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诸天:从天下第一开始 > 第六十八章 初见嬴政【求追读,求月票】

第六十八章 初见嬴政【求追读,求月票】


  “走吧,带你去见一位朋友。”

  在紫兰轩,卫庄突然开门对韩非说道,语气冷淡,气息略有些急促。

  二人起身就走,不远处的另一房间中,褚歌推门而出,看着二人离去的方向,眼中顿时露出一道精芒。

  终于来了。

  一柱香后。

  一栋别院中。

  青葱翠绿的竹子挺立其中,风儿吹过,竹叶发出沙沙的声响。

  一番寒暄,盖聂看着韩非的眼睛,道:“鬼谷传人也可以成为九公子的朋友吗?”

  韩非当即欣然开口,道:“那是自然。”

  盖聂俊朗的脸跟卫庄一样,冷冰冰的,道:“九公子师从小圣贤庄荀夫子,又对鬼谷传人称兄道弟,但是在阁下的《五蠧》一文中:‘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这两句可是历历在目。”

  韩非顿时一捂胸口,露出几分苦笑道:“原来先生的致命之剑在这里。百家学说亦有分野如同鬼谷绝学分纵与横。儒分腐儒和王儒侠也有凶侠与义侠。”

  “请指教。”

  盖聂抱剑行礼,说道。

  韩非道:“腐儒一味求圣人治天下轻视律法的疏导,如果必须一年四季每日都是晴天才可以五谷丰登,以此治天下忽略了人性善恶,未免不切实际。

  侠为仗剑者凶侠以剑谋私欲,义侠以剑救世人。孟子曰:‘虽万千人吾往矣’,乃是儒之侠者。”

  盖聂眼中露出几分欣赏,道:“看来九公子对剑也颇有研究。”

  “在两位面前论剑岂非贻笑方家。庄子有一篇说剑到时颇得我心。”

  韩非露出一抹笑意,不紧不慢地说道。

  “愿闻其详。”

  盖聂来了兴致,请教道。

  一旁靠在墙上的卫庄也不由得为之侧目,倾听。

  只听韩非说道:“剑分三等,庶人剑诸侯剑天子剑。行凶斗狠,招摇过市,为庶人之剑;以勇武为锋,以清廉为锷,以贤良为脊,以忠义为铗,为诸侯之剑;以七国为锋,山海为锷,制以五行,开以阴阳,持以春夏,行以秋冬,举世无双天下归服,为天子之剑。”

  “九公子所主张的严刑峻法也是一把治世的利剑。”

  “乱世重典,法可以惩恶,也可以扬善。”

  “剑是凶器。”

  盖聂看着藏在剑鞘中的利刃,沉声说道。

  “剑也是百兵之君子,剑虽双刃关键,却是在执剑之人。”

  韩非不以为意,开口解释道。

  听罢,盖聂似乎有些明悟,侧身让开,行礼道:“请。”

  看来盖聂已被韩非的才华学识所折服,亦或是韩非过了屋内那人的一关,有了去见到他的“资格”。

  韩非向内走去。

  看到一人,便问道:“你在等我?”

  那人带着面具,看不清面容,道从那高贵不可犯的气质不难看出他身份的最贵。

  “是的,我在等你。”

  “我曾经听人说过,身处井底的青蛙,只能看到狭小的天空。我很好奇,你是如何能在狭小的庭院里写出谋划天下的文章。”

  青年开口说道。

  韩非轻笑,说道:“有些人没有见过汪洋,以为江河最为壮丽。而有些人通过一片落叶,却能看到整个秋天。”

  “所以,你是后者?”

  青年饶有兴致,便问了下去。

  “行万里路,才能见天地之广阔…我曾经流浪。”

  韩非拾起一片枯黄的落叶,眼眸中流露出几分追忆。

  “为什么流浪,难道家国不容?”

  青年侧目,看着几分唏嘘的韩非问道。

  韩非抬头,正色道:“为了寻求一个答案。”

  “什么样的答案?”

  “我遇到了一位老师,我问他,世间真有一种超越凡人的力量在冥冥中掌控着命运吗?老师说:有。”

  韩非又说道:“我曾经穿越岁月长河,看过到自己的死亡,你相信吗?”

  “我,不相信!”

  青年语气略有冰冷,显然对于韩非这种故弄玄虚的问题十分反感。

  “死亡并不可怕,尤其对一个死过一次的人来说。每个人都会死,不是吗?”

  韩非淡淡说道,目光深沉而悠远。

  “你到底想说什么?”

  青年的耐心快要消失,沉声问道。

  “你刚才追问,天地间,那种超越凡人在冥冥中掌握命运的是力量到底是什么?高山变成深谷,沧海化为桑田。夏冬的枯荣,国家的兴衰,人的生死真的是神秘莫测?十年可见春去秋来,百年可证生老病死,千年可叹王朝更替,万年可见斗转星移。凡人如果用一天的视野,去窥探百万年的天地,是否就如同井底之蛙?”

  韩非用大段的文字去回答,解释了自然的无形的力量充斥在天地间每一个角落。

  “嬴政受教了。”

  年轻的秦王摘下面具,目光灼灼地看着同样年轻的韩非,新时代的浪潮下,两位天之骄子会面。

  “韩非拜见秦王。”

  韩非躬身行礼。

  韩非忽而想到了什么,看着嬴政,脑子里突然浮现出褚歌的模样,于是便说道:“说起来,在下有一位朋友在此等候秦王多时了。”

  “哦?既然是九公子的朋友,那就必是非同凡响了。”

  嬴政轻笑着说道,目光却没有丝毫波动,显然不以为意。

  “褚歌不请自来,请秦王不要怪罪。”

  突然一道陌生的声音传来,盖聂神色顿时一凛,手中长剑瞬间出鞘,绽出一道冷光。

  “且慢。”

  嬴政开口,盖聂立时停下拔剑的动作。

  褚歌忽然出现在众人眼前,盖聂和卫庄甚至都没察觉到气息的波动。

  此人极度危险…盖聂不敢放松,打起十二分精神关注着褚歌的一举一动。

  褚歌对鬼谷二位点头致意,算是打过招呼了。

  “在下褚歌,拜见秦王。”

  褚歌学着古代的礼仪,躬身拜道。

  见到千古一帝,秦始皇本尊,褚歌的内心也泛起波澜。

  尽管这方世界中的嬴政不是地球历史上的嬴政,但他还是忍不住为他波澜的人生而惋惜。

  借君三十年,愿得风华万里好江山。

  “褚先生,寡人在秦国就有所耳闻先生的超强武艺,如今一见,果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嬴政露出几分兴趣,开口便说道。

  “哦?秦王也会在意一个江湖中人?”

  嬴政说道:“江湖中人可挡不住罗网两名天字杀手的联手,更不用提将他们打成重伤。”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2670/22670795/7051013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