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诸天:从天下第一开始 > 第一百章 北上离开【求订阅】

第一百章 北上离开【求订阅】


  竖日。

  二人都心照不宣的没有提及昨晚的事。

  到现在苏月儿的小脸还红润着,娇羞的不敢去看褚歌,葱指打着结,俏生生的跟在他身后玩弄着衣角。

  金陵城热闹繁华的集市让人恍惚间以为还是太平盛世。

  忽然,远处一阵骚乱声传来。

  “滚开,都给爷滚开!他奶奶的,怎么撞不死你这个死老太婆。”

  街道上,一辆马车横冲直撞的闯过闹市,车厢里马车主人叫嚣道,险些撞飞躲避不及的老妇人。

  褚歌看着扬长而去的马车和那个飞扬跋扈的年轻人,眉头冷凝。

  苏月儿气愤的冷哼一声,跑过去扶起跌倒的老妇人,细声安慰起来。

  过会,苏月儿回来,愤愤不平道:“那个人是吴王的外甥,平日里欺男霸女招摇过市惯了。”

  褚歌点点头,没说什么,转身去寻苏月儿的姑母去了。

  只是那眼中一闪而过的寒芒暴露了他内心的不安分。

  二人四处打听,终于在一处破落的小巷子里找到了街坊们口中的“苏姑娘”家。

  随着眼前场景迅速的转变,苏月儿眼中那期待的眼神也逐渐变得落寞。

  姑姑家看起来过的也并不是很好。

  暗淡的巷子里墙壁上爬上了一层青苔,脚下沙砾沉积的陆地凹凸不平,行走在上面,大大小小的石子有些硌脚。

  “娘,我想吃肉了~”

  远远的,褚歌和苏月儿就听到院子里传来一声小孩稚嫩的声音。

  “琳儿乖,爹爹很快就会打渔回来了,会有肉吃的。”

  院子里,一个衣衫破落,面容干黄,皮肤粗糙驼背的妇人笑摸着着小孩的头顶说道。

  门外,苏月儿捂着嘴眼睛泛红着看着他们。

  这时,忽而一个肤色黝黑,穿着一身短打的男人提着两尾大鲈鱼走了回来。

  “娘子,今天打了两尾鱼呢,快给琳儿熬汤喝。”

  繁荣只是城市的表象,农村才是国家的真相。

  褚歌轻轻叹了口气,捏了捏苏月儿的小手。

  “我们走吧,也许对他们来说不打扰就已经算是最好的的拜访。”

  “嗯…”

  苏月儿红了眼眶,轻声细语道。

  目光依依不舍,三步两回头的看着院子内其乐融融的一家人,娇媚的眼眸中闪过几分羡慕。

  她已没了家人。

  “公子,我想…我想帮帮他们。”

  苏月儿轻咬着樱唇,娇媚的眼睛里纠结中带着几分胆怯,目光盈盈的看着褚歌说道。

  “好啊。”

  褚歌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眼中寒芒闪了闪,想起了那个嚣张的身影。

  吴王的外甥,应该会很有钱吧。

  “公子,你在想什么?感觉坏坏的。”

  半路上,苏月儿瞅见褚歌嘴角露出的一抹冷笑,忍不住出声说道,轻柔的细语正如春日和煦的清风。

  “没什么,你先回客栈等我回来。”

  褚歌微微一愣,没好气的刮了下苏月儿精巧的琼鼻,温柔的说道。

  “我不要,公子,你是不是要去冒险偷…”

  亲昵的举动让苏月儿漂亮的脸蛋兀得一红,小手拉着褚歌的衣袖,双眼眼波氤氲着说道。

  “瞎说,乖,回去等我。”

  褚歌揉了揉苏月儿的小脑袋,见少女攥着自己衣角的手更紧了几分,故意虎着脸训斥道:“听话,不然回去打你屁股。”

  苏月儿俏脸顿时红成了苹果,娇羞的嗔怪一声,自己转身跑了。

  天色渐晚,华灯初上。

  褚歌借着明晦的月色找到了白天那跋扈的公子哥的府上。

  纵身一跃,落地悄无声息。

  “快点都快点,今晚吴王妃摆下生日宴会,献礼都要备好,务必一个不差,不然公子怪罪下来你们可都得掉脑袋。”

  庭院中,一个师爷模样的人颐气指使的说道。

  下方搬运礼品的人寒蝉若禁的听着,小心翼翼的往马车里搬运进献的礼品。

  褚歌看着这一切,眼神微动,随即打定主意转移目标。

  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只见那运送礼品的马车里,褚歌稳坐其中,向着那尊贵的吴王府前去。

  车轮在地上碾过,不知过了多久,大概是到了。

  自车内忽然刮起一阵风,门帘掀飞,风沙迷住了外面人的眼,褚歌趁着间隙纵身飞出。

  “奶奶的,大晚上的起风了。”

  马夫骂骂咧咧的嘟囔道。

  王府内。

  褚歌踩着赤红的瓦片飞跃,如浮光掠影般无声无息无踪无影。

  只见这小院房顶有的盖着草,有的盖着芦苇,甚至有的盖着木。它的白色的房屋,有着用红石盖成的尖尖的屋顶,疏疏密密,排列在一个山坡的斜面上,曲折蜿蜒的地方。却被丛丛的茁壮的栗树衬托出来。

  而那更里面的阁楼更是华丽端庄。重檐翘角,台楼环廊,楼高三层,拔地插天。楼上绘有五彩斑斓的各式图画,辉煌瑰丽,宏伟轩昂.左边是一个建筑奇特的亭,三面朝外,一面靠墙,高约九尺,碧瓦红楹,雕梁画栋。

  阁楼的下面,不远处有个小亭子。

  这个亭子建筑非常别致,小巧玲珑,却又不失端庄典雅。

  四根深红色的圆柱分别撑着四只角,形成一个方形。

  亭尖深沉的枣红,亭柱上纹有古老的漆色,石桌和石椅都是幻想的灰白,组成一副美丽的图画。

  亭旁绿树掩映,流水潺潺,蜂歌蝶舞,犹如走进仙境一般。

  “王…呵。”

  褚歌看着这装饰奢华的宫廷建筑,脸上泛起一丝讥讽。

  权势腐蚀人心壮志,滋养野心的同时也能腐朽消磨人的斗志。

  显然这位吴王便是被消磨斗志的那一类,而远在千里之外的岐国,岐王李茂贞就完全相反,他是被滋养了野心的那一类人。

  “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罢,褚歌便向着吴王存放宝物的府库掠去。

  次日。

  苏月儿姑母一家看着屋里凭空出现的金银财宝吓得胆战心惊,夫妇俩急忙关上门窗,紧锁大门。

  看着这足以让他们一辈子衣食无忧的财宝,既高兴又害怕。

  天降横财,拿在手里都觉得发烫。

  也就在今日,满城贴满了告示,上面写着“昨夜王府内库失窃,大量金银财宝丢失,如若寻回,必有重赏”的字样。

  而此案的罪魁祸首褚歌,正骑着马,怀里搂着小脸羞涩,娇俏可人的美少女向北而行。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2670/22670795/7023797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