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娇娇在侧,冷戾权臣也被撩动凡心 > 第292章 天为被,地为席

第292章 天为被,地为席


在一片嫁给他的欢呼声中,苏皎皎甜甜一笑,将自己的手指递了过去。

跪着的男人激动坏了,拿起来女戒,专注地盯着她的手指,嘴里焦急地念叨着,

“戴哪个手指来着?”

一紧张,瞬间大脑空白了。

苏皎皎没忍住,直接笑场了,将无名指单独挑起来。

宋持松口气,往无名指上戴戒指,他太激动了,手抖得不成样子,好几次都戴不上去。

好容易给她戴上了,手紧紧攥着她的小手,低头亲了亲她的手面,沉声说,

“对不起,我不知道今天怎么如此笨……”

他的笨,令苏皎皎心头软得一塌糊涂。

因为太过在乎,才会笨吧。

堂堂江南王,在这神圣的一刻,紧张成这幅样子,只能说明他太爱她了。

苏皎皎拉着他站起来,为了缓解他的紧张,故意娇纵地说,

“喂宋君澜,听好了,婚礼我要隆重奢华的那种,十里红妆,凤冠霞帔。”

宋持深情地看着她,重重点头,“自然!本王迎娶王妃,定是江山为聘,明媒正娶,我要给我心爱的女人,最为隆重的婚礼!”

苏全在旁边大声提醒道,“姐夫!还有个环节呢,别忘了!”

宋持勾唇一笑,抱紧了女人的纤腰,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当着无数百姓,当着百官和亲人……吻得热烈又深情。

苏全带头鼓掌吹口哨,周围一片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声。

苏皎皎被他吻得几乎窒息,整个的软在了他的怀里,接着宋持将她拦腰抱起,阔步登上了华丽精美的大船。

无数孔明灯和河灯燃起,钱塘江边营造成了童话般的璀璨夜景。

大船缓缓开动,宋持搂着苏皎皎站在船上,一起向百姓们挥手。

无数烟花再次蹭蹭蹭地在天空绽放,一个挨着一个,铺满了整个夜空,百姓们的欢呼声一片片响起。

苏皎皎也仰脸看着天空的烟花,整个人靠在男人的怀里,

“我就说,哪个地主家的傻儿子做这种事。”

男人从后面拥紧了她,在她颈间热切地吻着,含糊地呢喃着,“人嘛,这一生总要做几次傻事。”

苏皎皎被他亲得发痒,扭着身子想要逃,反而被他反压在栏杆上,贴得严丝合缝,霸道地吻她。

苏皎皎试图推他,“别急啊,那么多人都看着呢。”

雄性的热气都喷洒在她颈湾里,火热的唇,流连热切,“看去呗,我和自己女人亲热,理所应当。”

“这些烟花费了不少银子吧?”

“呵呵,别提了,欠了牛胜三千两,赶明儿夫人记得给报销。”

苏皎皎禁不住笑起来,“哈哈,宋君澜,你真可怜,有了媳妇儿就成了穷人了。”

男人不以为意,反而引以为荣,“小舅子说了,我是妻管严,我就乐意当妻管严。我的好皎皎,妻管严想要你,现在,就这里。”

大船驶入了空旷的河道,四周没有任何人和船只。

甲板上,早就铺了厚厚的垫子,看来是早就有所打算。

苏皎皎一头黑线,“宋狗子!这么浪漫的时候,你就只想着这件事!”

“这也很浪漫啊,天为被,地为席,天地间只有我们俩,吹着夜风,周边谁都没有,愿意怎么闹腾就怎么闹腾,不用收着声音……”

“你闭嘴!”

“好好好,我闭嘴,我只做,行了吧。”

宋持不由分说,抱着她倒在了甲板中央的厚垫子上。

苏皎皎小小地挣扎着,“还有侍卫们呢,你别这样。”

宋持咳嗽了两声。

旁边江二笑着嚷嚷着,“王爷王妃你们尽情玩吧,属下们都先撤了!哦对了,屋里都备着热水呢,足够洗漱好几回的。”

江一呵斥道,“话真多!”

萌萌飞了过来,江一江二江三江四全都跳上了萌萌的背上,然后载着他们飞走了。

苏皎皎:……

宋狗子为了这事,谋算深深,算无遗漏。

宋持坏笑着,一把掀起她的裙子,“现在行了吧,全都走了,只剩你我二人了。”

接着,钻进了她的裙摆下面。

苏皎皎的一声惊呼,飘散在广袤的湖面上。

江南王夜晚求婚的隆重场面,震撼了临安城所有人。

无数百姓亲眼见证了宋持和苏皎皎的甜蜜接吻。

很多待字闺中的姑娘们,全都感动得无以复加,有些都哭了。

“呜呜,苏姑娘真是有福气。”

“江南王好深情啊!”

“我也想嫁给一个真心喜欢我的男人。”

郑吉祥站在岸边,观看了从头到尾。也是巧了,她被江夫人绑架一般带去了家里吃饭,饭吃得七零八落的,这一家人就全都激动万分地为了王爷求婚一事,奔走忙活起来。

她自然也跟着大部队来到江边各种部署。

所有人都在为一件事忙碌着,唯独一个人被蒙在鼓中,而这个人就显得格外幸福。

完全被感动到了。

哪个女人不想拥有这么一份用心的求婚仪式呢?

哪个女人又不渴求得到一份专一深情的爱情呢?

正看得唏嘘感叹时,就听到身边传来舒云川嫌弃的声音,

“弄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做什么,兴师动众的,不就求娶个女人,值当的吗?”

郑吉祥:……

“你怎么来了?伤口不疼吗?”

舒云川坐在一张藤椅上,扇着扇子,一张脸还有点苍白,

“还行,好多了,我让侍卫们把我抬过来的。”

他才不会说实话,他现在还是挺疼的,可为了监督郑吉祥和江一约会,他就算疼死他也要来!

郑吉祥依依不舍地看着满夜空的烟花,“你觉得江南王不该这么郑重地求婚吗?”

舒云川想了一下,宋君澜曾经给他说过,男女两个人这一开始啊,一定不能惯着女人,否则以后就别想有地位了。

于是很有心机的沉着脸说,“完全没必要!弄这些花里胡哨的干什么,这丢人现眼的,把江南王的脸面都踩进泥地里了!”

郑吉祥心底咯噔一下,声音变小了些,“若是你,你不会求婚喽?”

“自然不会!婚姻大事,媒妁之言,做这种多余的事干什么。”

郑吉祥淡淡一笑,“果然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说完,直接走了。

舒云川傻了眼:……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5210/25210669/139588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