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岑落商谨丞 > 第193章她能为他做什么

第193章她能为他做什么


商谨丞没休息多久,先去约好的门店洗漱换了衣服,岑落看医生给他包扎手腕,上面的伤口看着揪心,还没有仔细处理,只贴了止血的绑带。

        医生说:“伤口太深了,又在海水里反复浸泡很容易感染,先吃药,必须尽快去医院!”

        岑落看着商谨丞吃了药,还没坐一分钟就又上了车,他换上了一身黑色西服,就连里面的衬衣都是深灰色,不知道身上有多少伤,怕透出血色。

        商谨丞晃了晃手腕,若无其事地拿下领带夹放进口袋。

        岑落愣了一下,那是她送的。

        察觉到她的目光,商谨丞宝贝的拍了拍口袋,“这东西可舍不得被他们看到。”

        一路上两人都没再说话,商谨丞在看秦助理发来的内容,很快就到了商氏科技的停车场。

        商谨丞在下车前和岑落说:“你在三楼等我,那里是宾客休息的地方,你先去睡,我好了会去找你,听到了吗?”

        岑落闷声点头,“你照顾好自己,不要硬碰硬,不能再被打了!”

        “放心。”商谨丞揉揉她的脑袋,先上了专用电梯。

        岑落被人带进三楼一间房,坐在床上却没有一点安心和放松,浑身都充斥着一种无力感,肌肉紧绷。

        她垂着脑袋死气沉沉,她能做的太少了,在这种情况下她根本帮不了商谨丞。

        总裁办公室。

        商谨丞身姿挺拔西服熨帖,发型脸色都挑不出问题,神情自如地递过去一份文件。

        “爷爷让您久等了,一直在处理H城的旅游项目,这是今天最终敲定的模型图。”

        商正霆手边的年终报告还没有看完,新品数据也才看了一半。

        现在看到这份文件图纸,更是满意地笑出声来,“不错,我就知道你在外面回不来,是有重要的事。”

        商谨丞坦然浅笑。

        “谨丞,我看你脸色很不好,是不是生病了?”商严故作关切地问他。

        “没有,二叔多虑了。”

        商严一把抓住商谨丞的手腕,用力攥着往椅子边推,“忙了一天,坐下说话。”

        商谨丞表情没有变化,只是笑意加了几分,“二叔腿脚不好,您也别站着了。”

        商严仔细盯着他看,没放过任何一个小细节,但商谨丞确实没事,连点冷汗都没渗出来。

        怎么可能?明明告诉他商谨丞手腕伤的很重!全身都有不同程度的伤势,那现在没事儿人一样又是为什么?

        商严拧眉,去倒了三杯茶回来,一杯放在商正霆手边,然后拿着茶杯往商谨丞身边走去。

        “我自己来。”商谨丞客套地说,才刚起身就看商严身体一歪,朝他撞来!

        商谨丞眸光泛着寒意,忍住要躲开的姿势,就那么让商严狠狠撞在他胸腹间,撞到了肋骨。

        “二叔小心点,您石膏是不是不该拿?站都站不稳。”商谨丞笑着说,然后让商严站稳。

        商严呵呵笑了,“可能骨头是没长好。”

        真是怪了!

        商谨丞不管怎么看都不像个受重伤的,那两个杀手是废物吗!

        商严怒意在胸口横冲直撞,他背过身子看手机信息,早在一个小时之前就发来信息。

        【任务失败,佣金将退还百分之十】

        失败?两个杀手对付商谨丞一个人还能失败!

        商谨丞端坐在桌前,等爷爷的下一步指示,感觉到商严的目光后,他轻笑一声,目光冷厉轻蔑地看着商严。

        商正霆对他们内斗向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到商严的小动作也不会说什么。

        商正霆把图纸过了一遍,能看出确实是仔细做的。

        “谨丞,你来给我说一下今年的利润和明年的计划,这些文件看得累。”

        商谨丞起身,把早已打好的腹稿清晰地说出,时间一晃就到了晚上九点。

        商正霆十分满意商谨丞,不管是能力、态度还是忍耐力。

        “行了,商氏科技就到这里了,具体事情我会在年底统一说。”商正霆身边带着助理,助理已经全部记下今天的内容。

        商谨丞把他们送走,进到电梯里才觉得脱力,仰头靠着电梯,用最后一点意志力撑住身体。

        混混沌沌地进到岑落房间,只听她担忧的声音,连内容都听不清楚,彻底没了意识。

        露华浓和黎致也一起到了医院,两人比商谨丞的情况好太多了,也多亏了后面的人去得及时。

        医生把他们三人安排在一个大病房,岑落看着露华浓那张漂亮的脸,已经被打的青青紫紫,黎致也断了胳膊。

        “真是太感谢你们了,那两个人怎么样了?”

        黎致一边玩手机一边说:“把我们打成这样,当然没命活了。”

        岑落精神萎靡,不觉得这个结果意外。

        孟栗是半个多小时后来的,急吼吼地跑到黎致面前,看着他打了石膏的手臂,狠狠拍着他脑袋,“你有病啊!为什么不叫我?”

        “哎轻点,我这伤着呢。”黎致笑着说。

        孟栗坐在床边担心地问他:“还有哪里受伤了?你都多大岁数了还出去打架,你打就打吧还不叫上我!”

        “这种小事用不着你。”

        “怎么用不着!有我在就不会让你受伤了!”

        岑落听着他们的对话,失神地看着还在昏睡的商谨丞,她在这段恋爱关系里,除了数不尽的麻烦,还能带给商谨丞什么?

        剧组的事情风风火火闹了一整天,封导也头疼了一整天,听着外面的说话声就觉得心烦。

        明明事情都已经解决了,那群人就是赶不走,苍蝇一样赶出去几步很快又回来。

        有人在给他施压,就是要让他亲口说不再用岑落。

        “做梦!”封导狠狠啐了一口。

        剧组休息了三天,开拍的时候,是程菲和男三的戏。

        程菲一直没有进入状态,很简单的不需要技巧的戏码,她已经拍了十几条。

        “程菲,你到底会不会演戏!能不能拍!”封导本来就窝着火气,现在更是气的半死!

        程菲站在原地连说好几句对不起,岑落一直没有回去住,那天狗仔的阵仗别说岑落有阴影,她都快有了。

        “封导,岑落为什么还没有回来?她是不是不想拍了?”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5204/25204557/1094296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