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大明王朝1566之高翰文 > 第两百二十七章:儒学的大救星们

第两百二十七章:儒学的大救星们


  王锡爵这句话算是说道这对真正的顶级做题家的心坎里去了。
  自孔子以后两千年来,当今应该是思想最为混乱的时候。
  先秦诸子百家虽多,但是百家各有所长,其实是不同领域的事情,相互之间未必矛盾。
  但大明当前都是儒家内部的事情,几乎全都是互为异端。阳明先生创心学也就昙花一现,到现在连心学早已是各自为政,相互攻讦了。何况还有理学,还有其他数都数不清楚的儒学门派。基本是除我之外,都是异端了。
  “我总觉得杭州新学是不同的,我跟着宋兄也学了小三个月了,真的是很大的不同”高允升这个时候赶紧补充到。
  “就是,就应该叫杭州新学,你们之前叫的罗学,听了就感觉是番邦蛮夷的东西一样。子曰名正则言顺,宋兄,你还是要跟你高老师提醒一下”余有丁跟着话语赶紧提醒了一下。
  “宋兄,我是认真拜读了你的殿试策略的。说实话,自愧不如。你不要谦虚。你这里面最优秀的就是研究的范式。前提、理论、推导、数据验证、结论。皇上的题目是“儒”字,想来是想用新的方法规范儒学了。你这里的东西,跟阳明老先生晚年提出四句教一个意思,就是规范天下士子的学习方向。只是比起四句教,杭州新学的东西更加具体,更能够传承”申时行在一旁补充道。
  “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宋应昌一个人在心里默念着四句教。
  “这,恐怕困难。一旦按照杭州新学梳理儒学,那千百年来,与孔孟对儒学的假设定义不符的圣人名人暴露出来怎么办?要知道,这些人都是有传人的,可不会就此甘心”余有丁小心地说道。
  “为善去恶是格物,要做到格物致知,这就是必须迈出的一步,岂能因为有人反对就不说了。你看现在高知府,不就以四品官之身就说了这些吗?”王锡爵还是比较正气的,以前是不知道,现在知道了让完全当不知道那也是不可能。
  嘉靖朝思想分裂的好处就是所有读书人都可以有自己的坚持。这些坚持哪怕刊印出来也不会闹出什么大事,只是仕途多半要到头了。
  “哦,难怪高大人一开始要提罗学,跟儒学划清界限,就是怕这学问一经问世就遭到世人反对啊,不抢儒学解释权,自然能降低自身风险”余有丁赶紧发表看法。
  “所以,我们要改革儒学,但也要学高大人注意方法,从一些不容易引起反感的地方出发。等世人觉得有用离不开,再说其实还可以应用于另一个领域。积少成多嘛”高允升也跟着补了句具体的看法。
  只是这话刚一说完,大家都望着高允升。这家伙是标准的清流二代,没想到现在也隐隐要叛变革命了。
  虽然异端比异教更可恨。好在现场都是一群异端,所以大家还是很能抱团了。
  年轻人嘛,谁还不能为了理想搏一搏呢。这要成了,自己这一队人就成了下一代王阳明似的人物了,可以说是儒学的大救星了。
  当大救星这种好事,谁不心动呢?
  一队人在学子居了计划当救星,完全忽略学子居外面与午门广场上里里外外的静坐打屁股的读书人,似乎并不想被救啊。
  这群小的还好,正所谓打了小的,来了老的。后面上场的老人才是真的难以应对。
  ------题外话------
  多谢多谢书友钯碳、熊熊熊熊熊老师、我是呆瓜、阳巷的推荐票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2673/22673501/7330484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