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岑落商谨丞 > 第230章你占有欲太强了

第230章你占有欲太强了


岑落总觉得自己还不够火,只是在国内小有名气而已,多亏了封导那部片子,她是女二拿过几次奖。

        哪会想到在F国也有她的粉丝,在录制综艺节目的路边,举着她的牌子给她喊加油。

        “岑落女神,我们会永远支持你的!”

        “特别喜欢你的演技,希望你的作品都大爆啊!”

        “呜呜呜也太瘦了吧,要好好吃饭呀,大家都很关心你。”

        岑落下了车,看着高高举起的灯牌,还有各种各样的海报图,突然就有点想哭了。

        努力的这些年里,也不算是一事无成。

        小金笑着推了推她的胳膊,“都看着你呢,可千万不能哭哈,丢人着呢。”

        “没想哭。”岑落吸了吸鼻子,就是梦想终于实现了一点。

        节目一直录制到晚上,是一档演戏的节目。

        岑落只是上去露个脸而已,不是导师都不用点评,坐着看就行。

        听着旁边有人在聊天。

        “这节目录一期也太长了,我这儿都坐困了,什么时候结束啊。”

        “没办法,国内外的演员都想好好表现,尤其不想输给外国人。”

        “什么时候吃饭,我想吃个饭再看。”

        岑落捂着自己咕咕叫的肚子,她也饿了,最近被商谨丞养的胃口很刁。

        总是定时定点的饿,不好的东西还吃不下去。

        过分娇贵了。

        “岑落姐。”

        听到声音,岑落抬头就看到一个年轻的男孩子站在她面前,笑眯眯晃着手里的牛奶,递到她手里。

        她记得这人叫邱彬,F国的留学生,刚才看演技挺不错的。

        她还投了票。

        “啊,谢谢,我不能喝奶。”岑落笑着婉拒,“我有点过敏。”

        “这样吗?”邱彬又从塑料袋里拿出三明治,“吃这个吗?还要很晚才能录完,岑落姐你还是垫一垫吧。”

        “真是太巧了,我对鸡蛋过敏。”岑落温柔地笑着,拒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邱彬耸了耸肩,“好的岑落姐,那你有想吃的东西可以和我说,我准备了很多哈。”

        岑落点点头,看着邱彬继续给所有人送食物,挺招人喜欢的。

        她不是针对谁,是怕了自己身边总没好人。

        吃个饭喝个水出了事也是麻烦。

        节目休息了十几分钟后,继续开始,岑落端端正正地坐着,镜头数次扫到她脸上,她不动声色的笑笑。

        明眸皓齿,黑色长发掩在耳后,五官精致的恰到好处,让人舒服。

        当天的节目一直录制到凌晨两点半,最后一组演员表演结束。

        岑落揉着僵直的腰起身,坐太久了。

        邱衫又拎着塑料过来,依次给大家送食物。

        走到岑落面前,这次给了她一瓶温热的豆浆,“岑落姐辛苦了,晚安。”

        “谢谢,你辛苦了。”岑落握住温暖的瓶身,就算不喝也不好拒绝了。

        大家一边往出走,一边和邱彬聊天。

        “邱彬怎么这么可爱,要不要跟姐姐拍戏?”

        “成啊,不过姐说好了,我可只拍话剧。”

        岑落挑眉,怪不得刚才舞台表现力那么强,台词也那么好,邱彬是话剧演员。

        “我就是来找大导演的,我自大,不想随便接本子。”邱彬又说。

        这边坐着的嘉宾都挺喜欢他的,几乎都说有机会给他戏。

        这么一对比,显得岑落不太大方了。

        “岑落姐,你不给我介绍戏吗?”邱彬冲他笑,“是不是觉得我不够可爱?”

        “很可爱。”***小男生。

        “那有机会一起合作吗?”邱彬笑着,歪了歪头。

        “如果我可以帮你争取到机会的话。”岑落说。

        邱彬噗嗤笑出声来,“那就说好喽,我可以记在心里了,我这人记性特别好。”

        岑落点头。

        “豆浆要快点喝,女生多喝豆浆对身体好呢,我先走了,岑落姐晚安。”

        岑落挥了挥手,看着手里的豆浆,确实饿了。

        一片阴影挡在她面前,直接抽走她手里豆浆,直接投进场内垃圾桶里,发出咣当一声。

        商谨丞沉眸看着她,冷淡地开口:“不要随便吃东西,不干净,吃了会肚子疼。”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还用你这么教吗?”岑落牵住他的手往出走。

        商谨丞抬起她的下巴,低头亲了一口。

        两人身后传来小小的抽气声。

        “我们去吃饭。”商谨丞给岑落整理好头发,这故意的做法就和宣誓主权一样。

        岑落上了车后无奈地看着商谨丞,“我的商先生,你占有欲这么强啊?”

        “以后不要让陌生人接近你,更不能接他们的东西。”商谨丞神色严肃。

        岑落不解,刚才忍了半天的情绪,现在憋不住了。

        “从扔豆浆那件事就很奇怪,我自己很清楚和别人的界线,我也在很警惕的处理每一件事,你的掌控欲望是不是太强了。”

        她不是商谨丞的附属品,她用了多久的时间才从怪圈里跳出来。

        商谨丞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岑落,你是在为了别人跟我发脾气?”

        “我不是发脾气,这件事你觉得自己没有错吗?我们彼此不该有自己的空间和朋友吗?”

        两人在车里沉默,商谨丞不想和她继续争辩下去,因为一个陌生男人,那大可不必浪费他们的时间。

        “太晚了,先去吃饭吧,刚才是我过激了,但他很明显有企图。”商谨丞说。

        车上放着温水,他拧开保温杯放在岑落手边。

        岑落却觉得有些难以呼吸,她看着窗外,手指紧紧揪着裤子的边沿,外面已经没什么人了,她从玻璃窗上只能看到自己。

        “商谨丞。”她低喃一句。

        “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啊。”

        不相信她会永远爱他,才会在最关键的时候忘记她。

        从前就是不信的,现在依旧不信。

        “岑落,不要闹脾气了。”商谨攥着她的手腕。

        闹脾气。

        她哪里闹脾气了,她现在只是说了自己的疑惑,还成闹脾气了吗?

        商谨丞,你不是也有很多事情不跟我说吗?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5204/25204557/1094295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