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诸天:从天下第一开始 > 第九十三章 终【求追读,求月票】

第九十三章 终【求追读,求月票】


  嬴政加冠礼结束,各国使臣欢饮达旦后便各自离去。

  韩非除外。

  “褚兄千方百计的让我留下,究竟意欲何为?”

  韩非跪坐在褚歌对面,四海居优美的雅阁中,用最冰冷的语气说道。

  几天前,李斯突然带着一队人马将他软禁在了驿馆。

  以咸阳城中突然出现的刺客祸乱,保证韩国使臣安全为由。

  看到韩非冷漠的样子,褚歌没心没肺的笑了,道:“我们许久不见,到现在却这么生分了吗,韩兄?”

  “软禁的方式?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韩非俊朗的脸上不苟言笑,就连桌子上温好的美酒也都不碰。

  褚歌幽幽叹了口气,正色道:“韩兄,你还欠我一个人情,记得吗?”

  韩非冷漠的神色突然一滞,直起身来正色道:“当然记得。”

  “我要你留下,将你的智慧,才学乃至一统天下的抱负全部留在秦国,那个天下一统的盛世,我们一起去见证,如何?你这样的人,不该只在历史上只留下简短的生平,你该有更宏大的篇章。”

  褚歌双眼仿佛直视人的心底,真诚的目光让韩非憋了一肚子的火瞬间熄灭。

  “唉,你这是何苦呢,让我去毁灭自己的国家,非做不到。”

  韩非叹息说,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

  “现在是七国,但往上数几百年前,我们同属大周,再追溯到上古,我们同属炎黄子孙。黄皮肤,黑眼睛,流着同样鲜红的血,喝着黄河水,我们同根同源,都是一家人啊。”

  褚歌端起酒樽,与韩非碰杯说道,嘴边挂着浓浓的笑意,又说道:“我与大王商量过了,灭国,只在消除土地之分,文化之别,不灭族。”

  这最后一句话才是真正击溃韩非心防的重中之重。

  听到这句,韩非像是松了口气一般,惆怅的再将美酒喝尽,褚歌笑着给他满上。

  “褚兄啊褚兄,你真的是...”

  韩非摇头苦笑,自己这点心思被拿捏的死死的。

  韩非眉头一皱,猛地将酒樽拍在桌子上,轻喝一声:“喝酒!”

  “哈哈,好,给韩兄满上。”

  ————

  褚歌现在表示很淦。

  此时他正在前往韩国的路上,并且十万火急。

  因为就在刚刚,他与韩非酒过三巡,突然接到从韩国传来的信笺。

  韩王安将红莲公主赐婚给了姬无夜。

  卫庄去了鬼谷完成与盖聂的约定,所以不在韩国。

  紫女维持整个流沙与紫兰山庄,弄玉前去刺杀姬无夜无果,被囚禁。

  “红莲...”

  褚歌脑海中浮现出那日离开韩国时,少女莹莹的泪光,心中就有一团怒火难平。

  自此一路策马扬鞭,直奔韩国都城新郑而去。

  与此同时,富丽堂皇的大将军府正殿。

  姬无夜捏着一杯美酒,一双虎目注视着一袭嫁衣的红莲。

  娇媚可人的脸上冷冰冰的写着生人勿近,面条的身材亭亭玉立,玉手握着一柄长剑,怒视着姬无夜。

  “怎么,公主殿下想要谋害亲夫?”

  姬无夜微微一笑,虎目中露出几分戏谑。

  他的横练功夫登峰造极,早已刀枪不入,寻常一流高手落他手上也只有送死的份,更别提红莲这样的二流功夫。

  说着,姬无夜笑着走了下来。

  这时,门外忽然传来厮杀声。

  “怎么回事?”

  姬无夜眉头一皱,沉声向着房间中昏暗的某处问道。

  “是一群女人,她们杀进来了,应该是紫兰轩的那群女人。”

  黑暗中,一个妖冶鲜艳的身影走了出来。

  血衣侯,白亦非。

  “紫兰轩?哼,全部杀了。”

  姬无夜冷哼一声,看着红莲花容月貌的脸蛋,目露凶光的说道。

  说完,白亦非转身向着屋外走去,只见夜色下,一片白霜凝结向外不断铺去,数道冰晶荆棘犹如毒蛇般游动。

  屋外顿时传来一声声惨叫,片刻后,屋外传来姬无夜手下的通报。

  “禀告将军,贼人已全部伏诛。”

  听到这句话后,红莲俏脸顿时煞白,手中倚天剑乍露锋芒向姬无夜刺去。

  幻剑术变幻莫测,剑影纷乱让姬无夜眼花。

  锋利的剑芒刺破姬无夜铠甲,却再也刺不进去。

  姬无夜反手抓住剑刃,迫使红莲不得不用拳脚对敌。

  “公主殿下当真如此?”

  姬无夜连连几招挡下红莲的攻击,一掌将她击退,神色冰冷的质问道。

  红莲一言不发,拭去嘴角溢出的鲜血,冷冷的看着他。

  “是韩王指使你这么做的?”

  姬无夜脸色难看,反手握住倚天剑向红莲走去,脸上阴晴不定,双目杀气外露。

  此时白亦非从屋外走来,看着姬无夜处在暴怒的边缘,选择了冷眼旁观。

  若真是韩王安指使,那么事态便无法逆转,只有造反。

  “是我让她这么做的。”

  突然,一道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声音传来。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在场三人顿时一惊。

  这声音…是他?

  红莲原本死寂的眼神突然亮起,扭头看向黑暗的屋外,在期待着什么。

  姬无夜与白亦非神色一凝,目光冷冷的看着屋外缓缓走来的身影。

  “是你?你居然出现在了这里。”

  姬无夜看着眼前出现的男人虎目微眯,缓缓说道。

  “我来带她走,顺便,杀了你们。”

  褚歌手拿纯钧剑,将倒地的红莲扶起搂在怀里,霸气外露的说道。

  “就凭你?中了六魂恐咒的你,来此送死?”

  姬无夜龙行虎步,身穿重甲,手中握着一柄八尺,带着数百名精锐亲卫缓缓走了出来,看着褚歌,露齿一笑,表情相当狰狞丑陋,冷笑道。

  说话间,身后的数百名亲卫已经将四周封锁了起来,断绝了褚歌的退路。

  显然姬无夜这一次并不打算将他放走了。

  “想不到,你居然真的会为了一个女人而不顾性命的闯入韩国,想好怎么死了吗?”

  姬无夜有些咬牙切齿的看着褚歌,眼神越发凶戾,冷冷的说道。

  褚歌破坏他的大婚,甚至想带有他的新娘,不给他一个交代,估计人就真要被留下了,哪怕为此得罪了秦国。

  被逼上绝路的人,从来不缺少赌博的精神。

  白亦非也冷笑着将门堵上,红白双剑被冰晶荆棘送到身旁,猩红的双眼杀机暗藏。

  不言而喻。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2670/22670795/7027662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