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岑落商谨丞 > 第176章不想给他添麻烦

第176章不想给他添麻烦


岑落一直在出汗,商谨丞把空调风开到最大都没用,能看她身体也在不停发抖。

        “哪里难受?这么冷吗?”商谨丞紧张地摸着她的脸,强迫她跟自己对视,“不怕了,已经没事了。”

        岑落艰难地摇头,想把他推开。

        “岑落你看看我。”商谨丞语气放低,低沉温柔,“我是商谨丞,我来了,没什么好怕的了。”

        岑落的黑色瞳孔像是蒙了一层灰,很难聚焦,失神地看着面前的人。

        她用力咬着下唇,用尽力气把他推开一些。

        不要靠近她了。

        今天没有弄死叶滕,以后机会会更少。

        商谨丞心口灼痛,怕她心里难受和她保持一些距离,车门落锁防止她忽然开门跑下去。

        “我带你回家好不好?”商谨丞低声说,黑眸沉沉地望着她的眼睛,“我们现在就回家,你需要好好睡一觉。”

        她离开了两天,算上走的那晚这都快三天没睡了,脸色难看,精神紧绷到极限,她必须要休息了。

        “不……”岑落颤抖着说,她不想回去惹麻烦。

        商谨丞不顾她的反对,摸了摸她的手和脸,太凉了,一点温度都没有。

        “等我,我马上回来。”商谨丞说着就下了车,下车就锁了车门。

        岑落一个人在车里才觉得放松下来,冷汗浸湿了厚重的外套,她试着开门,用力扳动门把,又砸又踹,车被他在外面锁了。

        岑落低着头,上半身用力弯下腰去,脊背折成一个很难受的角度,她把自己藏起来。

        她不能回去了,她不想给他添这么大的麻烦。

        这次的事情难保不会让叶滕察觉到异常。

        很快车门开了,商谨丞拎着一袋子东西上车,“买了点热牛奶,你喝……岑落你给我回来!”

        岑落在他开门上车的一瞬间,立刻开门往出跑,但是一条腿都没迈出去,就被一把拉住胳膊。

        商谨丞攥着她的手腕直接把人甩在座位上,“你到底想干什么?”

        “好疼。”岑落脸色苍白地看着自己的右手腕,“你放开我……”

        商谨丞力道刚一松,就感觉她又要抽手,他马上锁车,给她戴好安全带,单手扳过她的脸,捏着她的下巴,声音微哑,低沉带着怒意,“宝贝儿,你走不了。”

        岑落现在当然走不了了,她的左手被商谨丞握住,两人十指相扣。

        商谨丞手劲很大,她只要一想往出抽手,立刻就会被他夹手指,钻心的疼。

        “吃点东西。”商谨丞单手拎着面包,用牙咬开包装袋,“拿着。”

        岑落摇头,不接。

        商谨丞把面包放到她嘴边,贴上她的唇,黑眸盯着她,“现在别跟我闹别扭,张嘴。”

        岑落胃里翻腾了下,一把打开他的手,偏头按下车窗,马上有冷风吹进来,她嗓音沙哑,困难地说:“不能吃,会吐。”

        商谨丞把车窗关小,只留了一道缝,然后从袋子里拿出一盒冰激凌,扯下领带裹在盒子外面,递到她手上,“自己敷着,我开车了。”

        岑落眼神恍惚,才慢悠悠地拿在手里放在额头上。

        她是真的不能见叶滕,只要一见到他就会生理性反胃。

        商谨丞没有松开她的手,一边开车一边说:“你可以试着相信我,你有任何想法都能和我说,为什么不说?”

        “知道我看见不在家的时候有多着急?离家出走是大事,以后再不许了。”

        “岑落,你就没想过认真跟我在一起吗?跟失忆后的我。”

        商谨丞吃了不好好交流的亏,这下算是一股脑的都说出来了。

        岑落浑浑噩噩,他说的话听一半丢一半,汽车平稳行驶仿佛在催眠,紧绷的神经在一寸寸软化。

        商谨丞正要再说话,就感觉到掌心的手变软了,没了一直跟他抗衡的力道。

        他转头一看,岑落已经睡着了。

        商谨丞靠边停车,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又从她手里拿走冰激凌。

        看到她冻的通红的掌心,放在自己嘴边轻轻哈了几口气,想到来之前叶穆辞说她把冰袋放在脸上,脸都冻红了,免不了又是一阵心疼。

        叶滕在自家阳台站着,看到叶穆辞的车被缓缓开走,神情阴冷笑意奸诈。

        商谨丞一路开的不快,时不时看岑落一眼,她睡得不安稳,不是发抖就是说梦话。

        驶向高速出了这个县城后,在分叉路口有车跟在他后面。

        商谨丞已经在慢车道上行驶了,两辆车也不加速,就一直保持距离跟着他。

        他眼神泛着冷光,一脚油门开始加速,后面的车跟着加速,一直紧紧跟着他们。

        岑落本来就浅眠,直接被车晃醒,睁眼就看商谨丞神情认真,下巴紧绷成一道线,看样子还在生气。

        她刚要把外套拿下来叠好,发现自己手里拿着一瓶牛奶,温凉,是用来给她暖手的。

        心里的愧疚更深了,商谨丞怎么还是对她这么好,不是已经和她分开了吗。

        车子一晃,超车加速,岑落惯性后背撞向椅背,视线一偏突然看到开到他们旁边的车,几乎是贴着他们在走!

        “啊!商谨丞!要撞车了!”

        在撞上的一瞬间,商谨丞驱车从左前方冲出去,车身擦过左边的车,发出摩擦的声音,然后快如闪电地开走。

        岑落捂着胸口心有余悸,她这才发现他们被人跟了,一左一右两辆车在夹击他们。

        “……是叶滕?”

        情况危机商谨丞还能笑出来,腾出一只手轻拍她的脑袋,“不要乱想,叶滕没有这么快安排人的速度。”

        岑落紧张地看着周围,这两辆车一直要撞不撞,他们一直躲来躲去。

        “对不起,还是给你添麻烦了。”

        商谨丞笑了一声,“那要你这么说,我是不是也要和你道歉,这可是我给你惹的麻烦,这是商严的人。”

        “啊。”岑落惊讶,车身一震,他们车后方被撞了下,商谨丞借力撞开前面的车,猛踩油门。

        “叶滕和商严也有联系,商严真是把能用的不能用的杂碎都算上了。”商谨丞黑眸泛冷,嘴角带着邪笑。

        岑落从塑料袋里翻出牛奶,商谨丞笑了,“渴了就喝,不用担心外面的车。”

        话还没落下,就看岑落开了车窗。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5204/25204557/1094296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