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岑落商谨丞 > 第144章受伤别再瞒我了

第144章受伤别再瞒我了


有时候事情发生就这么狗血。

        怼一怼,没把自己搞黑,反而一怼而红。

        岑落醒了后看着手机一脸意外,说实话她都做好录视频道歉的准备了。

        但事情发展真的很意外。

        微博关注一晚上加了两百万,她的微博账号大部分时间都是公司在管,她登陆的比较少,一般都是小号去看。

        “岑落这不叫直率,这叫猛!但是我喜欢!”

        “对待绿茶就得这样,白晚卿恶心人不是一两天了。”

        “说得没毛病,演技说话,岑落演技一直都好,期待《天阙》。”

        热评全部都在夸赞,岑落翻完眼睛都亮了。

        怪不得吴姐没再打电话了。

        小金说:“这次的事算是和白晚卿彻底结了梁子,以后公司给你接活动都会避开她。”

        岑落坐在床上刷手机,头也不抬地说:“那现在怎么办?需要我做什么?”

        “需要你好好养病,不能再把身体给毁了。”小金说。

        商谨丞也大概翻了下,觉得没必要压制,这是岑落自己的魅力,她本来就不应该立人设,她的性格就很招人喜欢。

        “你在这里等医生,我出去打个电话。”商谨丞说。

        商谨丞一走,岑落就更大胆的开始搜索内容,但是没有找到商谨丞和岑落两人一起的新闻。

        不是炒作啊?

        昨天过来不是为了让媒体拍吗。

        她这才松了口气,身体一直紧绷着有点累,刚一抬头就看到床头的墙面有几抹血红,“这是什么?”

        “……我哥后背有伤,他怕你不舒服,一直抱着你。”

        成息涵说完幽幽地叹气,心道:赶紧心疼心疼他哥吧,两人都这么好就别虐恋了!她都快急死了!

        岑落惊讶地张着嘴,她完全不知道这件事,刚才亲商谨丞的时候,她还一直压在他身上,虽然感觉到他身体紧了一下,可没想到有伤。

        明明推开她就行了,怎么还让她在他身上睡觉。

        她现在顿时对各种新闻是失去了欲望,什么都看不下去了。

        小金和成息涵视线一对,小金说:“我们先出去了,总之你现在不用操心和白晚卿的事,好好休息。”

        商谨丞打完电话回来,就看岑落直勾勾地盯着他,“怎么了?医生来过了吗?”

        岑落点头,“问题不大。”

        “昨天都快烧到四十度了还问题不大。”商谨丞不轻不重地拍了下她的脑袋。

        岑落拍了拍床让他坐好,然后就去掀他的衬衣。

        商谨丞一把攥住她的手,放在唇边吻了一口,“白天……”

        刚说了两字就看岑落眼睛红了,眼眶里溢上一层水汽。

        商谨丞松了手,莫名觉得无奈,自己把衬衣扣子解开,“看归看,看了别哭得更厉害。”

        黑衬衣看不出血色,再加上商谨丞一直表现的很健康,在看到后背的时候,才知道伤口有多严重,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上面是一道道两指宽的血痕。

        好多地方交错破皮,边缘渗出暗红的血,整个后背都是红肿青紫,正中间还在流血。

        岑落手指打颤都不知道该碰哪里,眼泪大颗大颗的砸落。

        “看着严重其实不疼。”商谨丞想把衣服穿好但是被她拉住。

        商谨丞索性把衬衣脱了扔在地上,回头看着默默流泪的岑落。

        “至于?连血都没怎么流还能哭这么惨。”商谨丞大掌抹着她的眼泪。

        岑落抓着他的手,眼泪忍了又忍,鼻音浓重地说:“干嘛这么照顾我,你又不是真心喜欢我……”

        商谨丞想到她昨晚的梦话。

        “后背疼就说啊,我本来就拿着你的钱,给你上个药多应该的事。”

        “我又不是在床上睡不着,你才是至于的?就不能把我推下去,这么由着我干嘛。”

        一句接一句,抽抽搭搭的哭着说,但已经开始前后矛盾了。

        不喜欢的话,又怎么会由着她。

        商谨丞叹气,但他现在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

        “那你干点拿工资干的活。”商谨丞拿来药水和棉签,“别哭着上,手抖戳着疼。”

        岑落吸了吸鼻子,开始给他上药,眼里晕出一层一层的眼泪,她一直在擦。

        “你爷爷怎么这样,这么打也不怕出人命。”

        “到底是不是亲孙子了,心狠手辣的谁还要给他养老送终。”

        商谨丞脸色发白,嘴角却带着笑,“亏得是还没让你们见面,这要见面了你不得把老爷子吃了。”

        岑落手上动作越来越轻,“以后再生病受伤别瞒着我了。”

        她声音很低,轻飘飘的还带着颤音,“我给你上药、监督你吃药还对你嘘寒问暖不好吗。”

        商谨丞怕再给她吓出心理阴影,“没下次了。”

        岑落深吸了口气,轻轻吹着上完药的后背,睫毛湿润还带着水珠子。

        受伤的商谨丞,比不爱他的商谨丞,更让她痛苦不安。

        “不要再受伤了,我担心的睡不着。”她脑袋靠在他肩头低声地说。

        当天,她在自己的论坛里写下。

        【我会一直待在S先生身边,就算不爱我,就算是利用,就算只是床上关系。分别后见不到他的焦灼感,会把我溺死的。】

        论坛断断续续地写,像日记又像发泄,楼高上万层,她已经很久没关注过留言了。

        有说她贱的,不懂好好爱自己。

        有说S先生不适合她,过于强势且冷漠,身份地位悬殊太大。

        也有祝希望他们幸福的。

        岑落退出论坛,失神地盯着天花板,以前以为不被爱就会头也不回地离开。

        现在才知道只是说的好听,其实她连放弃的勇气都没有。

        一周后她顺利出院,商谨丞陪了她两天就回去工作了,这边有成息涵和小金在,没什么好担心的。

        剧组拍摄已经在尾声,岑落的戏份一直都没怎么拖过,如今也顺利杀青。

        拍完和云逸的最后一场戏,是云逸扮演的墨渊在梦里,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梦到小鸟妖。

        “小鸟妖是姑获鸟,怨气化身而成,作恶多端且可预知谁遇苦难不测,墨渊,我虽没有害过人,可也是不幸之物,你让我魂飞魄散,是为民除害。”

        云逸眼眶猩红,强忍着眼泪,落幕,杀青。

        结束后云逸没能很快走出情绪,入戏太深内心痛苦,看一眼岑落都要恸哭不止。

        这种时候岑落是不出现在他面前比较好的。

        封导看着显示器,“这部剧不红可就没天理,你和云逸演得太好了。”

        岑落现在演完这部戏也觉得心里空落落的,“这也是我第一次拍这么悲伤的角色,我会永远记得小鸟妖。”

        “整理一下情绪,收拾漂亮点拍杀青照了。”

        岑落点点头,没一会儿就听到外面有人喊她:“岑落姐有你的花。”

        岑落连忙跑过去,看着卡片又是S先生送的花。

        上面没写杀青,祝她一切顺利。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5204/25204557/1094296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