,能堪称商业奇才的人……在见识了苏皎皎之后,还能有谁配称得上奇才二字呢?

宋持越想,呼吸越急促,径直跳下暖榻,激动得来回踱步。

“如果这次意外,里面有袁青麟的参与……那小子又如何舍得让皎皎丧命!”

江回听得一头雾水,每个字都懂,连起来完全不懂,

“王爷您……”

“本王要即刻赶去熙州!”宋持手臂一挥,霸气下令,“让萌萌做好准备!”

“额……这恐怕做不到。”

“嗯?”

宋持阴鸷地瞪了过来,吓得江回缩缩脖子,小声回答,

“您忘了,萌萌被您赶回海岛了,您当时还说,这辈子都不想再见那个孽畜了。”

现在用得上人家了,口口声声的孽畜又变成萌萌了。

“哦。”宋持愣了下,“立刻给海岛传讯,让萌萌过来,它戴罪立功的机会到了。”

江回:……

行吧,您是王爷,您说黑就黑,说白就白。

熙州毕竟在大西北,原来属于朝廷治下,现在西北军归属了袁青麟,完全成了宸王的势力范围。

此去熙州,等于孤军深入险地,一旦被袁青麟发现行踪,宋持定会危险重重。

“你这等于白送人头,袁青麟比朝廷小皇帝危险百倍,我决不允许你前去送命!”

舒云川气得脸部都扭曲了,张着双臂,挡在宋持身前。

宋持心急如焚,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冷冷道,“这一趟我非去不可,谁都休想阻拦本王,让开!”

“不让!那苏皎皎活着的时候,你为了她涉险奔波,也就罢了。她现在都魂归西天了,你怎么还能因为她莽撞行事?娘地,我这辈子不服老天爷的气,我就服苏皎皎的能耐!活的死的都拿捏你拿得准准的!”

宋持轻轻一推他的肩膀,舒云川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显得弱不禁风的,宋持径直走向了院子里候着的萌萌。

舒云川又急又恼地小跑几步,扯住了宋持的袖子,“宋君澜!你去照照镜子!凡事一旦牵扯苏皎皎,你就完全变了个人,你原来的睿智谋算都去了哪里?”

宋持轻轻一震袖子,震开了他。

舒云川是真心担忧宋持的安危,也不顾形象了,干脆癞皮狗一样,躺在地上抱住宋持的腿,嚎得那叫一个惨。

“没了苏皎皎,你连命都不要了?你是江南王啊!你还有整个江南!你能不能有点一方统帅的觉悟,珍惜点你这条命?”

宋持无奈地蹲下身子,将他歪了的玉冠给扶正,

“你看顾好总督府的政务,后方都交给你了。等我带回来苏皎皎,让她给你说个媳妇儿。如果她真的……死了,郑吉祥你就甭想了,就陪着我一起光棍到老吧。”

舒云川:!!!

不仅惊住,还呆住了,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慌得说话都断断续续了。

“好好的,提人家郑姑娘做什么……不是,凭什么你没媳妇儿,我也要跟着光棍?不是,你别乱想啊,我和郑姑娘什么都没有!不是不是,熙州太危险,你能不能别去啊!”

江无妄朝着舒云川摆了下手,“我们夫妻俩陪着君澜一同去,放心吧。地上多凉啊,别躺着了,本来你就够虚的。”

江夫人也一副怜惜的表情点点头,“舒娘们,地上阴气重,你这种阳气不足的孩子受了凉,会比娘们还娘们的。”

舒云川:……

刚要咆哮,“我才不是娘……”

一抬头,就对上郑吉祥一双好奇不解的眼睛,舒云川整个人当时就傻了。

“舒先生,你怎么躺在地上?这多脏多凉啊。”

舒云川神使鬼差地回想到刚才宋持的话,说媳妇,和郑吉祥……心跳接着就不受控制地怦怦乱响,脸发烫,耳朵也热。

“我我我……你你你……”

“来,我扶你起来。”

郑吉祥扶着舒云川的胳膊,将他扶起来,还给他衣裳拍了拍土。

舒云川干咳两声,板着脸,一本正经地对着郑吉祥说:

“我不娘们!我阳气很足!我不喜欢男人!身体很好!”

说得那个义正辞严,就像是振臂高呼喊口号一样。

把郑吉祥都听愣了,“啊?哦。我先去忙了。”

徒留舒云川僵立在原地,脸皮痉挛。

她听了连点表示都没有……难道她心里还是喜欢江一那一款的?

禁不住摸了摸自己平滑没起伏的腹部,瞬间有点气馁。

他是个文人,没腹肌,难道就不配爱了吗?

他要练腹肌!他要练公狗腰!他要……算了,都挺累的,还是先去看本书得了。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还有白日梦。

苏全正在院子里摆弄着新买的弹弓,陈氏牵着一个粉嘟嘟的小丫头走了过来。

“阿全,来认识一下妹妹,她叫江檀儿,先在咱家住几天。”

江夫人要去熙州,不能带着女儿,就和宋君澜商量了一下,将江檀儿送到了他岳家暂住。

江檀儿笑眯眯热情打招呼,“全哥哥。”

苏全虽然皮实,可遗传太好了,怎么都晒不黑那种,玉肤红唇,是江檀儿见过的男孩子里面,最英俊的一个。

刚刚凑过去,就听到苏全嗷一嗓门尖叫,“起开起开!别踩了我的弹弓!”

江檀儿吓得僵在那里,陈氏早就过去,一巴掌呼在苏全的脑袋上,呵斥道,“怎么跟妹妹说话的?吓着妹妹了!”

苏全鼓着包子脸,嫌恶地瞟了一眼江檀儿,哼哼地嘀咕一句,“最讨厌丫头片子了,真丑!”

“哇!”江檀儿嚎啕大哭起来。

七岁的江檀儿,被十岁的苏全狠狠地嫌弃了。

陈氏和苏东阳素来喜欢女孩,顿时心疼得不要不要的,嘴里哄着江檀儿,捞起棍子就要抽苏全,苏全那小子早就积累了实战经验,一看事不好,早就撒丫子就跑了。

腿有点不利索,都没影响他逃命的速度。

一早,苏皎皎洗漱完毕,袁青麟来了,陪她一起用早饭。

他眼圈都黑了,气色有点差,本就清瘦的身姿更显单薄了。

苏皎皎想要哄谁,那都是面面俱到的,给袁青麟夹了个燕饺,柔声说,

“相公,你脸色这么差,昨晚是没睡好吗?你要保重身体啊,我现在就你一个亲人了。”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5210/25210669/139710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