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诸天:从天下第一开始 > 第一百二十章 冥帝死【求订阅,求月票】

第一百二十章 冥帝死【求订阅,求月票】


  只见朱友珪勃然变色,一掌扣在朱友文的头顶,一股大力不断收拢,强烈的挤压使得朱友文痛苦的大声惨叫起来。

  咔吧一声,似乎是头骨碎裂的声音响起。

  随之便有鲜血顺着朱友珪的手指流了下来,淌了朱友文满脸。

  “啊!你这个孽障,他可是你亲弟弟!”

  朱温也是没想到朱友珪真敢动手,眼睛瞪大如铜铃,惊诧的看着朱友珪,怒火攻心道。

  朱友珪松开了手,朱友文睁着眼睛,面容僵直在了痛苦的时候,倒在了地上。

  “呵呵,亲弟弟,最是无情帝王家,哪里来的亲情。”

  “殿下~你可算来了,不妄臣妾多年陪着个老鬼~”

  张贞娘则是扭着妖娆的身姿,亦步亦趋的走到朱友珪身旁,妩媚的嗓音也是一听一顿抑扬顿挫的娇嗔着。

  “贱人,你!”

  朱温大怒,腾的一下站起来愤然发指道。

  “陛下,臣妾本就是殿下的妻子,夫为妻纲,臣妾当然要忠于自己的丈夫啦。”

  张贞娘一副媚态,娇艳欲滴的红唇勾起一丝讥讽道。

  “殿下,臣妾忍辱负重这么久,终于又回到殿下的身边了。”

  张贞娘随即拜倒在朱友珪脚下,可怜楚楚的说道。

  然而张贞娘的这副作态并没有让朱友珪那颗冰冷的心回心转意。

  “殿下?”

  张贞娘久久得不到回应,双眼噙着泪抬起头来,妩媚的姿容梨花带雨,可谓是我见犹怜,这一声娇嗔也可谓是柔媚到了骨子里。

  可没等张贞娘反应过来,朱友珪一出手便捏碎了她的喉骨,随即向扔垃圾一样扔了出去。

  “哼,就凭你这烂货,也敢妄想母仪天下?”

  “呼…呼…你,你…”

  朱温怒目而视,努力的撑着身子,可肥硕的身躯不管怎么样都挺不起来,累得朱温呼呼带喘,宛如一头病虎。

  “逆子,你想弑父不成。”

  “只要没人知道是我杀的,那就不算弑父。”

  朱友珪怪异的大笑着向朱温走来。

  死亡的恐惧将朱温最后的一点雄心吞噬,绝望的情绪将这个曾经敢于造反弑君,纵横天下的汉子彻底压垮。

  不多时,焦兰殿中传来一声凄惨的哀嚎,却又片刻后戛然而止。

  啪啪啪…

  空旷的焦兰殿中忽然传来一道突兀的拍掌声。

  “谁!出来!”

  朱友珪脸色突变,凶相毕露着环顾四周,厉声说道。

  “好巧不巧,正好能看到一幕杀气杀弟,弑君弑父的大戏,可喜可贺。”

  褚歌脸上挂着一抹笑意的从柱子后走来。

  什么时候...朱友珪先是一惊,随即脸色凝重的看着褚歌,道:“巨侠褚歌?没想到你一个江湖上行侠仗义救扶百姓的人也喜欢凑这种热闹。”

  王权争霸吗?

  褚歌嗤笑一声,不屑地看着朱友珪说道:“怎么,你以为与我对弈的人会是你?”

  “你...住口!”

  褚歌不屑一顾的眼神让朱友珪脆弱的自尊心愤怒不已。

  “我是大梁的皇帝,是皇帝!”

  朱友珪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天位的功力瞬间爆发,《九幽玄天神功》下半部玄天篇的阴寒真气立刻充斥在整间宫殿,温度骤降。

  此神功分上下两卷,上卷《九幽》,下卷《玄天》。

  要修炼此神功,必须上下同修,若只修炼一卷,则达不到最高境界,还会走火入魔,变成不人不鬼的样子。

  朱友珪便是因为跳过了上卷,强行修炼下卷,而走火入魔变成了一幅侏儒的模样。

  “可惜了。”

  褚歌看着恼羞成怒的朱友珪,不禁叹息道。

  可惜了对方这一身大天位的功力,但褚歌又不敢直接吸走,怕就怕吸走后会不会变成朱友珪这幅不人不鬼的模样。

  “去死!”

  侏儒般矮小的朱友珪厉声一吼,随即化作一道乌光消失不见。

  褚歌闻风而动,提起拳头,一拳砸了过去。

  沉重拳风呼啸,平地刮起一阵狂风而至。

  轰!

  中间空气被两股力量挤压爆鸣,二人拳脚随之相碰,功力激荡之下,层层气浪连连不断。

  “功夫不赖。”

  褚歌轻笑道,随即拳劲一吐,劲力迸发将朱友珪震飞。

  只见褚歌身道一闪即逝,下一瞬又突然出现在了朱友珪的身前,一脚裹挟着狂暴飓风,就朝着朱友珪的脑袋横扫而去。

  朱友珪想抬手抵挡,可心底却是冒出了这一脚不可力敌的荒唐想法,而且自己的身体竟然下意识的就仰身躲避,凌空腾挪翻出一段距离。

  砰!

  朱友珪后方的盘龙柱应声被褚歌的腿风斩断。

  朱友珪落地,厉声一吼,周身无数黑气自身体蒸腾而起,再次起双掌迎向褚歌。

  焦兰殿上一阵刺眼夺目的电闪雷鸣,就在朱友珪惊愕的视线里,褚歌脚踏雷霆,掌心吐露着雷弧,几乎是在一瞬之间,就杀到了他的面前。

  “五雷天心决!”

  朱友珪惊呼一声,急忙功力催动到极点,阴冷真气宛如幽冥鬼魅般升腾,爆发惊人威力。

  霎时间,四掌悍然相对,两股属性相悖的内力在两人的双掌之间爆炸开来。

  气机在此刻爆裂,碰撞激荡的真气四处飞射,摧毁所能摧毁的一切。

  这时,不停闪烁的雷电瞬间便撕咬上了黑气,那雷电似乎对那黑气隐隐有着克制,在这对拼的过程中可谓是占尽了上风。

  朱友珪闷哼一声,随即撤出掌力,二人分立一方。

  相比较于褚歌的云淡风轻,朱友珪的状态就不容乐观了。

  五雷天心决霸道无比,且至阳至刚的天雷之力克制九幽玄天神功的至阴至邪之气,更不用说朱友珪这不全的九幽玄天神功。

  “你…你怎么会天师府的五雷天心决?”

  朱友珪气息跌落至中天位,一张口,一口鲜血立时喷了出来,气息再次萎靡几分。

  “放心,你死后,我慢慢告诉你。”

  褚歌说着,瞬移到朱友珪跟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五指逐渐用力,一声咔吧声响起,脖颈硬生生被褚歌拧断。

  褚歌提着朱友珪的尸体,瞅着他头顶装饰的骷髅头,伸手猛地一砸,一枚铜印落入手中。

  玄冥锁千秋,一玺印万仇——玄冥铜印。

  褚歌握着玄冥铜印,一掌印在朱友珪的脑门上,瞬间在朱友珪的皮肤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红色蝌蚪文字。

  正是九幽玄天神功的下半部,玄天篇。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2670/22670795/7012638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