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诸天:从天下第一开始 > 第五十七章 出事【求追读,求月票】

第五十七章 出事【求追读,求月票】


  房间里,褚歌神色一凛,心里暗骂一声。

  绝对是夜幕整的幺蛾子。

  …天泽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褚歌安抚好惊鲵,起身穿好衣服匆匆离去。

  夜色中,褚歌披星戴月的向着燃起大火的王宫赶去。

  “快,快救火。”

  “水呢,哪有有水?”

  “快来这里,火快烧过来了。”

  “保护王上。”

  王宫之中顿时乱成一片。

  韩非和红莲也匆匆赶来,神色焦虑一筹莫展。

  红莲更是哭的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样子着实令人心疼。

  几人一番交流得知韩王还困在宫殿里,此时大火将整个寝宫淹没,炽热的温度卷死层层热浪,让人不得靠近。

  四周匆匆忙忙的禁卫军提着水桶救火,宫女太监们也纷纷帮忙,但火势太大,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没办法了,我进去看看。”

  褚歌脸色凝重,沉声说道。

  如果韩王还活着,那事态还有回旋的余地,但如果韩王不幸被害,那他这个“保镖”也难逃其咎。

  好你个夜幕,够狠,在这里等着我呢。

  “小心。”

  韩非叮嘱道,红莲看着冲进火场中的褚歌心里一阵复杂。

  不知是怕褚歌受伤还是怕她父王遇害,亦或是二者都有。

  褚歌运转真气隔绝浓烟,四周猛烈的火焰卷起热浪而来。

  真气凝结成冰,四周温度骤降。

  褚歌一路向行宫的最深处而去,只见床榻之上一个肥胖的身影还在昏昏大睡,想来是被人用迷香迷住了。

  此时头顶上方的房梁开始燃烧,已经撑不了多久。

  “夜幕,姬无夜你够狠。”

  褚歌背起韩王就向外冲去,真气迸发,将前方的路冻结,撑起屏障为韩王隔绝浓烟的侵入。

  火焰焚烧木材,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周围不断有断木掉落,很快,这座宫殿就要被烧成废墟。

  寒冰真气凝结出一条出路,褚歌身法灵动,背着韩王安冲出火海。

  “父王。”

  “王上,王上你怎么了。”

  “父王怎么了?”

  褚歌将韩王安带出来,公子公主们一拥而上,关切地询问着昏迷不醒的韩王。

  至于是真心实意还是虚情假意,那只有他们心里自己知道了。

  “韩兄,你跟我过来一下。”

  褚歌一暼不远处的姬无夜,沉声对韩非说道。

  “今日一事,胡美人与潮女妖失踪,夜幕动手了。”

  左右无人,褚歌对韩非说着,目光中闪烁着危险的精芒。

  “无论事情发展到哪一步,我们都不能幸免,辛好父王只是昏迷,要不然全国大乱可就真的是绝路了。”

  韩非面带愁涩,随即重新振作精神,道:“胡美人应该是被潮女妖挟持,而他们的目标,正是褚兄你啊。”

  褚歌脸色愈发凝重,他倒是不担心韩王追责,只是怕到时候迁怒于韩非和张良还有紫兰轩那可就麻烦了。

  韩王安可是出了名的昏庸懦弱,毫无主见。

  当务之急,是找到胡美人和潮女妖。

  可她们能在哪呢?

  第二天。

  朝堂之上波澜云涌。

  以姬无夜,白亦非为首的一派极力弹劾褚歌“办事不利”,主张将褚歌革职,打入大牢待审。

  致使胡美人和明珠夫人下落不明,王宫失火,韩王险些丧命。

  而以丞相张开地和九公子韩非,四公子韩宇一众人则竭力保下褚歌,还有他的首席剑术教师之位。

  一时间,韩王安左右为难,双方各有各的理,赏也不是罚也不是。

  “够了,司寇听命。”

  “臣在。”

  韩非上前一步,拱手行礼道。

  “命你和褚教习速速查明此案,将胡美人和明珠夫人完好无缺的带回来本王可以既往不咎,但闹事的刺客必须缉拿归案,务必将其连根拔起。”

  韩王安阴沉着脸,肥胖的身体因情绪过于激动而盗汗,端是坐着就已经有些气喘。

  “臣领命。”

  褚歌和韩非相视一眼,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即回礼领命道。

  ————

  此时,新郑城中某处宅院内。

  床榻之上,胡美人悠悠转醒。

  “妹妹醒了?感觉还睡得习惯吗?”

  耳畔忽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胡美人心中一惊,瞬间清醒。

  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娇媚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

  “明珠夫人,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胡美人一件古典性感的粉色长裙,姿色艳丽,身材曲线性感迷人,一双勾魂的狐媚眼透着几分疑惑,略显不安地问道。

  明珠夫人含笑含妖,似有媚意荡漾,小巧的嘴唇微微上翘,红唇微微张动,欲引人一亲芳泽。

  “妹妹怎么还是这么天真?把你带来这里的,是我啊。”

  明珠夫人身着一袭黑紫色的落地长裙,身材被束缚的凹凸有致,傲人无比,些许淡妆加上眼角处的几颗泪珠装饰,令得她更加魅力无双,妖娆美艳。

  一个骨子里都散发着妖媚的女人。

  似乎无时无刻都在散发着媚意诱惑。

  “是你?为什么。”

  胡美人撑起身子坐起,秀眉冷对。

  明珠夫人捂嘴轻笑,嘲弄地看着她说道:“对我们来说,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用你这个饵,吊出来的那个‘鱼’。”

  那双妩媚慵懒的眸子微微眨动,弯着腰肢,整个人呈现一种惊人的弧度,眸光幽幽闪烁着神采,看向坐在床榻上的胡美人。

  玉指划过胡美人娇嫩雪腻的肌肤,道:“妹妹的脸真的称得上是冰肌玉骨,貌若天仙呢。”

  “皑皑血衣侯,石上翡翠虎,碧海潮女妖,月下蓑衣客…不知道妹妹听过没有?”

  明珠夫人说完,那轻描淡写的声音传在胡美人脑子里犹如雷击一般愣了片刻。

  “夜幕?你是…潮女妖?”

  胡美人大惊失色,眼神里露出惶恐之色惊呼道。

  不单单是害怕明珠夫人潮女妖的身份,而是明白对方既然想告诉自己这么多,就没打算让自己活着回去。

  ————

  大将军府邸。

  姬无夜端着酒樽大马金刀地坐在大椅上,手腕轻轻摇晃,饶有兴致地看向窗前那绯红如血的身影。

  “侯爷以为这招如何?”

  白亦非露出一抹冷笑,妖冶的眼神中露出讥讽之色,道:“棋行险招,如果韩王出事,那我们谁都跑不了。不过计划顺利进行,只要将那女人藏好,然后让她永远消失,到时候韩王降罪,你我便可将他推向万劫不复之地。”

  姬无夜哈哈大笑。

  任你武功绝顶又如何,到时以大势压你,不论你反不反,韩国都将没有你褚歌的立足之地。

  “就是可惜那么美的女人了,要是在她临死前玩一玩,那也无憾了。”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2670/22670795/7064297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