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诸天:从天下第一开始 > 第八十八章 初见赵姬【求追读,求月票】

第八十八章 初见赵姬【求追读,求月票】


  “退朝。”

  内侍吊着嗓子喊道,群臣告退,起身返回府邸。

  今日朝堂之上,满朝文武商定秦国未来五到十年的发展,重点在于壮大秦国国力。

  虽然现在秦国国力强盛,但若要统一六国,还是不免伤筋动骨。

  所以,发展才是硬道理。

  而嬴政的政令也是第一时间得到实施,同样的,褚歌在朝堂上提出的“畜养耕战”也出奇的没有人反驳。

  嬴政与褚歌这对君臣在朝堂之上的话语权愈发的“重”了,自从韩国回来之后,得益于那二十万精兵铁骑的能量,竟让嬴政从一个没有实权的王一下子成了真正手握日月乾坤的雄主。

  而新王亲政,吕不韦这个先王留下的重臣也渐渐尴尬了起来。

  位高权重,权倾朝野,试问谁家帝王安心这样的臣子?

  更何况是嬴政这样的千古一帝。

  对于如何拿捏吕不韦,以及他手中的罗网,褚歌并不着急,因为嬴政比他还急。

  况且惊鲵临盆的日子越来越近了,焰灵姬这个折磨人的妖精最近也放开了野性子,挑逗褚歌的定力。

  至于赵姬,以及还未出现的嫪毐...

  褚歌不得不早做打算,为了大秦。

  吕不韦想功成身退?

  抱歉,你派罗网来杀我的时候可不是笑呵呵地递刀子。

  ————

  入夜。

  一轮弯月高挂星空,清冷的月光洒落,给庭院之中增添了些许寒霜。

  晚间的凉风习习,院子里枯黄的落叶似乎预示着秋天的来临。

  屋内烛光盈盈,温暖一片。

  此刻的焰灵姬霞飞双颊,娇媚柔弱,眼角带着些许泪花令人心醉,忍不住沉沦,难以自拔。

  艳而不俗,媚而不妖。

  肌肤素白柔软,像是象牙一般,细腻又有弹性,令人啃的不想抬头。

  不得不说,焰灵姬的美当真是老天爷赏饭吃,美的完美无瑕,似世间最完美的绝色尤物,令人痴迷。

  褚歌轻抚焰灵姬精致绝美的脸颊,大拇指轻轻擦拭她眼角的泪花,取笑道:“折腾坏了吧,让你这么野。”

  二人云雨巫山,焰灵姬拼命的索取,宛如不知疲倦的小野猫。

  焰灵姬俏脸微红,美目之中的柔弱之色却是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柔情和娇嗔,不满的哼哼道:“不许笑,再笑烧你。”

  柔腻甜美的声音伴随着那吹拂的热气,却听不出一点威胁之意。

  绒被滑落,露出大片雪白的春光,褚歌心头微热,喉结滚动了一下。

  目光看向了焰灵姬那双美丽的眸子,如冰蓝的琥珀,亦如梦幻般的星海,让人沉沦。

  “傻子,想什么呢~”

  焰灵姬莞尔一笑,雪白娇嫩的藕臂缠上褚歌脖颈,惊人的柔软挤压在他的胸膛,凑上去鼻尖轻轻的磨了磨褚歌的脸颊,腻歪的说道。

  “我在想我们的孩子叫什么名字呢。”

  焰灵姬俏脸顿时爬上两朵红晕,缩进被子里哼哼唧唧的羞赧着,被子里修长玉润的双腿跨在褚歌腰间,丝滑柔腻。

  “嗯嗯~人家还不想这么早生孩子嘛。”

  温柔乡,英雄冢。

  褚歌虽不算是英雄,但美人如玉,柔情似水...

