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娇娇在侧,冷戾权臣也被撩动凡心 > 第342章 用他的方式叫醒她

第342章 用他的方式叫醒她


袁青麟语气里的坚定和偏执,令班春暗暗心惊肉跳。

想劝说主子,又不敢再乱说话了。

现在的主子,已经和原来截然不同,他现在的脾气急躁得很。

“班春,接下来,你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按照我的计划,对付宋君澜。”

“是。”

“至于京都那边……顺其自然吧,没有苏皎皎,即便我得到这天下,又有何意义呢?”

一个侍卫跑了过来,躬身汇报,“殿下,王妃自杀未遂。”

“未遂?”

袁青麟冷笑一声,“怎么就没死了呢!将裴家几口人全都禁足在后院,死活不必在意。”

“是!”

后院卧房里,裴耀祖躺在床上,面色灰暗,两颊凹陷。

短短几天,一个精神矍铄的带兵将领,就虚弱衰老得像是换了个人。

裴夫人扑在他身上痛哭不止。

“老爷啊!你怎么会突然瘫了!现在谁给我们撑腰啊,我们雨桐吃了大亏啊!”

裴雨桐坐在旁边,默默垂泪。

早就没有了原来千金小姐的倨傲和狂妄。

“是我看错了人,养了个白眼狼啊!”

裴耀祖情绪激动起来,咳嗽着,半天才喘匀气,

“想不到我的亲外甥,竟然对我下手如此毒辣!”

裴夫人吓了一跳,也不哭了,“老爷,你什么意思?难道你的病……”

裴耀祖愤恨地点点头,“好好的,我如何会突然半身不遂?这些人里面,最精于医道的,不就只有那个小畜生!”

裴雨桐蹭的站起来,发着狠,“我要杀了他!”

裴夫人一把拽住了闺女的手,摁着她坐回去,“傻丫头,你爹爹的兵权都被他收编了,现在他手握重兵,谁能杀得了他?以后这种气话,不许再说。”

“呜呜,可是母亲,我好气啊,他竟然玩弄我至此,我还有什么脸面活着!”

裴耀祖拳头砸着床铺,“必须活着!活着就有希望!雨桐,只要他一天不休你,不公开否认世子的身份,那你就是名正言顺的宸王妃,你的儿子就是世子!”

裴夫人也想通了,“对,袁青麟对那个苏皎皎那么执迷不悟,他定不会碰别的女人,那么他就一直不会有孩子,名义上,你生的就是他唯一的继承人。”

裴雨桐渐渐止住哭声,震惊地看着父母。

裴耀祖咬牙切齿,“卧薪尝胆!谁知道将来会怎样!”

裴雨桐微微点头。

苏皎皎一直睡到日上三竿,还是被宋持吻醒的。

“哎呀,讨厌死了。”

苏皎皎困着呢,小爪子胡乱推着男人的俊脸。

耳畔传来男人低沉的笑声,“再不睁眼,我就要用我喜欢的方式,叫醒你了。”

说着,手已经探进了被子里。

苏皎皎一僵,将他作乱的大手拎出来,睁眼瞪了他一眼,

“昨晚你还没够啊,我腰现在还酸呢。”

宋持早就习惯了在苏皎皎跟前没脸没皮的,抱着她哄着,

“我的错,我的错,谁让皎皎太美味,引得我有点情难自禁了。为夫给你揉揉腰,好不好?”

苏皎皎翻了个白眼。

她哪里敢让他揉腰,揉着揉着,就不知道会揉到哪里去,最后不知道又会演变成什么事。

打开他的手,苏皎皎坐起来,伸了个懒腰。

“你怎么还不去总督府?”

“本王刚刚新婚,怎么着也要有个休憩日,我多陪陪夫人,难道不好吗?”

“哦,那你呆家里吧,我要去娱乐城。”

宋持:……

“我私库的钥匙都给你了,你也看过了,本王这些年囤积的财富,还不够你花的?你就不能歇歇?”

苏皎皎从男人身上爬过去,下床,一边伸懒腰,一边说得理直气壮。

“现在咱俩成婚了,你人是我的,私库也是我的,属于我的钱,再多我都不嫌多。可一天不挣钱,不创收,我就会很难受。”

“你去娱乐城,那我呢?我可是提前告了假的。”

苏皎皎转脸,淘气地笑说,“那不如……你在家里当个贤惠好丈夫,睁着俩大眼,等着我晚上回来临幸你?”

宋持:……

他觉着,他应该是这世上唯一一个,被妻子弃之不顾的王爷。

苏皎皎来到娱乐城,一进办公室,就听到噼里啪啦的打算盘声,走进屋一看,果然,美若天仙的池渊玉回来了,正对着账本,快速拨弄着他那个黄金算盘。

“池渊玉,你什么时候从苏州回来的?”

池渊玉停下动作,抬起脸,满脸的哀怨,

“我要是再不回来,我家都破产了!”

苏皎皎干笑着,“开什么玩笑呢,谁破产了你也不会破产啊,你玉蟾教家大业大,富可敌国的。”

“别骗我了!我昨晚都知道了!”

池渊玉气得掐着腰,一副要和苏皎皎算账的架势。

“我紧赶慢赶,唯恐晚了你大婚的好时候,我对你可谓是一腔赤诚,可你……你却趁我不在,坑了我爹娘多少钱?”

“也、也没多少吧。再说了,也不算是坑,是友情帮助。”

“我娘来娱乐城单独看节目,五次就花了一百万两银子!一百万啊啊啊!”

池渊玉第一次声音这么高亢,一说到钱数,他就激动得脸都涨红了。

苏皎皎略微心虚地解释道,“你了解你爹那个脾气,我如果不收他的钱,他就会怀疑我居心不良,就会毫不客气地打杀我!”

“这套说辞留着骗别人吧,我认识你这么久,我还不了解你那些手段?你可真是个大奸商啊,谁的钱都赚,真是雁过拔毛!”

“我没想坑你爹,他执意要给我小费。你也懂得你爹的消费水平……”

池渊玉气得眼睛都红了,“我挣钱容易吗我?我天天兢兢业业、辛辛苦苦地忙着挣钱,不舍得吃、不舍得穿,他们俩倒好,我就去了苏州几天,他们就花了一百万两!”

苏皎皎战略性地打断他的话,问,“那我问你,你昨天给我上了多少礼金?”

“我……”

池渊玉噎了下,眨巴几下眼睛,声音变小了些,“一、一千两,怎么了?”

“一千两!”

苏皎皎可算是抓住他的小辫子了,指着他数落起来,

“你堂堂的玉蟾教少主,我的合伙人,娱乐城的半个老板,我大婚,你才随个一千两?木槿、牛芳菲还每人随了三千两呢!你怎么出的去手?池渊玉,你这么抠门,你这辈子都讨不到媳妇儿!”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5210/25210669/139420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