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娇娇在侧,冷戾权臣也被撩动凡心 > 第394章 血脉落在敌手

第394章 血脉落在敌手


东方若真嘴里咀嚼着冯瑾这两个字时,心头就莫名其妙划过一抹奇异的感觉。

眼睛戾光一闪,喝问道,“这个人出现在娱乐城,为什么没有严查?”

说着,一掌劲风推出去,打得属下就地翻了个筋斗。

属下特别冤枉,也不敢揉摔疼的屁股,哭着脸解释道,

“少主,那个冯瑾是个男的!男的!”

“什么?是不是故意隐藏性别了?”

“人家不仅有媳妇儿,还有孩子了!一家三口过得好好的,冯瑾绝对是个爷们!”

东方若真:……

心里升起一片失望,默默念着:木槿啊木槿,你到底在哪里?你出来好不好?我保证以后对你好,再也不欺负你了。

“那少主,咱们是接着在京都找,还是回临安城?”

东方若真脑海中划过苏皎皎狡猾的笑容,神使鬼差地来了句,“跟着苏皎皎!咱们也去徐州瞧瞧!”

属下:……

行吧,您是少主,您说了算。

苏皎皎刚离开半天,苏府就迎来了一位贵客。

苏东阳看着一身贵气加持的袁青麟,吓得不知所措,稀里糊涂连忙下跪。

“伯父免礼。”

袁青麟快走了几步,将苏东阳扶起来,陈氏都没来得及行礼。

三人落座,陈氏悄悄打量着袁青麟,暗暗心惊。

短短两年时间,曾经的小林大夫已经变成了威严有压迫力的帝王,虽然他笑着,态度非常和蔼,可仍旧难掩周身的森冷、气势,看着高深莫测的。

“伯父伯母,我和皎皎说妥了,等她这次从徐州忙完回来,我就封她为皇后。”

苏家夫妻全都震惊不已。

尤其是苏东阳,根本不会掩饰表情,瞪大眼睛,念叨着,“我的老天爷!当皇后啊?我们家皎皎带着个孩子,能当皇后?”

心里更加惊讶的话是,皇帝你难道不介意皎皎给江南王生了个娃?

袁青麟的笑容浅了几分,垂着眸子,神色难辨,缓缓抬眸,眼底泛着偏执的狠厉之气。

“带着孩子怎么了?皎皎拼了性命,才为朕生下来太子,我对她疼爱感恩都不够,又怎么能让她受委屈?”

“太子?”

苏东阳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狠抽了口气。

“可、可是窝窝并不是……”

袁青麟抬手阻止了他的话,笃定地说,“我说他是朕的孩子,说他是太子,他就是!必须是!”

苏东阳:……

“今日朕来此,就是接了窝窝进宫。”

“什么?”这下子,连陈氏都坐不住了,蹭的站了起来。

袁青麟摆摆手,示意让陈氏坐下,仍旧和煦地笑着,只是笑容带着不容置辩的强势,

“皇家血脉如何能久居宫外?朕将太子带在身边亲自教养,一定能将他培养成一个合格的储君。”

“可是……这要等皎皎回来再说吧。”

袁青麟已经没有耐心和时间继续停留,径直站了起来,淡淡吩咐道,“班春,将太子抱好了。”

这就是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的意思了。

班春从可乐怀里强行抱走了窝窝,可乐难受得眼泪啪啪往下掉,江回死死拽着她,不让她冲动妄为。

苏东阳哭得眼泪鼻涕一把一把的,捂着心口窝哀叹着,“唉哟我的心肝宝贝肉啊,外公还没抱够呢!”

江回转身向外跑,准备给江南王传信。

陈氏半晌才踉跄着坐下,担忧地自语着,“这是必须得嫁进宫里了。”

窝窝还是和一般小奶娃有点不一样的,离开熟悉的人,来到陌生的环境,就哭了一小会儿,发现怎么哭都没换来想要的人,也就不再哭了。

“你呀,性子倒是真随了你娘亲,随遇而安,适应性很强。”

袁青麟噙着一抹笑,怜惜的戳了戳小家伙的胖脸蛋,窝窝大大的眼睛还含着泪水,突然咧嘴,对着袁青麟笑了下。

无邪的笑容,能打动人心。

袁青麟心头一片柔软。

班春进来时,就看到袁青麟难得露出轻松温暖的笑。

“皇上,您真要让这孩子当太子?”班春有几分忧虑,“如果将来您和皇后娘娘有了孩子,那可怎么办?”

袁青麟怔了下。

“到时候再说,目前朕必须向皎皎表这个态,会对这个孩子好。”

班春看了看窝窝,暗暗想,皇上肯定不会容许江南王的血脉活在眼皮子底下吧?

等到皇上得到了苏皎皎,和她孕育了自己的孩子,这个娃还能活多久呢?

宋持接到江回的消息,两个内容,一,袁青麟要封苏皎皎为后。二,他将孩子带去了宫里。

宋持当然只对第一个消息关注,冷哼一声,“封后?那也要有皇后才行啊!”

他已经计划好,从徐州将苏皎皎带走。

至于窝窝那个小奶娃……袁青麟带走就带走了呗,反正人家自己的孩子,带走对他来说更省事。

他只要苏皎皎,他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以他的能力,捣鼓个几年,也就和苏皎皎捣鼓出来几个孩子了。

江一江二彼此对视一眼,集体满心忧虑。

一旦王爷一意孤行,抢走了苏皎皎。袁青麟肯定会用孩子作筏子,王爷的血脉落入敌手……越想越焦虑啊。

江无妄一听这个消息,直接用手呼在了脑门上,哀叹不已,

“唉哟,最近愁得都快死半截了!”

还好,舒云川从临安城来到了徐州,和宋持汇合了。有了他在,江无妄觉着,他总算不用再操心劳神了。

“放心吧,包给我了!我肯定不能让君澜的血脉落在外面。”

有了舒云川的大包大揽,江无妄几个人总算松了口气。

可万万没想到,舒云川晚上和徐州知府喝酒的时候,不小心喝高了,信口开河,完全忘了自己的任务,和徐州知府拍着桌子吹牛逼。

“我告诉你,我在家里那才叫有地位!”

舒云川瞪大眼睛,很认真地说,“我每个月挣的钱,我都交给夫人打理,她不要也得要!我累死她!还有,做饭洗衣服我都抢着干,就不给她机会做,我气死她!还有,我们俩一吵架,我都用我的脸狠狠呼她的手,疼死她!”

徐州知府:……

“舒先生,我甘拜下风了。你狠!”

舒云川满足地笑了,一转脸,就看到宋持正满脸的不忍直视,瞬间不乐意了,

“宋君澜你看什么看?我这么有地位,还都是跟你学的!你原来比我还过分!”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5210/25210669/139338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