  褚歌深吸一口气,狠狠的在焰灵姬脸颊上亲了一口,凭借大毅力从床上爬起。

  他今日要入宫,嬴政设宴,赵姬也在。

  咸阳宫中,后庭宴席。

  “臣来迟了,让王上与诸位久等了。”

  丰盛的晚宴之上,褚歌走来,客气的致歉道。

  “哈哈,先生来晚了,可要自罚一杯。”

  嬴政兴致颇高,爽朗的笑着欢迎。

  “王上既出此言,那臣就却之不恭了,当罚。”

  褚歌淡笑着,将嬴政手中递过来的酒一饮而尽。

  “先生好酒量,快快入座,母后稍后就到。”

  嬴政走来,将褚歌引入宴席。

  不多时,宫殿外传来了清脆的脚步声,那是鞋子与地板撞击发出的声响,同时褚歌的余光之中,一道身段玲珑浮凸,曲线诱人的身影进入了视线之中。

  只见女子身穿鲜红艳丽的金丝凤袍,头戴华美风冠,体态丰腴,走动间,身姿妖娆勾魂,配上那一身凤袍更显几分绝艳。

  女子很美,端庄中难言一抹艳丽。

  一抹绛唇娇艳欲滴,雪白的肌肤泛着象牙般的光泽,一头乌发,眸似星点,宛如一剪秋水。

  陌上佳人,宛如一朵已经彻底盛开的玫瑰花,美而不娇,艳而不俗,千娇百媚间偏偏气度雍容。

  这就是大秦最尊贵的女人,王太后,赵姬。

  美艳不可方物,不外如是了…洛褚歌心中赞美了一声,随后低垂着脑袋,保持着一个外臣该有的礼仪和规矩。

  “此乃家宴,先生不必拘礼。”

  这声音柔媚中透着几分慵懒,似乎刚刚休息完一般,有点酥麻勾魂的味道。

  “谢太后。”

  褚歌道谢,抬起头来,目光看向眼前这位端庄美艳的太后。

  褚歌抬起头,丰神俊秀的模样顿时对面赵姬眼中露出几分惊艳,目光也随之柔和了一分。

  “先生请坐。”

  “太后先坐。”

  褚歌礼让道,看着这个雍容华贵的美妇,心底涌出一丝叹息。

  历史上,赵姬也是个可怜的女人。

  嬴异人,吕不韦,嫪毐…这三个纠结了她一生的男人。

  若她不是秦始皇的母亲,也许也不会背负着骂名流传后世。

  颠沛流离的生活让她极度缺乏安全感,也太容易相信别人,并且不够聪明,手腕更不够狠,总之就是个可怜的女人。

  宴席上,美味佳肴纷纷呈上。

  嬴政兴致勃勃,频频与褚歌推杯换盏。

  赵姬安静的坐在席位上,眸光涟涟,看着笑容满面的嬴政,也感同身受的高兴。

  美眸看向另一边的褚歌,朱唇抿了一口糕点,看着那张几乎完美如玉的脸庞,略微有些失神。

  深宫寂寞,吕不韦年老无力,嬴异人又早亡,再加上赵姬如狼似虎的年纪,有些需求也是可以理解。

  不然也不会有嫪毐什么事。

  宴席散去,赵姬托人唤褚歌一叙。

  “不知太后唤臣前来,所为何事?”

  褚歌看着御花园中那抹娇艳倾城的倩影,深深吸了口气,稳下心神说道。

  赵姬闻言,转过身来,婀娜妖娆的姿态高贵中带着妩媚,一抹绛唇轻启,道:“本宫唤大良造前来确有要事。”

  “政儿亲政在即,我怕他出现什么意外,朝中上下他又没有什么亲信,本宫希望先生你多多帮衬。”

  赵姬面露难色,美眸露出一抹愁色说道。

  “身为臣子,理当为君分忧,责无旁贷。”

  褚歌躬身拜道,说着忽而眼神微动,抬头看向赵姬。

  “太后,臣有一事相求。”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2670/22670795/7034046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