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岑落商谨丞 > 第188章监控忽然出问题

第188章监控忽然出问题


岑月没岑落想的那么脆弱,就是非常生气,急着想替岑落解释,又怕帮了倒忙。

        接到露华浓电话的时候,正在央求护工阿姨给她手机。

        “月月,医生不许你看了,不闹了啊。”

        “我姐人特别好,我姐吃了很多苦,我姐是因为给我治病没钱才没上学,但我姐才不需要他们可怜……”

        阿姨叹气,揉了揉她的脑袋,正不知道怎么安慰,露华浓的电话就打来了。

        岑月着急地问:“露哥,我姐怎么样了?”

        “问题不大,我们这边已经处理好了,我抽空给你报个平安。”

        “是谁欺负我姐?我看公司也找她麻烦,真的没事吗?”

        露华浓那边轻松笑了,“妹妹想什么呢,岑落看起来有那么好欺负?她早该换公司了,公司这事其实是我们商量的结果,一切都在掌握中。”

        岑月心里安稳了些,“那就好,那我可以和我姐说话吗?她在干什么?”

        “你姐正在和新公司的经纪人谈话,还没有忙完,等她忙完了回你电话吧。”露华浓眸光带笑,“送你的手链喜欢吗?”

        “她没事就好,不用回电话了!手链我很喜欢。谢谢你。”

        “还想要什么,喜欢什么花儿,我给你做个吊坠?”

        岑月抿唇,她更想和她姐说话。

        露华浓继续说,连蒙带骗的把岑月哄得团团转,把后续那些岑落自己都没想好的事,全都瞎说出去。

        岑落在一旁听着,眉头越来越紧,虽然能听到岑月渐渐放松的语气,但是……

        怎么有种大白菜被哄的感觉?

        露华浓这边一挂电话,就问岑落:“之前有人联系过她?说过关于对你不好的事?她挺担心你,怕你又被人陷害了,这说的是谁?”

        “是说叶滕?她为什么和你说?”这件事明明都没有和她说!

        “套话的技术,你不懂。”露华浓蓝眸带笑,“我这边帮你多注意下岑月的手机,有陌生号码联系她的话,我这边拦截一下。”

        岑落诧异地问:“还有这种功能?”

        “这也不是什么稀罕事,总之就别担心她了。”露华浓想说,你家商谨丞还用这个监控你。

        忽然看小金那边猛地拍腿,“我们的监控怎么少了!”

        “什么?”岑落忙去看电脑,最重要的那段公园受伤的不见了,“刚刚不是还看到了吗!”

        露华浓点了几下,“被人黑了,直接在全网删的。”

        “到底是谁干的!都说好要发证据了,这下怎么发!”小金就要砸电脑了。

        岑落把剩下的剪好的视频拼到一起看,如果这样的话,就只有进医院的监控了。

        没有她救郁珩的画面,有点难办了,这种监控伤口很不明显,几乎看不出来。

        “我尝试恢复一下。”露华浓拿过电脑,开始干活。

        岑落想着刚才岑月的话,难道是叶滕?可是叶滕不是已经躲起来了吗?还有谁?

        网上现在已经被搅成一滩死水,岑落的消息太饱和,又是卖惨又是解约和出轨。

        她撑着脑袋,现在更不能等了,“我想去医院,问医生要病例记录。”

        “这种东西也没用,我们现在只能去找这段录像。”露华浓在努力追踪。

        能这么随意动用网络的,没几个人。

        正说着,外面忽然响起杂乱的声音。

        “这里不能进去!你们扛着机器来病房做什么!”

        “岑落是不是在这里?我们日光的记者。”

        “出轨的在哪?还等不到她的道歉了?”

        岑落眼神一冷,紧抿着唇,这帮狗仔追到医院来了?果然就看到外面闹哄哄的人群,堵满了走廊。

        她坐在床边透过门上的玻璃看外面,忽然就和其中一人对视。

        “岑落在这里!”

        门被砸的咣咣作响,一堆人疯了一样砸门踹门,这样子不像是急着来采访,倒像赶着杀她。

        医院的保安在外面拦着人,但效果甚微。

        几百个镜头挤着往一条那么窄的玻璃里拍她,拥挤地蠕动。

        岑落看的直泛恶心,身体发凉,拦住要上前的小金,然后打开手机摄像头,拍外面的恐怖场景。

        “到底是谁欺人太甚,我没做过的事,这辈子都别想让我道歉,我没上大学怎么了?你们上过大学的不还是做这些下贱事。”

        岑落把视频发出去,然后报了警。

        一时间警笛和吵闹的人声,推搡拥挤的走廊,不断闪烁的灯光把岑落包围。

        她用力吐出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坦然面对镜头,回答警方的问题。

        可这种事情就算警察来了也没办法解决,纠缠一会儿人就走了。

        露华浓用纸把门窗玻璃挡住,但没办法挡住那些声音。

        外面声音太大了,他们三个人说话都听不到了。

        “黑心医院,小三和出轨的人也治?你们医院穷疯了吧!”

        “岑出轨就不配活着!就那么一个小伤口还住院,以为自己多娇贵。”

        “岑落你不是喜欢告吗?那你就告!把抵制你的几十万人都告个遍!”

        小金绷不住了,用袖子捂住眼睛哭起来,“凭什么啊,他们凭什么这么说你……”

        饶是露华浓都难以淡定,背后推手控制舆论的能力太强,他在国内没有这么强硬的后台和关系网,做某些事情太困难了。

        一切都不如监控来的有用。

        岑落坐在床边,一直没有反应,一句话都没说,脸色苍白。

        被万人指着鼻子骂,这感受有几个人能体会到?

        她真是撞大运了。

        微博一发出去,立马迎来十几万的评论,全是骂她的。

        她翻了几条就把手机扔到一边,来回就那么几句话,她都快看吐了。

        事情被硬生生的搅成了僵局。

        白晚卿那边却欢天喜地。

        她发了张自拍,【我回来了,好久不见,一切都过去了,都没关系了。】

        “宝宝受委屈了,宝宝你怎么能这么大度,看了让我好心疼。”

        “世界上最好的卿卿,被那对狗男女害死了!”

        “骂过白晚卿的人出来道歉!我们的大宝贝不是被你们骂的!”

        白晚卿转着手机,舒服地靠在沙发上,端着一杯咖啡慢慢喝着,面前放着几份新签的合同。

        “岑落,你的礼物,我就先收下了。”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5204/25204557/1094296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