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诸天:从天下第一开始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大军压境【求订阅,求月票】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大军压境【求订阅,求月票】


  褚歌的想法并非空穴来风。

  就在前日,当他学成九幽玄天神功的那天,体内的三大神功竟隐隐有交相呼应的动作。

  位于灵台的武学宝库中,一个全新的金人显化,赤红的做功路线交汇,完全符合褚歌所说的“三花聚顶,五气朝元”。

  道家内丹经中有云: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返虚,炼虚合道…

  先人的道理或许真的直指一条通天大道。

  但将内力炼化入五脏六腑太过凶险,亦或是现如今的天地不足以有“仙”的诞生。

  几千年之后而来的褚歌却知道,古之山海经中一一被证实的文字或许真的有一个被岁月尘封的辉煌时代。

  袁天罡所炼制的长生药足以说明一切,尽管他炼制的丹药有很大的缺陷。

  褚歌下了玄武山,山上张玄陵久久不能平息心中的震惊。

  不管是褚歌如何知晓三百年前的长生药,还是后来的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一说,都让他几十年的心境为之动摇。

  他甚至都猜不透褚歌在想什么。

  江湖上声名远扬,“巨侠”之名无不让人钦佩,但不论是他今日所言还是往日的动作,又全然一副不同的做派。

  就像一个密谋者的棋局,一步一算,步步都有着不为人知的目的。

  更别说他声明的背后,那超人想象的强大实力。

  张玄陵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天下风云就会以这个年轻人为之搅动。

  竖日,玄武山封山了。

  ————

  近日,江湖上再次波澜。

  由于李星云未能如袁天罡的愿登记称帝,这乱世还是暗流汹涌。

  朱温次子朱友贞即位称帝。

  鬼王朱友文重出江湖,练成九幽玄天神功的他功力已然臻至大天位之上。

  雄心勃勃的朱友文重回玄冥教,击败孟婆,重掌玄冥教大权。

  而目前,针对在李星云身上的风波愈演愈烈。

  龙泉宝藏的诱惑实在巨大,玄冥教、通文馆和幻音坊从未停止过对李星云行踪的追查。

  而倒霉的张子凡则在回通文馆的路上被梁军抓住,关成了引诱李星云出山的诱饵。

  褚歌下了玄武山,一路北上,不出几日便入了晋国领地。

  恰逢此时。潞州城。

  某医馆内传来一声女子娇媚如丝的声音。

  “李公子~这样可还称心?”

  梵音天剥开晶莹玉透的葡萄送入李星云的口中。

  一双雪白玉润的大腿上,李星云惬意的享受着。

  “李公子~你就跟我们回凤翔吧,我们九天圣姬可是个顶个的大美人呢。”

  妙成天跪坐在李星云身侧,一双粉拳轻柔的按摩他的双腿,曼妙的身姿随着俯身的姿态露出一抹雪白柔腻的春光,引得李星云眼馋不已。

  “咳,这个…得从长计议,从长计议。”

  李星云眼馋归眼馋,但在大是大非的份上还是拎得清的。

  如今天下诸侯无一不对他这个李唐后裔抛出橄榄枝,可他们心里想的什么,李星云会不知道?

  “请问,三圣涅哥哥在吗?”

  门外一个小孩探出头来,怯生生的问道。

  “我就是,小朋友你有什么事吗?”

  李星云从梵音天的玉腿上坐起来,露出和煦的微笑问道。

  “给…给你。”

  小男孩似乎有些怕,将手中攥着的扇子一把摁在他李星云胸口,随即逃似的跑了出去。

  “那…那人说天黑之前…你…你要是不出去,他就屠城呀。”

  “屠城!?”

  李星云大惊,急忙打开手中折扇,一血淋淋的红手印映入眼帘。

  “子凡。”

  陆林轩一眼认了出来这时情郎的随身之物,哀声道,双眸顿觉一片漆黑。

  此时潞州城外,朱友贞大军压境。

  龙撵之上,朱友贞姿态放纵的躺在石瑶的腿上,目光落在潞州城墙之上,手中把玩着骰子,摸着石瑶光滑柔腻的玉手。

  “美人~你说,朕今日会不会下令屠城?”

  “陛下与其说是屠城,倒不如说是李星云愿不愿意为了张子凡而冒险。”

  石瑶美目泛起涟漪,芙蓉般绝美的脸上带着几分笑意。

  只见朱友贞脚下,被溟水纹丝束缚住的张子凡面如死灰,浑身上下被折磨的已经不成人样。

  李兄,你可千万别来啊。

  林轩…

  潞州城墙之上,驻军看着来袭的梁军,早已吓得魂飞天外。

  前几日,潞州守军大将已有十四位死在王彦章的枪下,晋王世子李存勖连夜赶回太原搬救兵。

  算上今日,他们已经守足足收了五天,城内弹尽粮绝,人员伤亡惨重,恐怕今日就是城破之时。

  医馆内,梵音天冲上去拦下贸然出城营救的李星云。

  “李公子万万不可,那朱友贞兵强马壮且高手如云,我们这点人手去了只是送命,三思啊。”

  “就是啊李公子,我们不是不让你救人,可是这…总得有个章程吧。”

  妙成天随声附和道。

  如今朱友贞大军压境,贸然闯入只会死路一条,更不用提救人一说。

  “这是晋国境内,李克用那老贼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潞州沦陷朱友贞之手?”

  李星云气急,一拳砸在桌子上愤声说道。

  潞州,乃河东要道,失守,则泽州不保,若沁州再沦于敌手,太原危矣,李克用不会不懂。

  “这都五天了,晋国的救兵怎么还不到!”

  李星云怒骂,恼恨道。

  如今时局,百姓皆为这乱世浮萍,战火一烧,就什么都没了。

  “师哥…”

  陆林轩哭的梨花带雨,泪眼婆娑的看着李星云,哀求道。

  “…”

  李星云沉默片刻,左右思索不出什么办法,只道:“天黑之前动手,我做饵,你们救人,尽快。”

  …

  此时已是夕阳西下,晚风徐徐吹过一丝凉意。

  城墙下,黑压压一片的梁军有种让人窒息的压迫感,森寒的兵刃锋利的透着杀气,军马一呼一吸之间,隐有狂风吹来。

  “朱友贞,我来了。”

  李星云一身红衣短打,背负龙泉剑,龙行虎步的向梁军走来。

  “让他进来。”

  黑甲的梁军分立两侧,给李星云让出一条道路。

  军阵在前,肃杀的气氛让人心惊胆颤。

  兵刃上干涸的血迹斑斑,杀气外露。

  那种直面恐惧的压迫感仿佛一只无形的手掌拿捏着李星云的心脏。

  很快,李星云走到龙撵之前,看到了浑身血淋淋的张子凡,以及那龙椅之上,带着玩味笑容的朱友贞。

  “李星云,好胆色。”

  与此同时,潞州城中某家面馆。

  褚歌吃饱喝足,擦了擦嘴,道:“店家,结账。”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2670/22670795/7009947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