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诸天:从天下第一开始 > 第六十二章 秦使遇刺【求追读求月票】

第六十二章 秦使遇刺【求追读求月票】


  夜晚的街道上,一辆朴素雅致的马车行驶在街道上,而前进的方向,赫然就是巍峨庄严的韩王宫。

  而里面的人,正是消失了两天的明珠夫人和胡美人。

  此时,胡美人安静的靠在马车上睡着了。

  另一边,明珠夫人脸色阴沉,狭长妖媚的眸子发出摄人心魄的神光。

  良久,胡美人悠悠转醒,迷糊中问道:“姐姐…我们这是在哪?”

  明珠夫人妖魅的眼眸中一闪而逝一道幽光,笑脸盈盈道:“妹妹你醒了,我们在会王宫的路上呢,别怕,已经安全了。”

  说完,秀口中吐出一道紫烟,胡美人再次沉沉睡去。

  “忘了吧,都忘了吧。”

  ————

  朝堂之上。

  褚歌压着五花大绑的翡翠虎上前觐见。

  “回禀王上,他就是绑架明珠夫人与胡美人,以及王宫放火的贼人,现已被九公子与臣抓获,这是此人的认罪书。”

  说着,褚歌将一纸供词呈上。

  随着褚歌铿锵有力的证词,翡翠虎肥硕的身躯剧烈的颤抖,但奈何他无论怎么挣扎,喉咙里都像卡了根刺一样让他无法开口。

  “此人乃臭名昭著的奸商,霸占田产,操纵市场逼人为奴,甚至雇凶伤人,种种罪行罄竹难书,请王上发落。”

  张开地上前进言,道:“王上,此人名叫翡翠虎,平日为祸一方,臣也素问此人的猖狂霸道,特请王上将其斩首示众。”

  与此同时,大将军府。

  浑身缠满绷带的姬无夜听到脸色铁青,强忍着身上迸裂的伤口,挥动战刀在房间里肆意劈砍。

  “给我查,狠狠地查,我要看看到底是谁敢动老子。”

  竖日,翡翠虎被处死,夜幕针对褚歌的阴谋不攻自破,同时,夜幕损失了一员巨富的大将。

  ————

  紫兰轩。

  后庭雅阁之中。

  流沙全员齐聚,共同庆祝粉碎夜幕一员猛将。

  “这一杯,我先敬褚兄,谢褚兄大显神威,助流沙铲除一个心头大患。”

  韩非举杯,脸上洋溢着笑容。

  自从回到韩国后,被夜幕笼罩的国家几乎被蚕食殆尽,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笑过了。

  褚歌举杯与几人痛饮,伸手从怀里将从翡翠虎那里缴来的田契,房契还有卖身契等都拿了出来。

  “这是翡翠虎多年苦心经营的心血,额外还有他的财产,收藏等都在翡翠山庄的地下室里藏着,数目过于庞大就没有带来。”

  巨额的财富摆在眼前,引得众人为之侧目。

  “褚兄这是何意?”

  心思敏感的韩非似乎看出了什么,凝神静气,看着褚歌的眼睛问道。

  倒是不能小看你啊。

  褚歌扪心苦笑,举杯相迎道:“我等的人很快就要到了,而我也会随他离开韩国。”

  说完,褚歌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欢闹的气氛顿时凝固。

  紫女美眸眼波点点,泛起一抹神伤,看着褚歌一脸认真的模样,心中隐隐作痛。

  至于褚歌等的人是谁,几人没有过问,也不会过问。

  一场聚会在沉默中慢慢结束。

  ————

  是日。

  韩国与秦国接壤之地。

  韩国丞相张开地率人迎接进入韩国出使的秦国使臣。

  昏沉的天空,很快便是飘落了雨花。

  已是临近傍晚时分。

  一场小雨来悄无声息的落下,像是无数蚕娘吐出的银丝,密密地斜织着落在边境的小道上,天空上不时响起一声声闷雷,银光照亮了小道,同时一辆马车也是极为显眼的呈现出来。

  马车停靠在路中央。

  张开地上前行礼,拜道:“韩国丞相张开地特来迎接秦国使臣入韩。”

  静。

  淅沥的雨点击打着泥泞的水洼,朵朵水花嘭嘭盛开又凋零。

  韩国使臣的马车里,安静的可怕。

  “韩国丞相张开地特来迎接秦国使臣入韩。”

  张开地再次开口说道。

  但秦国使臣的马车里依旧一点动静都没有。

  架子这么大,太不把我们韩国看在眼里了。

  张开地心中一恼,眉头冷凝。

  “大人,韩国丞相出城迎接,大人…大人?”

  秦国护卫头领见势不妙,急忙返回车队前呼唤道。

  连连喊了几声都不见有动静,随即掀开车帘。

  入眼,四五条毒蛇在秦国使臣的尸体上缓缓爬行,斑斓的毒蛇丝丝吐信,猩红的血液随着雨水顺着马车边缘落下,滴落在地面上。

  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开来。

  那拉扯的马匹也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无力的耷拉着脑袋,任由雨水淋落在脑袋上。

  而在这马车的周围,则是站立着数十名的韩国精兵,为首的赫然是前来迎接使臣的相国张开地以及负责守卫的将军,此刻两人都是面色铁青,心神巨震。

  看着一地的尸体以及马车内早就没了声息的使臣,一言不发。

  气氛沉闷压抑,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秦国,七国中实力最强大的秦国。

  这对于韩国而言无疑是一座不可撼动的大山,打个喷嚏都能让韩国举国震动的老大哥。

  如今秦国的使臣就这么不声不响的死在了韩国境内,这不亚于一巴掌拍在了秦国的脸上,还是啪啪响的那种。

  这足以引发秦韩两国交战。

  而这个责任,在场谁也负担不起。

  “相国大人,将军,老夫无能为力。”

  医者并没有在马车上停留太久,便是走了下来,将一个死人救活,以他的医术还做不到。

  闻言的瞬间,张开地和身旁的将军只感觉这秋雨冰冷的可怕,浑身都被冰冻了,听到那早就已经知道的结果,也是一动不动,似乎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

  麻烦大了。

  事态开始往最不好的方向走去。

  这后果他张开地无法承受,这事情一旦传回新郑,将会引发一场大地震。

  而这还不是关键的。

  秦国接下来的态度才是最关键的。

  “什么人!”

  而就在这个时候,四周的亲卫突然低吼道,同时抬起武器对准了马车,一旁的医者也是被吓得连忙向着后方退去。

  只见那么马车顶上,一名身上缠绕着铁链,双目似蛇眸,皮肤上有着蛇鳞纹路的男子正半蹲在马车顶上,邪异的面容带着一抹冷笑俯瞰着下方的众人,周身一条条铁链犹如活物一般扭动着,露出几颗蛇头,微微张合着嘴巴。

  “天泽?!”

  张开地大吃一惊,惊骇道。

  看到这人的瞬间,在场人只感觉自己脖子仿佛被人握紧了,一股窒息的压抑感涌上心头。

  仿佛被什么恐怖的生物盯上了。

  “这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2670/22670795/7057560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