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岑落商谨丞 > 第133章想去婚礼现场吗

第133章想去婚礼现场吗


岑落实在没力气了,浑身都提不起劲来,“你就让我自己呆着吧,我什么都不会做,我不会自杀。”

        “乱说什么!我没说你要……”小金红着眼睛哭着说。

        “这种时候就别招我哭了,我不想哭了,我眼睛还肿着,明天还要拍戏。”

        岑落让小金离开后,浑身无力地坐在地上,仰头搭在床边,眼睛上压着冰袋。

        冰袋外面有水珠层层凝出,打湿了毛巾,她没有哭可也感觉眼里一直有水。

        不要多想,什么都不想要,好好睡觉,不能被影响。

        她不能被影响,但是毛巾越来越湿,压得她眼睛很疼。

        她拿掉毛巾轻轻揉着眼睛,另一只手无意间碰到枕边的手机,她连忙拿起放进抽屉,只是看到手机都觉得心慌紧张。

        已经关机了,她不想接任何人的电话。

        事实上确实很多人都在联系她,晟星、程菲、叶穆辞。

        唯独没有商谨丞。

        岑落一整晚都在醒醒睡睡,反复做噩梦,第二天闹钟响的时候,她是被惊醒的,出了一身冷汗呼吸急促猛地睁眼。

        她咽了咽口水,平复心情,眼睛还有点肿,不过化妆可以盖住。

        今天有打戏,武指老师在教动作,云逸和岑落之前的打戏一直完成的很漂亮,都不用替身,有动作就自己学,两人都有舞蹈功底,招式潇洒有劲。

        “今天的比较难,岑落你还是用招式学动作就行,云逸今天要拿剑了,先多学几个剑花……”

        云逸看她没什么精神,关心地问道:“还没从昨天的情绪里出来?昨天耗费了太多精力,其实你今天可以休息一下。”

        岑落象征性地弯了弯唇角,摇了摇头说:“不想休息,不会影响到今天的戏,我没事。”

        “没必要把自己逼得这么紧,你已经足够优秀了。”云逸安慰着。

        他们练习几次后,开始对着机位走第一遍,确定两人把所有动作和几位走位记住后,开始拍第一遍。

        是两人分开之后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云逸的长剑起舞,两人毫不客气地过招,都不用替身,自己打的漂亮又狠厉。

        “你来这里干什么,我们之间难道还有半点关系?”云逸冷漠地问。

        岑落神情一滞,一瞬间忘了接招,云逸收招不及,一剑戳中了岑落的肚子。

        岑落反应不及重重倒在地上,弓起腰背缩成一团,她哆嗦着还继续接着演,就听到导演喊了卡。

        立刻围上很多人,“不要紧吧!打到哪里了?”

        岑落刚想坐起来又重重倒在地上,疼出一身冷汗,脸色泛白难看,“胃疼……”

        云逸连忙把她抱到一旁休息,“疼的厉害吗?快叫医生过来看看!再看下是不是哪里刮伤了。”

        剑是未开刃的,按理说不会把人划伤,但也要谨慎一些。

        岑落捂着胃缩着身体,忍着绞痛,看周围这么多人都在看她,“我没事,别耽误大家的时间,我坐一下就没事了。”

        “云老师你别内疚,不是你的问题,是我走神了,对不起。”岑落忍着疼说话。

        云逸把热水给她,“别说话了,先休息一下。”

        成息涵眉头紧皱,她知道岑落的胃不好,被剑戳了一下肯定伤到胃了,而且昨天还没吃饭。

        看了昨天那一场戏她就知道岑落的演技有多强,动作更是记得又快又清楚。

        至于刚才为什么会走神。

        答案很清楚了,商谨丞太混蛋了,随便玩弄别人的的心。

        要是岑落真的因为他受了伤,他的罪过就真大了!

        好在岑落调整状态很快,之后几天的拍摄,岑落没再出过状况。

        又是一天的拍摄,岑落疲惫地回去休息,发现成息涵在门口等她。

        “岑落姐,今晚一起走吗?白晚卿明天结婚。”

        岑落动了动嘴,声音哑在嗓子眼里,本应该脱口而出的回答,现在却犹豫了。

        商氏传媒。

        商严收到了来自《天阙》剧组的照片和信息。

        助理说:“这是我让工作人员帮忙拍的,岑落的精神状态很差,那天拍戏还因为走神受了点伤,岑落在剧组这么久了,从来没有走过神。”

        商严呵笑一声,听了这话很是舒心,从照片看岑落的状态也确实很差,“商谨丞还是白晚卿勾走了,我当他眼光多好。”

        “明天结婚,那我这个做叔叔的怎么能不送一份大礼。”商严阴冷一笑,“送他什么东西好呢。”

        转眼到了第二天,商谨丞要娶白晚卿的消息沸沸扬扬,各大媒体蹲守在盛乐酒店楼下。

        “听说在十六层,原本是白晚卿想求婚的,没想到被抢先了!商谨丞居然这么浪漫!”

        “12点08就要开始了,他们好像昨天就在这里住着,不过没见商家的人啊?”

        “商家什么家庭,估计不同意,是商谨丞要娶,这才是真男人,为了爱情奋不顾身!太让人羡慕了。”

        十六层,婚礼会场。

        商谨丞踏着音乐入场,一身灰黑色西装,认真打理过的头发,风度翩翩的矜贵少爷模样,冷沉的黑眸又显出冷漠,一踏入现场就被疯狂的拍摄,然后响起叽叽喳喳的谈论声。

        四周全部都是媒体,婚礼设计梦幻又浪漫,是白晚卿喜欢的风格。

        只见白晚卿一席拖地婚纱站在正中间,面带微笑地看着他,可眼神却是藏不住的慌乱和害怕,“谨丞,你怎么来了?”

        商谨丞脸上带着浅淡的笑意,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方方正正的小锦盒。

        白晚卿在看到戒指的一瞬间,眼泪冒出来,她哽咽着说:“谨丞你说过不再纠缠我了,我知道你很爱我,是我辜负了你,可我真的不爱你!你放过我吧!”

        商谨丞看着身边的桌子,上面放着邀请函。

        欢迎来到沈一席和白晚卿的婚礼现场。

        他一身西装革履的出现,手拿锦盒成了笑话。

        白晚卿事先联系好的记着开始带节奏。

        “天啊居然真的来抢人了!”

        “这种男人真的恐怖,要把人逼到绝路吗?都说了不想在一起!”

        “听说还有冷暴力,原来商氏科技的总裁是这种人!”

        商谨丞冷静地看着白晚卿,黑眸幽深冷厉,把手里的锦盒递给白晚卿,“不打算看看?”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5204/25204557/1094296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