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岑落商谨丞 > 第171章你的药是谁拿的

第171章你的药是谁拿的


有人进来帮叶穆辞换药,岑落也看了看他的伤口,很深,流了很多血,可见叶滕是真的下了狠手。

        只是想到这个名字,身体里都会泛起一阵难受的感觉,她把冰袋放在脸上,凉意透过毛巾渗入毛孔,她连着打了几个冷颤,才觉得舒服了点。

        等医生走后,岑落才稍微提了点气,坐在沙发上,两只手肘撑着膝盖,头微微低垂着。

        真的差点就死了。

        她太懦弱了,一直被过去的事情缠绕,永远都不能从过去的阴影里走出来。

        叶穆辞拎着椅子坐在她面前,和她保持着距离,“你没事吧?看起来真的太糟糕了。”

        岑落摇头,面前的温盐水也没有喝。

        叶穆辞说:“叶滕的事,我也是刚查到,刚才打电话才知道他从家里跑出来了,他做了挺多麻烦事的,一般不会再出来了,你别怕。”

        岑落咬着下唇,拧眉又去拿冰袋。

        “别用了,太凉了,你脸上的皮肤都冻红了。”叶穆辞想跟她抢,没想到她直接躲到沙发另一边。

        岑落喘了口粗气,“说了别碰我。”

        “小时候没保护好你,我没想到你痛苦到现在。”叶穆辞有些愧疚,“之前的事,我虽然觉得你做的过分,但你确实有这么做的理由。”

        叶穆辞像忽然之间良心发现,他看起来很愧疚,也有些无能为力,“你不需要再对我有很深的芥蒂,关于之前,我很抱歉。”

        “哦。”

        叶穆辞失笑,看着她苍白的脸色,“休息一会儿吧,我不会靠近你,岑月的事我在这边会拦着点,不过你还是去跟她说说,她其实胆子很小。”

        “今天来就是想告诉你叶滕的事。”叶穆辞说着拿出一台相机,“你害怕东西都在这里面,不会再有人看到了。”

        岑落一直耷拉着眼皮,半听不听的样子,听到这里才稍微有了点反应,冷着眼睛看了眼相机。

        “我害怕的东西在我心里。”

        叶穆辞神情一愣,“对不起,当时……”

        “没什么用,别说了。”岑落打断他,还是觉得手脚发软,不太容易动弹。

        叶穆辞点了点头,果真就没有再说下去,只是好奇地问:“商谨丞看起来脾气很差,他对你能有多好?你不是最讨厌这种人吗?你为什么能和他在一起。”

        岑落眼眸动了动,没有说话。

        “难道他对你真的比我对你更好?才几年时间,怎么就会那么喜欢他了。”

        岑落动了动嘴,声音淡漠又镇定,“他和你不一样。”

        叶穆辞一愣,随即偏头笑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听懂了,幅度很小的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医院。

        露华浓和商谨丞正在看一份全英文的报告。

        常医生指着这份海外药品报告,一脸严肃地说:“这份报告是被泄露的,虽然现在已经被删除,但有很多医生都存了档。”

        “我一位专门研究脑科的专家朋友发给我的,上面就写了你给我看的两瓶药,这两种药物搭配新研制的15号药品,会对大脑产生极强的……”

        露华浓敲了敲桌子,“说人话。”

        常医生一愣,那这简单,“这药吃了脑袋有病。”

        露华浓拧眉,他是后来知道的商谨丞脑袋动过手术,也知道情况有多危险,现在距离做完手术也才半年多。

        “不过,他不是脑子里有瘤子吗?”露华浓奇怪地问,“这玩意也能人工培养?”

        商谨丞眸色泛着冷光,会不会说人话。

        常医生说:“可能是巧合,也可能就是有这个功能,这只是其中一份报告,我们不知道的还很多。”

        “那这药到底能不能吃。”商谨丞问。

        常医生打了个响指,指着他说:“商总问得好,目前的答案是,可以吃,但搭配不当就有风险。”

        “那不就是你本事不够?搭配都搭配错了?”露华浓直接拆穿。

        常医生不能容忍自己的职业生涯被黑,一脸认真地把面前的药物摆开,“我开的药是没错的,但我让你拿来的药是有问题的。”

        商谨丞眼眸一沉,周身气温骤降,凝眸看着她,“你说药有问题?”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露华浓凑近看几瓶药,“你别是检验错了。”

        常医生又拿出检测单,“这是你应该吃的药的检测单。”

        “这份,是你从家里拿来的药的检测单,可以看出,有两种药完全不同。”

        “刚好就是这两瓶。”常医生晃着两瓶从邮轮上拿来的药。

        所以,商谨丞的药在很久之前就被换过!

        “虽然都不是什么毒药,吃了都对身体没坏处,但我给你开的药,偏偏就是不能跟这两种药一起吃。”

        没人说话了,检测室安静的能听到呼吸声。

        “这药你还在吃吗?”露华浓疑惑出声。

        商谨丞摇头,“我觉得身体没大碍就没再吃了,吃多了对脑袋不好。”

        毕竟是要用脑子的,这种药能不能吃就不吃。

        “你也是厉害,吃药不是医生说了算,是你自己说了算。”露华浓把长发掩到耳后,“那这药都经了谁的手?”

        这是一个大家都不太想面对的问题。

        常医生脸色也不太好,商谨丞淡漠地说:“岑落。”

        常医生听他说了,才又肯定地补充道:“当初就是怕人从中作梗,才一直让可以信任的人来拿药,这些药确实只有岑小姐来拿过。”

        露华浓眉头紧皱,“不可能吧。”

        他看了看商谨丞,发现他脸色还成,依旧是冷着一张老脸。

        “我也想说不可能,但是我刚才看了看这瓶药的数量,然后每次的领药单,我才发现算起来岑小姐多领了两次药。”

        “我也不是说怀疑岑小姐,但目前只有她说不清楚。”

        常医生拧眉拿出商谨丞的药品领取单,这种东西是锁着的,不存在别人篡改,而且上面还有签名。

        商谨丞看到上面的拿药时间,还有岑落的亲笔签名,那两个字一眼就能认出确实是岑落的字体。

        “商总,您对这两个时间眼熟吗?”常医生在两个时间下面画了画,“我也是今天算了算时间才发现不对。”

        商谨丞看了一眼,“没有印象,这件事我完全没有沾手。”

        是全部交给岑落在做的,手术之后是直接开走的药,目前还没再拿过。

        “这就难办了。”露华浓叹气。

        这件事全部线索都指向了岑落一个人。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5204/25204557/1094296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