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岑落商谨丞 > 第78章只需要信我的话

第78章只需要信我的话


岑落被挡着脸拖进一旁的小路里,“商谨丞你讲不讲理!”

        商谨丞仔细看了看她的衣服,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写,“你多大了还追星?还凑过去要签名。”

        岑落当然不好意思,红了红耳朵,无奈地开口:“……是岑月喜欢。”

        不是她多想,商谨丞现在很像在吃醋。

        商谨丞本来也没生气,看她耳朵红了忍不住调侃,“这衣服要是被野男人签了名,看我不扒了你的。”

        岑落看了看自己的连体衣,只觉得脸上温度持续上升,赶忙转移话题,“你来找我干什么?不在片场好好看你的白月……”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看着面前忽然放大的脸,近到睫毛都能数清楚,她抿着唇脑袋往后缩了缩。

        商谨丞贴她很近,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他低沉地说:“我要回去了。”

        “哦。”

        “有麻烦必须跟我说,下了戏可以给我打电话,我在你手机上安装了保护器,很安全。”

        “哪有时间。”岑落说,她不知道那保护器是什么时候安装的,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商谨丞揉了揉她的脑袋,语气温和的近乎宠溺,“在这里想做什么就去做,别有顾虑,出什么事都不怕。”

        “你少叮嘱我了,要走赶紧走。”

        商谨丞报复地揉着她的纤腰,真想把她装进口袋带走,“昨晚和你说的话都是真的,你只用相信我的话,不管看到任何新闻都是假的。”

        听到这里,岑落才转头看他的眼睛,几乎一瞬就要陷入他深邃的眼眸。

        她犹豫了很久,最后只说了句:“你记得去做个检查。”

        商谨丞弯腰偏头吻住她的唇,手掌压在她脑后不让她乱动,汲取她的芳香甜美。

        是一个粗鲁又短暂的吻。

        岑落看着他渐渐走远的背影,塌着肩膀摸了摸嘴,呢喃着:“明明你才是最不可信的。”

        一天后,商谨丞去过《天阙》剧组一事就被媒体传开,这段时间商谨丞和白晚卿的名字几乎是绑在一起的。

        白晚卿看到这些新闻后,给商谨丞打电话,声音温柔,“谨丞,我给你发的文件看到了吗?这是商严下半年的计划,我废了好大功夫才弄来。”

        商谨丞看着电脑,黑眸深沉,“我不需要你做这些事。”

        “就是想帮帮你嘛,我会保护好自己。”白晚卿笑着说,“你才离开一天我就有点想你了,现在忙不忙呀?”

        商谨丞手指轻敲着桌面,“有点。”

        “身体更要紧,你要好好休息,不能再瘦了听到没有!”白晚卿故作生气地说道。

        “你继续忙吧,记得要吃饭多喝水,还有我很想你。”她语气越发温柔可人,带着小女人的娇羞甜美。

        挂了电话后,白晚卿才忽然看到站在卫生间门口的岑落。

        “岑落是你呀,怎么也没声音,吓我一跳。”白晚卿笑着说,不好意思地晃着手机,“我和谨丞只是普通问候,你别多想啊,我们之间没什么。”

        “你随便。”岑落一脸冷漠,满不在乎。

        白晚卿又说:“那天晚上不小心接了你打给谨丞的电话,你们没有误会吧?真的什么事都没有,你千万不要多想,只是谨丞喝醉了我照顾他……”

        “没有误会。”岑落语气愈发淡漠,“他过敏的东西不多,你稍微注意下就不会出这种事。”

        白晚卿惊愕地看着她,很快又笑起来,“那天只是个意外,我不知道水里有东西。不过谨丞有你这么善解人意的女朋友真幸运。”

        岑落看她不打算放她进去,靠着门框斜睨着她,“他是挺幸运,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白晚卿耸肩轻笑,笑容微微泛苦,“我就是很羡慕你们,我也想找一个像谨丞这么好的男朋友,他真的很好,你不要因为我跟他生气,我会愧疚的。”

        真是一朵绝世白莲花,是不是该给她鼓鼓掌。

        岑落捂了下嘴巴,声音比刚才冷沉的多,“你以为商谨丞是你不要的东西,很容易就会再回到你身边是吗?”

        白晚卿愣了下,一瞬间笑容更加美艳,连连摇头,“我没有这么想,谨丞选谁都是他的自由”

        “但确实是这样。”岑落说。

        白晚卿愣在原地,一副见鬼的样子,她在说什么?

        岑落垂眸说:“他就是爱你爱的死去活来,跟我上chuáng上到一半都要接你的电话,你勾勾手他就会跟着跑,他始终爱的都是你。”

        “你在说什么……”白晚卿震惊地看着她,疯了吗?

        岑落抿了抿唇,像在忍耐什么,低声微哑,“这都告诉你了,是不是能让我进去了?不然我就吐你身上了。”

        白晚卿连忙退后一步让她进来,一脸嫌弃。

        岑落脸色泛白,唇上也没什么颜色,冷静地进到卫生间趴在洗手台上干呕。

        “岑落你什么意思?!”白晚卿转身恶狠狠地盯着她。

        岑落掐着胃,没吃东西只能干呕,她有些难受地洗了把脸,“……劳烦以后别跟我这么近说话,我也过敏,对你过敏。”

        白晚卿骂了一句“神经病”转身就走。

        岑落看着镜子里脸色苍白的人,有气无力地笑了一声,“真没出息,到手的人都要给人家送出去。”

        如果商谨丞说的是真的,那就帮他一把好了。

        休息了十几分钟后,她拿出手机给叶穆辞打电话,那边很快接通:“落落怎么了?是不是想打游戏了。”

        “你为什么找商谨丞。”岑落开门见山地问。

        叶穆辞也不尴尬,笑着说道:“商总的游戏做得风生水起,我搞电竞公司的,联系一下很正……”

        “叶穆辞,你知道我不是在说这个。不管你跟商谨丞说什么我都不会去叶家,我说过我这辈子都不会打电竞。”岑落咬字极重,神情认真。

        “你不要任性,演戏可以是爱好,但这绝对不会让你功成名就。”叶穆辞语气平淡温沉,却带着让人十分不悦的自大和压迫感。

        “商谨丞能爱你多久?或者那根本就不是爱,这些豪门少爷对女人都只是玩玩。”

        岑落低笑一声,“我不在乎,我拿钱办事,需要考虑到他爱不爱吗?”

        叶穆辞那边停顿几秒,怒意肆起,“岑落!你别给我这样说话!”

        “我本来就这样,你以为我多高贵是个什么好东西?”岑落语气轻佻浅薄,“你知道商谨丞给我多少钱吗?电竞才能挣多少钱?我现在轻松自在,师哥你别给我找麻烦,丢了这个金主你可赔不起。”

        “岑落你在胡……”

        不等那边吼叫完,岑落果断挂了电话,她冷漠地盯着地板,眼神阴郁。

        叶家不会善罢甘休,叶穆辞能从机场抓她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他的战队已经这么闲了吗?天天就逮着她一个人不放,烦死了。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5204/25204557/1094297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