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岑落商谨丞 > 第185章动了不该动的人

第185章动了不该动的人


记者被商谨丞骇人的目光吓住,又有不怕死的举了举手里的牌子。

        “商谨丞你是二B吗!把你绿了你都……啊!”

        商谨丞单手抱着岑落,另一只手抢过牌子用边角狠狠砍向那人的脸,瞬间失去意识。

        “杀人了!商谨丞是疯子!你眼里还有没有人命!”

        “商谨丞无法无天!商氏科技偷税漏税!”

        商谨丞毫不手软,大家连他的动作都没有看清,血就流了一地。

        眼看着情况收不住了,小金颤巍巍地拉着商谨丞,“商先生,先带落落去医院吧,我怕她出事!”

        听到岑落的名字,商谨丞血红的眼眸才回了神,一脚踹开挡在面前的人,冷厉地说:“我不会放过你们,一个都别想走!”

        一上车商谨丞把岑落放在后座查看伤势,露华浓连忙开车,“她还好吗?谁手段这么绝!”

        商谨丞用衣服擦了擦岑落的脸和脖子,看着额头的伤口还在冒血,岑落就算昏过去还在发抖,眉头紧皱呓语连连。

        “我来晚了,没事了,别怕。”商谨丞把她抱在怀里,抚摸她发颤的脊背。

        小金在车上把情况跟两人说了,“商先生,你一定要相信落落,她不会出轨,她那么爱你……”

        露华浓知道商谨丞现在心情糟糕到爆炸,忙和小金说:“行了,他当然不会怀疑,别跟他说话了,郁珩那边什么情况。”

        “联系不到。”小金哭着说,“我们一开始就打了电话,一直不接,现在已经关机了。”

        “操,他搞什么!”露华浓蓝眸里蕴起寒意,“不是来搞岑落的吧!”

        商谨丞现在什么都不想管,只想先把岑落送到医院。

        剧组。

        岑落和商谨丞都走了,那些人还没走,除了几个受伤的被120带走,剩下的人就举着手里的牌子坐在地上。

        封导被吵醒的时候已经晚了,现在看着这些人邪火直冒。

        上次是白晚卿的粉丝闹,这次又是谁!

        只靠着一篇爆料就笃定岑落出轨,热搜铺的这么快,咬住一点往死里扩,显然是职业的。

        速度太快,面积太广,这会导致岑落很难澄清。

        岑落不可能背叛商谨丞,那就算真的出轨了,就能被这样压迫吗!

        封导用力抓着窗户,这手段太狠毒了。

        同样在房间里观望的还有程菲,她从开始的笑,到现在脸色发白。

        司淮的电话打了过来,声音带笑,宠溺地说:“解气了没?”

        程菲动了动嘴,“小舅舅……”

        “怎么了?”

        “是不是太过了?刚才太吓人了,这些人还没走,他们差点就把岑落逼死了。”程菲说,“我没想着这么严重。”

        司淮笑着安慰她,“可她打了你,司家的小公主她岑落还动不起。”

        程菲不知道说什么,坐在床上有些后怕。

        “上药了吗?”

        “嗯,没什么大事。”程菲身上有很多淤青,脸被打破了,头发被扯掉几缕,但没有伤到骨头和要害。

        对比岑落的伤害来说,她这点都不算什么。

        “小舅舅,你让那些人走吧。”程菲说,“他们好多人,现在坐在剧组门口影响到剧组了。”

        司淮说:“不走,谁都赶不走,等到导演说换人的时候自然会走。”

        他不会那么轻易的饶了岑落,微信里还有程菲发的受伤的照片,又是红肿又是青紫破皮的,他只要一想到心里就冒火。

        自家疼着的宝贝谁都不能动。

        程菲脸上有伤,今天不能拍戏,再说外面那么多人也拍不了。

        “小舅舅,我想好好拍戏,太吵了。”程菲说。

        司淮那边没得商量,“等你伤好了再拍,你现在好好休息,这件事要是让你外公知道了问题更大。”

        “你别说啊。”程菲说。

        “那你听话,我这边有工作,中午再联系。”

        电话被挂断了,程菲心里很不安,她倒不怕自己惹事,但是一下子就把人搞成那样……这种心理折磨比绑架还吓人。

        程菲想到刚才岑落抱着头尖叫的样子,就浑身冒冷汗,连忙钻到被子里。

        远在国外拍广告的白晚卿,看到今天的热搜,笑意更浓,她打了个电话,“之前拍到的东西可以发了。”

        岑落,谁让你这么狂,想对付你的人这么多,就不信你能躲得过。

        半小时后,新一轮热搜有了新鲜东西。

        【岑落威胁白晚卿下跪,有视频】

        视频里白晚卿一席白纱裙,哭的梨花带雨,和岑落道歉。

        视频一经曝出,再次掀起轩然大波。

        “卧槽我刚才还可怜岑落!岑落以为自己是神?!她凭什么让别人下跪!”

        “震惊了2020了居然还要下跪道歉!忽然心疼白晚卿粉丝。”

        “这不是SL新装秋冬展的吗?几个月前的视频现在才发?!”

        “岑落粉丝就是邪教,我们卿卿被全网黑,哪敢发出来啊,发了就是卖惨,会被大家追着骂。”

        有时候翻身就是这么容易,一件事,一个反转,白晚卿就这么洗白了。

        从被骂到被心疼,只需要等一个机会。

        白晚卿心情愉悦地拍完广告,去服装间换衣服,沈一席早早坐在里面等她,朝她勾了勾手,让她乖乖跪在自己身边,把她的脸按向自己裤子中间。

        白晚卿皱眉,“疯狗吗!这是在外面!”

        沈一席仰着头,声音迷离,“快点,我现在很兴奋。”

        白晚卿暗骂几声,手上却不得不开始动作起来。

        沈一席发出几声舒服的声音,用力按着她的脑袋,“接下来不要心急,岑落和商谨丞嗯……一个都逃不了。”

        白晚卿眸中充斥着浓浓的厌恶。

        “真想当着商谨丞的面上了岑落,再一刀一刀的杀了岑落,想想就让人高兴。”沈一席感慨道,声音仿佛地狱来的恶鬼。

        岑落去了医院额头缝了五针,一直在深度昏迷,但一直在不安稳,尤其不能松开商谨丞的手。

        商谨丞握着她的手,浑身的戾气,露华浓在一旁得到了消息,“查到了,是一家国外的经纪公司,水军的账号也都不是国内的。”

        商谨丞黑眸情绪浓沉,“郁珩的定位。”

        “已经变了,到了另一家更好的酒店。”露华浓也头疼,“我过去找吧,这小子到底想做什么。”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5204/25204557/1094296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