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娇娇在侧,冷戾权臣也被撩动凡心 > 第276章 男人尊严踩得稀碎

第276章 男人尊严踩得稀碎


江南王夜宿苏府,这令苏东阳十分骄傲。

专门去门口的街坊邻居跟前显摆了一圈,接受了一堆别人并非真心的羡慕,乐滋滋回了家。

“孩他娘,这王爷睡在闺女的小屋子里,会不会太憋屈啊?”

苏东阳回了屋子,搓着手在屋里来回踱步。

陈氏缝补着针线活,头都没抬,“你别多管闲事,王爷不说憋屈,你就不用问。”

“那怎么行!王爷第一回在咱家住,这是谁家都没有过的荣耀!我定要好好招待王爷才行。要不,把西边那个客房好好收拾一下,请王爷过去歇息?”

苏东阳自说自话着,这就要去忙活,陈氏放下手里的针线活,柔声劝道,

“有皎皎在呢,定不会委屈了王爷,你就歇歇吧。”

“那不行,我是一家之主,招待贵客的本分我要懂得的。”

刚要出门,就听到陈氏一声爆喝,“给我滚回来!”

苏东阳身子一抖,溜溜地回去,站在陈氏跟前,像个小孩子一样老老实实听训。

“夫人……”

“看把你给闲得吧,没个眼力见,净给人添乱。去,拿着拖把,把屋里地面都拖一遍。”

苏东阳微微噘着嘴小声吭哧,“那都是丫鬟干的活。”

“快去!”

“哦,好的,夫人别急,我马上就去,你喝不喝水?我给你倒一杯。”

陈氏烦烦地瞪了一眼丈夫,继续做针线活。

江回磨蹭到厨房里,看到可乐正在煮玉米,连忙上手帮着烧火。

偷眼瞄了瞄可乐,看着她粉嘟嘟的小胖脸,那肉乎乎的嘴唇红艳艳的,看得江回暗暗咽口水。

咋整啊,他的可乐越看越招人爱啊!

脑袋突然被可乐敲了一下,“你怎么烧火的?柴火都掉出来了!你这是想烧了我们家的厨房吧?”

江回吓得连忙靠着好功夫,将几根掉出来的柴火棒丢进锅底。

“可乐,郡主现在回来了,你就不用招上门女婿了吧?”

可乐坐在旁边的马扎上,胖手托着胖腮帮,“嗯,本来是不用招了。”

江回点了下脑袋,后知后觉猛地瞪大眼睛,“什么叫本来?”

“昨晚老爷跟我说,要收我做苏府的义女,让我招个上门女婿,帮衬着苏家的买卖。”

当啷!一声,烧火棍掉在了江回的鞋上,鞋子瞬间就烧着了,他都没知觉,还傻瞪着眼睛,震惊地看着可乐。

可乐哎哟一声惊叹,用笤帚拍打着他的鞋上的火苗,“你鞋烧着了!你傻愣什么呢?”

江回这才察觉脚指头被砸疼了,一边扑火,一边疼得嘶嘶吸气。

可乐嫌弃万分,“行了行了,烧个火不够你折腾的,笨死了,一边儿去。”

江回垂着脑袋站在可乐身后,惴惴不安地问,“苏家不会已经开始给你挑选上门女婿的人选了吧?”

“嗯,开始挑了啊。”可乐根本没当回事,一双眼睛盯着锅里的玉米,“有小掌柜的,有账房,还有小管事。”

江回的声音都发颤了,“你、你不会就这么顺从了吧?”

“当然不会了!”

江回才算松了口气。

就听到可乐自豪地说,“我的婚事我做主,我定要选个长得最英俊,看着最顺眼的那个。”

噗通!一声,江回一个趔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可乐转脸看了他一眼,很认真地说,“你,我知道你月银特别多,到时候必须给我包个大红包!不许小气!”

江回咬着薄唇,应都没应一声,嗖的就跑走了。

可乐翻了个白眼,叽咕着,“一说到红包,果然就小气了。”

江回心里难受得不行,纵身一跃,翻出了苏府,蹲在附近的小河边,用刀鞘胡乱刨着土。

江九冒出来,蹲在他旁边,叹口气,“行了,别难受了。”

江回闷声嗯了一声,“你说我该怎么办。”

“就这样就挺好。”

江九罕见的能嗑出来点哲学的话,江回满怀期待地看着他,“就这样?”

江九认真地点头,“这个姿势就非常好。”

江回:……

追求可乐和这个姿势有毛关系?

江九拍了拍肩膀,“听哥的没错,哥有经验,这个姿势,对付便秘非常有效。蹲一会,屎意就来了。”

“滚你的!”

江回恼怒地一把打开他,“你才便秘,你全家都便秘!”

“老子全家都死光了,只剩我一个了。”

苏皎皎的床不算大,宋持和她挤在一起,床就没点空了。

他开始确实抱着她纯聊天,只不过,聊得内容没什么营养。

“皎皎你热不热啊?要不要脱了睡衣?”

“咦,皎皎你这里是什么?给我看看呗。”

“皎皎我这里有点痒,你给挠挠。”

“这一个多月,你有没有想我?有没有想那事?”

苏皎皎好容易翻过身,背对着他,“烦死了!能不能闭嘴睡觉?”

“好好好,睡觉,你快点睡吧。”

说的话非常乖巧懂事,可他手却没闲着啊,蛄蛹着,蛄蛹着,就贴在了她身上。

再蛄蛹蛄蛹,她的睡衣就被他捣鼓走了。

苏皎皎深吸口气,“宋狗子,你就不能歇一天?”

男人贴在她耳畔,声音还挺委屈,“这可不是歇了一天了,歇了一个多月了!”

“不是说好了吗,今晚什么都不做。”

“我不做,我就抱抱。”

“那你别黏糊这么紧!”

“你的床太小了,不贴紧点就掉下去了。”

“喂你干嘛呢?”

“我的好宝儿,我保证什么都不做,我就蹭下。”

过了一会儿,苏皎皎一声吸气,咬牙切齿,“宋狗子!我就不该信你!”

“好皎皎,你就可怜可怜我吧,我都快要死了,就一回,好不好?”

男人终于蛄蛹成功了,嘴里各种检讨道歉,哀求扮可怜,将自己男人的尊严直接踩得稀碎。

动作却狂野激烈。

苏皎皎都没力气骂他,呼吸都是乱的,本想咬住嘴唇不发出声音,可扛不住他狂猛,捂着嘴声音都压制不住。

苏全睡得迷糊,出来撒尿,就听到他姐屋里的各种声音,瞬间瞪大眼睛,跑进主屋,对着他爹娘叫道,

“有人欺负我姐,我都听见了,我姐哭得叫得多惨不!”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5210/25210669/139691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