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岑落商谨丞 > 第259章想送他一个礼物

第259章想送他一个礼物


沈一席癫狂的笑声让商严发现自己的处境非常不利!

        这个疯子能搞死那么多人,现在这是又想做什么!

        他们可不是什么合作关系了,想到这里商严拼命挣扎着想走。

        “商董?”沈一席声音轻佻,“打算走去哪?”

        商严顿时僵住,一动不动,感觉到抵在后腰处尖锐的物件。

        “商董,你是现在走,还是打算跟我聊聊呢?”沈一席笑着。

        他漆黑的眸色中带着诡异的光,笑容冷得像一条毒蛇,紧紧把人缠住。

        商严直挺挺地坐在沙发上,“你不要生气,我们有话好好说,你放下刀,我们是可以认真谈谈!”

        沈一席嗤笑,“这就怂了?商严你可真丢脸。”

        他说着把抵在商严腰间的东西给他看,只是一柄吃萨拉的刀叉,连衣服都戳不破。

        商严看到东西后,脸顿时变黑,反手推开沈一席,掐住他的衣领,“沈一席你找死!”

        沈一席阴冷冷地勾着唇,商严只听到一阵风声,看到面前一闪而过的银光。

        噗呲!

        商严眼睛愕然瞪大,五官抽搐了几下,瞬间爆发出激烈的呐喊。

        他的右手掌心被那柄刀叉狠狠刺穿,竖直地刺在伤口里,鲜血汩汩地往外冒。

        商严疼到全身抽搐,“啊!放开我……滚开!”

        沈一席嗜血一般,看到这幕过瘾痛快,他的手没离开刀叉,握住尾部在血肉里碾转,搅得掌心满是碎肉。

        “啊啊啊!”商严觉得自己要死了,脸色煞白,血要从手掌流干了!

        沈一席单手抓他的手腕,用腿按住他的身体,轻弹着柄身,商严一瞬间疼得疼不如死,精神都恍惚起来。

        沈一席笑,语气温和,“商董,现在愿意聊聊了吗?”

        “……你说什么我都做!”

        沈一席就是个疯子!他的行为不正常,和他有交际就是他做的最错误的事!

        “商谨丞太防着我,我没办法接近岑落,你把岑落弄出来,绑架让商谨丞来换人。”

        商严听着沈一席淡漠的语气,只是听到这个内容都让他颤栗。

        绑架岑落,他不敢。

        可现在不答应沈一席的话,他觉得马上就会死。

        一边是商谨丞,一边是沈一席。

        商严眼前发黑,这两个疯子他都惹不起!

        沈一席掀起眼皮,冷漠地看着他,“商董,我可不是来和你商量的。”

        “我、我得想想办法……”商严出了一身冷汗,紧张地说。

        沈一席勾着唇,“我已经想好为了,你只要照我说的做。”

        商严咽着口水,目光呆滞。

        “下个月岑落的剧组杀青,她身边跟着保镖不会和她在一辆车上,我们在沿途的收费站安排好人,提前蹲守。”

        沈一席说完起身,把血都擦到商严身上,“我先提前预祝我们合作成功。”

        商严现在失血过多,浑身冰凉目光涣散,他不敢答应,也不敢拒绝。

        “我会一直看着你,要是你敢提前和商谨丞说,我不介意多一个人下去陪晚卿。”

        商严浑身猛地一抖,隐约听到了大门被甩上的声音。

        他什么时候晕过去的都不知道。

        ……

        剧组。

        岑落和虞白的戏份还剩四分之一,两人合作的很愉快,粉丝嗑糖更满足。

        “岑落,你这幕戏应该更主动点。”虞白指着剧本,“别天天和母老虎一样,这个阶段我们的感情已经很稳定了。”

        岑落盯着剧本,“虞老师,你讲讲良心,我还不够主动吗?这一幕已经是我的天花板了。”

        “强抱强吻我也不介意啊。”虞白笑着推了推眼镜。

        “呵。”岑落翻了个白眼。

        【虞你降落】CP粉,简直要甜哭了,正主发糖。

        “这两人真的没有在一起吗?我感觉虞影帝很喜欢岑落!”

        “在一起了!落落远离渣男后,一切都变好了!”

        “但我听说,商谨丞还把她送到剧组,当着虞影帝的面搂搂抱抱。”

        岑落推开虞白,“你再玩,咱两又得上热搜。”

        网上那些评论她可都看了,到现在为止商谨丞都还在挨骂,被说是渣男。

        可沈一席和白晚卿的事情已经公之于众。

        商谨丞也是受害者,他和白晚卿什么关系都没有。

        “岑落,你现在这样拒绝我,让我有点难过。”虞影帝戏精地说。

        “你不高兴的时候,希望收到什么礼物?”

        这话问的很有内涵。

        “打算送商谨丞礼物?听我一句劝,真的别和他这种家庭的人牵扯到一起,不会有好结果。”

        岑落笑了一声,“又在胡说八道了,先说戏吧。”

        她虽然还是不记得和商谨丞有什么感情关系,但觉得他人很好,和以前不一样了。

        能把岑月的事想得这么周到,怎么都该谢谢他。

        挑一个礼物送给他吧。

        ……

        商家老宅。

        商正霆看着商谨丞身边的女子,露出笑容。

        “爷爷,这是聂茗,聂宴的妹妹。”商谨丞介绍道。

        聂茗乖巧地笑,礼貌地弯腰和商正霆打招呼,“爷爷好,早听阿丞说您一手把他养大,是他最尊敬的人,终于有幸和您见面了。”

        商正霆笑着摇头,“这话一听就是他教你的吧,哄我开心。”

        “可真不是,阿丞的爷爷我当然想让您喜欢我呀。”聂茗笑着坐在商正霆身边,给老爷子倒茶。

        “阿丞,坐下喝点水,你最近都没有好好休息。”聂茗嗔怒,“爷爷我可要告状了,阿丞工作起来不顾身体,病了好几天。”

        “行了,给我留点面子。”商谨丞语气纵容。

        商正霆看着两人,“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四个月零六天了爷爷。”聂茗说,“不过一直没有公开,阿丞事业心好重,我也只能陪着啦。”

        商正霆算算时间,那就是在国外认识的。

        商谨丞主动说:“爷爷,我和聂宴有生意上的往来,见了几次面认识了聂茗,挺投缘的。”

        聂宴,聂家那个没被承认的私生子。

        这个人商正霆还是知道的。

        商谨丞说:“爷爷,我和聂茗打算公开,先带回来让您过目。”

        商正霆点着头,笑着问:“你们想过什么时候结婚吗?”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5204/25204557/1094295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