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诸天:从天下第一开始 > 第七十七章 离开【求追读,求月票】

第七十七章 离开【求追读,求月票】


  转眼十天过去。

  褚歌终于可以出门下地行走。

  六剑奴留下的几处致命伤也幸亏当时褚歌用乾坤大挪移转移穴位内脏,不然怕是撑不到惊鲵来救。

  而六剑奴与玄翦的内力和气血精华也全部用来疗伤,这才短短几日内能下地行走。

  “看来你已经没事了。”

  紫女一袭紫色端庄的长裙出现在褚歌眼前,冷艳而又妩媚的气质被她拿捏的淋漓尽致。

  “确实是没事了,还多亏了你的药。”

  褚歌看着紫女,眼神大胆放肆的打量着紫女现在的模样。

  “呸。”

  被褚歌愈发火热的目光扰乱心神的紫女娇嗔着啐了他一口,想起了什么,神色又带有几分忧愁,道:“你现在不能动用内力,到时候你遇到危险…秦国又是罗网和阴阳家的大本营,你别去了好不好。”

  紫女温柔的抚摸着褚歌缠上绷带的伤口,美眸露出几分哀求,柔声细语道。

  “那可不行,我去了秦国,可以更好的保护你们,韩非他们注定会失败,毕竟相识一场,我总得给他们准备一条退路吧。”

  褚歌轻笑着握住紫女的柔荑,伸手将佳人揽入怀中。

  “别,小心伤口。”

  紫女无奈的看了他一眼,轻轻拍了一下褚歌的肩头,提醒道。

  这时,房门忽然打开。

  一袭素裙的女子走进了屋内,手握一柄修长精美的长剑,青丝随风而动,一双清冷的眸子看了看屋内,最后落在了拥抱着紫女的紫女身上。

  惊鲵一袭素裙难言清丽之姿,肌肤胜雪,曼妙的身姿曲线有着无限的美好,清冷的眸子倒映着褚歌的身影,薄唇微动。

  后知后觉的褚歌脸皮顿时僵住,慌张的松开环抱紫女腰肢的双手,眼神躲闪,大脑开始飞速运转,脑海中一瞬间过滤了无数个借口。

  而紫女也是抬头看向了惊鲵,这是两女在这种情况下的第一次见面。

  褚歌心里慌的一匹。

  可别打起来啊…

  二女互相打量了一眼。

  惊鲵对着紫女微微颔首,算是打了一个招呼。

  紫女也是成熟温柔的回了一礼,点了点头,随后便是默不作声的坐在褚歌的另一侧细心的为他添茶倒水。

  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古怪。

  “交给我吧,我会照顾好他的。”

  惊鲵跪坐在一旁,清冷绝艳的五官没有一丁点的表情变化,哪怕是洛言和紫女之间亲密的接触也没有任何吃醋的意思,眸光依旧平静,待得紫女说完这些话,嘴唇才微动,清冷的说道。

  紫女那双深邃的紫眸闪烁了一下,看向了身旁的惊鲵,对方这句话透露的意思有点多。

  心里顿时有种勾引人家男人被当场抓获的窘迫感。

  紫女看了一眼身旁同样窘迫的褚歌,红唇轻抿,美目看向了同样看着自己的惊鲵,展颜一笑,温柔的将一旁的药丸递给了惊鲵,柔声的说道:“那就麻烦姐姐了。”

  惊鲵细眉一扬,看着紫女,清冷的声音说道:“我想你是误会了什么。”

  说完,惊鲵从紫女手中接过了药物,并没有多解释的意思。

  紫女看着惊鲵的表现,微微一愣,有些不解,难不成她真的误会了?

  不是大妇示威敲打?

  惊鲵眼眸微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美眸抬起,带着一丝恼怒的看着褚歌,道:“你先出去。”

  我出去?我是伤员啊你让我出去。

  褚歌满腹怨念,最终还是老老实实退了出去,顺手关上了门。

  “褚兄,你感觉如何?”

  韩非正好过来探望褚歌,见他已经能下地行走,一笑,如沐春风。

  “不碍事,其实几天前就下床了,拗不过她们两个。”

  褚歌挠挠头,说笑道。

  “让你身中此咒,非实在是…”

  韩非说着,便拱手作揖拜谢。

  褚歌连连阻止,道:“韩兄这是为何,我与罗网的恩怨可跟你们韩国没有一点关系,相反,还是我把麻烦带来的韩国,你不怪我就万幸了,还跑来谢我…”

  褚歌摇头苦笑着,又说道:“走吧,陪我喝点。”

  说着两人就来到紫兰山庄的一处凉亭。

  微风环绕,风景宜人。

  无丝竹之乱耳,又无案牍之劳形,此情此景,当浮一大白。

  酒樽交碰,二人一饮而尽。

  韩非开口说道:“褚兄打算何时出发?”

  话归正题,褚歌默默放下酒樽,说道:“就在这两日吧,哦对了,对于我身受重伤不治身亡的消息都传的差不不多了吧。”

  一提起这个,韩非就露出一抹苦笑,道:“褚兄啊褚兄,你这馊主意可害苦了我那可怜的妹妹,一听说你身亡,天天以泪洗面,人也是日渐消瘦啊。”

  听到这,褚歌喝酒的动作一滞,默默放下酒樽,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姬无夜加强巡防的力度太大了,不得不出此下策。”

  “红莲这样也不是办法,有机会去看看她吧。”

  韩非幽幽开口,一口将杯中酒喝下。

  “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韩非看着远处渐渐亮起的天色,感慨道。

  “对了,你可还欠我一个人情呢,别忘了。”

  “放心吧,忘不了~你可别死了。”

  “瞧你这话说的,赶紧自罚三杯。”

  ————

  入夜,韩王宫。

  晚风吹落桃花的花瓣,落入水中泛起涟漪。

  少女怀揣心事,躲在桃树下诉说衷肠。

  娇媚可人的脸蛋上还挂着几道泪痕,一双桃花眼哭到红肿。

  “桃树啊桃树,你说那个大坏蛋到了另一边还记不记得我呢。他那么喜欢占人家便宜,不会…不会喜欢上别人家小姑娘的屁股了吧。”

  “桃树,你说他要是还活着该多好,想以前一样教我武功,趁他睡觉偷偷亲他…”

  “桃树,你说人的下辈子会不会完成上辈子的遗憾呢…”

  “桃树…”

  “桃树说它很烦,叫你不要再来打扰它了。”

  忽然一道朝思暮想的声音响起,红莲顿时抬起头来。

  正好对上男人旭日般的双眸。

  四目相对,欲语泪先流。

  “你…你又骗我!”

  红莲俏脸绯红,嗔怒着跑过去狠狠踩了褚歌一脚。

  “大骗子,混蛋混蛋混蛋。”

  扑进褚歌怀里,举起粉拳一通乱打。

  少女面皮子薄,有些话说不出口,但只能用各种方式宣泄心中的情绪。

  “红莲。”

  褚歌温柔的声音在她耳畔传来,一个温暖的怀抱将她包围。

  晚风吹落一片花瓣,落入水中,再次泛起涟漪。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2670/22670795/7046161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