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岑落商谨丞 > 第64章她不会再来叶家

第64章她不会再来叶家


叶穆辞脸色却愈发冷漠,笑容冷沉寒气逼人,他忽然伸手一把扣住岑落的后颈,低头盯着她的脸,“究竟是谁把你教坏的,这么伶牙俐齿。”

        岑落心跳如雷,脸上却无比镇定,“我只是用同样的办法对师哥而已。你别这样看我,好像是我欺负你似的。”

        两人对视僵持了片刻,叶穆辞缓慢地出了口气,神情已经恢复了自然,“回去休息吧。”

        岑落看着时间,已经凌晨两点,他居然就这样放过她了?

        叶穆辞说道:“今晚是师哥急躁了,你刚才的话没错。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能再用几颗糖骗到了。”

        岑落没有说话,漆黑的目光看着他。

        “别生气,师哥不会害你,今晚是不太尊重你,师哥的错。”叶穆辞拍了拍她的头,站到她身边。

        岑落弯了弯唇跟着起身,目光探究。

        这就是叶穆辞让人看不透的地方,永远猜不到他下一步究竟想做什么,分不清他到底是好心还是另有图谋。

        叶穆辞给她倒了杯牛奶,把她送回卧室,“好好休息,明天我送你回去。”

        “谢谢师哥。”两人之间的隔阂貌似烟消云散了。

        房门一关上岑落就一脸紧张,先把牛奶倒进卫生间,她不会吃叶家的东西,看着这个熟悉的房间,她用力喘了几口气,手脚却控制不住的发凉。

        她今晚不会睡,明天一早就离开,为了转移注意力,她只能在桌前玩手机。

        点开叶家战队的超话,里面已经骂声一片,全都是要找她的信息,让她滚出电竞圈,从刚出头的新人猜到退役的老选手,涉及了很多无辜的人。

        还有人把她声音存下来,说要把所有女性职业选手的声音都对比一次。

        最恐怖的是有人说: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她挖出来!

        “还真是惹到了不小的麻烦……”她低声说,要是叶穆辞有意暴露她的身份,这还用得着粉丝自己找?

        她想到现在自己的身份,是不是该和《万道》那边打声招呼?需要和商谨丞说一声吗?

        岑落咬着下唇,犹豫好久看着这个时间,想了想还是算了,商谨丞这个时间肯定睡了,要不就是在忙工作。

        这种工作上的事,没必要深夜联系。

        她打开剧本的电子版,又开始顺台词,但其实一句话都看不进去,心脏一直惴惴不安,精神恍惚。

        后半夜的时候,门外忽然响起脚步声,很轻的踩在木地板上,停在了她房间门口!

        岑落呼吸瞬间紧绷起来,脑海里立马浮现出那些让她绝望的记忆。

        她嗓子眼干涩,紧张到胃疼,手用力抓着桌沿指甲都有了裂痕,她像感觉不到一般,双眼死死看着门的方向。

        只听“咔哒”一声——

        岑落手抓着抬灯,盯着门缝一动不动,就连呼吸都不敢用力。

        脚步声响起,渐渐走远直到听不到。她才脱力地滑坐到地上,呼吸急促大脑缺氧。

        门被人从外面锁住了。

        她双手撑着地,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门口的阴影像怪物,张着血盆大口要把她吞下去。她使劲晃了晃脑袋,用力眨眼睛想看清前面,试图赶走这些幻觉。

        “假的……都是假的!”她拍打自己的脸,用力掐自己的脖子,“没有怪物……没有人伤害我……”

        这几天才刚好转的嗓子被她掐到几乎失声,脸色一阵白一阵红。

        十几分钟后岑落大汗淋漓地跪在地上,汗水顺着下巴一滴滴掉在地毯上,渐渐洇出一团暗色。

        “商谨丞……”她低头沙哑地念着这个名字。

        “宝贝,没有人能再伤害你,我会保护你。”商谨丞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岑落痛苦地皱着眉,手指连蜷缩的力气都没有,满身虚弱又狼狈。

        “商谨丞你在哪儿,我害怕……”她双眸难以聚焦,看着门口的有些眼花,隐约间看到怪物在笑。

        她想要商谨丞过来。

        手机号码不知道什么时候播出去的,拨号的声音在安静的卧房很响,每一声等待都在她心口套了枷锁。

        她不应该依赖商谨丞了,可她做不到,她马上就要被叶家腐臭的淤泥缠裹拖下深渊。

        嘟——电话接通。

        “商谨丞我害怕……”

        “喂你好,谨丞正在休息,有什么事吗?”

        岑落眼泪毫无预兆的砸落,一颗接一颗,无法控制地从眼睛里流出。

        白、晚、卿。

        凌晨三点和商谨丞在一起。

        “喂?还在听吗?”白晚卿追问一句。

        岑落五官痛苦的皱在一起,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商谨丞在哪里?”

        “……岑落?”白晚卿惊讶地问道,“天啊!你别误会!我和谨丞什么事都没有!我们刚才在商量新合作,他喝多了我把他送回来,你千万别多想!”

        岑落胃里不停的翻腾,嗓子眼泛酸又带着血腥味,她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说:“我问你,他在哪儿!”

        “他,我、那个,我们现在在一起,他已经睡着了,我只是在帮他擦脸而已。”白晚卿那边满是歉意又带着委屈,“你别用这种语气,我不会做出格的事,你不要这样想我。”

        岑落压着搅疼的胃,真***绝世白莲花。

        “唔……”手机里传来商谨丞的闷哼,岑落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

        “谨丞你要喝水吗?是不是哪里难受?我就说让你别喝那么多,来我扶你起来……”

        岑落挂了电话,觉得自己现在就是傻子。

        她关了机,摇晃着站起来,压着胸口大口喘息却仍然无法呼吸,这个房间让她喘不过气,再多呆一秒她就要窒息了。

        门口的怪物没有消失,它要冲过来抓住她的脚腕,用猩红恶臭的舌头舔她,会用胶带黏住她的嘴巴,让她发不出声音。

        没有人来救她。

        岑落决绝地转身爬到阳台上,毫不犹豫地纵身一跳,左腿直接被震麻,草地没起到什么作用,她趴在地上挣扎地起身,拖着发麻无力的身子往大门的方向走。

        她不会再陷进叶家的泥沼,这辈子都不要再来这里!

        深夜,岑落拖着伤腿一瘸一拐地走着,黑漆漆的路上只有微弱的路灯,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安静的能听到不知名的鸟叫。

        直到天微亮才走到大马路上,她一脸疲惫地招到一辆出租车,连呼吸都觉得累。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5204/25204557/1094297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