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诸天:从天下第一开始 > 第九十八章 下江南【求订阅】

第九十八章 下江南【求订阅】


  自此天下大势分归梁,晋,岐三诸侯国,分别掌管玄冥教,通文馆与幻音坊三家江湖势力。

  其外,还有蜀国,吴国以及楚国三个诸侯国游离斗争之外。

  娆疆万毒窟,还有避世不出神秘莫测的十二峒。

  天师府,当代天师张玄陵还安于一方。

  还有那消失隐匿的不良人。

  此时,距离剧情开始的912年,也就是乾化二年还有十一年的时间。

  那天,褚歌离开长安,一路南下。

  期间仗剑而行,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救了不少逃难的百姓。

  一路奔波跋涉,自然少不了钱财的供求,所以褚歌一路专挑不好走的路走。

  沿途碰到占上为王的土匪以及流荡各地的响马就问他们借几个钱花花,土匪头子可高兴了,兴奋的当场把自己做成了下酒菜,临走还不忘放个烟花助兴。

  褚歌看着大火中的山寨,以及山下得到粮食的百姓,欣慰的给剩下的土匪们点了个赞。

  随着褚歌南下的路程越来越远,随着被他救下的人越来越多,关于他的名声也渐渐传了出来。

  “先生,我们接下来去哪呀?”

  褚歌身旁,一个娇俏可人的少女抱着剑凑到他跟前问道。

  笑笑的脸上有一双带着稚气的,被长长的睫毛装饰起来的俏丽的眼睛,那乌溜溜的眼珠子就像两颗水晶葡萄。

  似乎是靠的褚歌近了,白嫩的脸上悄悄爬上了两朵红晕,娇滴滴的樱唇轻轻抿着,勾勒诱人的美好。

  褚歌轻笑着摸着这丫头的小脑袋,说道:“我看你是饿了吧,累不累,把剑给我吧。”

  感受着褚歌的宠溺,苏月儿脸上的红晕显得更鲜艳了,而且蔓延到身后颈间,仿佛温柔甘美的肉的气息正在燕发出来。

  “不要,公子,就让月儿替你抱着吧。”

  苏月儿摇着小脑袋,水月般澄澈的眸子倔强的看着褚歌,声音轻轻柔柔的惹人怜爱。

  “好吧,就依你。”

  这丫头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实际倔的很,褚歌拗不过她,便就依着她了。

  见褚歌应允,苏月儿甜甜的笑了,小跑着跟在褚歌身后,美眸看着他的背影,一双小鹿眼弯成了好看的月牙。

  苏月儿是医者的女儿,褚歌在南下的路上碰到的。

  当时苏月儿满脸泪痕,手里拿着半块干粮独自走在管道上,正好碰见褚歌。

  后来才知道,苏月儿的父亲将最后的干粮给了她,让她南下去江南投奔大姑一家,而他自己则在一个黑夜里永远的睡去。

  后来褚歌帮着她将她父亲安葬,苏月儿就一直跟着他了。

  不过也多亏了苏月儿的一手医术,褚歌这一路上的美名,有一半得益于这姑娘的医术。

  二人一路相伴相随,一路上也不算寂寞。

  ————

  而随着褚歌美名的传开。

  藏兵谷,凉风亭中。

  袁天罡似乎心有所感,伸手摄过树上的叶子,随手撒在石桌上,任其自由排列。

  待树叶落定,面具之下,袁天罡顿时眉头紧锁。

  “天一点水,半幕遮,遥遥乾坤...怎么会,天机变了。”

  一卦不成,袁天罡再起一卦,随手将树叶再次扬起,任其飘落。

  “不但我生还杀我,回头还有李儿花...卦象没有变,这到底是是怎磨回事?”

  袁天罡疑惑不解,明明有了变数,为何之前的卦象并没有改变?

  “传令给石瑶,让她在玄冥教多多留意一下江湖上的一切风吹草动,随时报告给我。”

  袁天罡背过双手,仿佛自言自语的说道。

  “是,大帅。”

  无人的凉亭忽然不知从哪传来一道声音,不见人影,只听到一声风啸,平地之上一道黑影掠过,随即消失不见。

  那人走后,袁天罡看着风波不止的湖面,面具之后的脸上露出几分厉色,随手将那几片树叶射向湖中。

  “待那一株李花盛开,任何阻碍大业的,本帅都必将其瓦解粉碎!”

  几片树叶破空而去,丝丝呼啸着,宛如几片刀锋般划破水面,将那水下游动的鱼儿切成碎块。

  鲜血染红水面,不多时,那抹鲜红就被流动的湖水冲刷殆尽,看不出丝毫的痕迹。

  “区区几个反贼,皆在本帅掌握之中,至于那变数之人...看你能掀起什么风浪。”

  ————

  此时,吴国江南之地。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水绿如蓝...

  中原战火连天,天子被害,普天之下焉有乐土?

  但这江南之地确实很少看出战火的痕迹,纵使稍稍落破,但这里的百姓也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的麻木。

  比中原可好太多了。

  “公子,天快黑了。”

  苏月儿抱着纯钧剑,轻音绵柔的细语着,怀里的剑往上抻了抻,颇有些吃力。

  褚歌抬眼看了下天边通红的火烧云,望着近在眼前的金陵,伸手拿过少女怀里的剑。

  “可得加把劲了,不然天黑了进不了城,找不到你姑姑家可就麻烦喽。”

  褚歌笑呵呵的说着,并没有注意到少女明媚的眼眸中那一闪而逝的失落。

  苏月儿看着夕阳余晖下褚歌的身影,那层淡淡的金黄撒在身上,长发随风飘荡,长剑在手,好一个潇洒人间的好男儿。

  “公子…”

  苏月儿想到马上与褚歌分别,不由得心底泛起一丝酸楚,忍不住出声叫了出来。

  褚歌听到,转身看去,道:“怎么了?”

  “没事,你等等我。”

  苏月儿露出明媚的欢笑,将那丝不舍压在心底,轻柔的嗔怪一声,随后便小跑着跟了上去。

  轻轻挽着褚歌的胳膊,望着前面还很远的路,盼着慢一点,再慢一点。

  终于,二人赶在宵禁之前赶到了金陵城。

  拿了过城费,繁华的江南重镇在眼前浮现。

  一条中心大道贯穿整个金陵城。

  街道两边是茶楼,酒馆,当铺,作坊。

  街道两旁的空地上还有不少张着大伞的小商贩。

  街道向东西两边延伸,一直延伸到城外较宁静的郊区,可是街上还是行人不断:有挑担赶路的,有驾牛车送货的,有赶着毛驴拉货车的,有驻足观赏汴河景色的。以高大的城楼为中心,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有茶坊、酒肆、脚店、肉铺、庙宇、公廨等等。

  好不热闹繁华。

  “那有家客栈,我们就去那里落脚吧。”

  褚歌看着不远处那张灯结彩的客栈,拉着苏月儿的柔荑就往那走去。

  身后少女美玉般的娇颜顿时红彤彤的喜人,细若蚊生的呢语着。

  “公子,手…”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2670/22670795/7024555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