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诸天:从天下第一开始 > 第五章 众矢之的【求收藏,求投资】

第五章 众矢之的【求收藏,求投资】


  没人知道褚歌为什么在最后关头突然离去,下山后又去了哪里。

  也没有人知道褚歌最后到底胜了没有。

  更没人知道当他离去后,少林方丈顿时面如金纸,口吐鲜血,说了一句“他本性不坏,希望他下山后诸位莫要相逼,恐适得其反”后便昏了过去。

  各路群雄即使心怀怨气,也看在方丈的面子上没有过分为难褚歌,只是叫他一生不得收徒,不得传人武艺后才齐齐散去。

  但在三天后,传来少林方丈突然圆寂的消息。

  一时间,江湖人心惶惶,试问天下除了褚歌,谁能闯入少林僧人的包围下击杀少林方丈,而这项罪名也是顺理成章的扣在了褚歌头上。

  当天在朝廷还有八大门派的召集下,江湖诸多势力齐聚少室山,商议诛杀褚歌为武林除害。

  ————

  十天后。

  褚歌依旧正在襄阳城外的山谷中闭关。

  九阳神功运转周身,修复经脉中积累的暗伤。

  褚歌做功完毕,站起身来舒展身体。

  只听筋骨齐鸣,顿时如虎豹雷音之感。

  只见褚歌浑身真气翻涌撑爆了衣衫,身体硬生生拔高,肌肤白里透红,肌肉隆起宛如古希腊雕刻般无暇。

  面容丰神俊秀,黑发狂舞。

  功力大进的褚歌欣喜若狂,伸手一招,隐有一声龙吟,竟隔空将远处的潭水摄来身前。

  水球随着他的心意变成老虎,狮子的形状,再一挥手,双掌赤红,熊熊火焰在掌心迸发。

  将那水球隔空烧开,再一变,水球爆开化成道道水箭飞射而去,钉去对面石壁上凿出坑坑洼洼的小点。

  在九阳神功的加持下,昆仑烈焰掌和金刚不坏神功都有明显加强的趋势。

  尽管得不到少林七十二绝技,那只要传说中的阿鼻道三刀不出,试问谁能破得了他的金刚不坏神功。

  说到少林…

  没想到少林方丈竟不声不响的将七十二绝技全部学会,一身内功更是与我不相上下。

  最后关头要不是用金刚不坏神功挡下那招无相劫指,说不定就走不下少林寺了。

  也不知道少林方丈被金刚不坏神功反震回去的无相劫指伤得重不重…

  褚歌感慨万分,辛好少林方丈够正派没耍阴招,不然有他那一身武功牵制,自己怎么死得都不知道。

  也正是因为有了少林方丈压阵,褚歌才不敢继续在少林胡闹下去。

  “得找个空好好感谢人家一下。”

  褚歌正要下山,突然两道黑影从天而降,手拿兵刃寒气逼人。

  “找到他了,他在这里。”

  一人飞身前来,一见褚歌就拿剑指着他说道:“就是你这个狂徒,害得少林方丈身死,纳命来!”

  什么情况?

  褚歌还没反应过来,那青袍道人就挺身而刺,剑指要害,毫不留情。

  没弄清楚状况,褚歌接连几掌拍飞他们,问道:“你们是武当弟子,为什么无缘无故对我出手?莫非要报我踢山之仇不成?”

  “哼,你休要惺惺作态,你当日强闯少林不成,趁夜闯入方丈房间痛下杀手,如此小人行径,我呸!”

  褚歌大惊,“什么?方丈死了?”

  那日二人比拼是留力不留手,就算金刚不坏神功将无相劫指的威力反弹给了方丈,那也顶多让他受伤,却也杀不了他呀。

  褚歌暗道不妙,说:“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这位大哥…”

  正说着,又一人呛声道:“我呸!那日方丈与我等约定不再为难你,只是叫你不能收徒,却不料你恩将仇报,你枉为人子,看招!”

  两人手持长剑,一左一右夹击褚歌,二人你来我往,招招攻人要害大穴。

  褚歌确实躲躲闪闪,只守不攻,不停地跟二人解释。

  现在用脑子想想也知道自己被算计了。

  要么少林方丈够狠,用命来换褚歌与天下武林为敌;要么就是有人别有用心,想置他于死地。

  如果按照地球上一贯的套路,我只要不出手逃的远远的,那么这两人必死无疑…褚歌想着,决定假装撤走引出幕后黑手。

  只见褚歌单手并指射出一道气箭弹开二人剑刃,随即提起纵身飘然远去。

  “可恶,这斯轻功了得,追不上他。”

  一人看着褚歌消失的方向,目光愤愤不平。

  “那个方向…师兄,我们快去禀报长老们,大家一起收拾那恶徒。”

  说着,两人转身就要下山。

  突然一阵恶风从脑后袭来,吹开落叶,如猛虎一般扑杀而去。

  就在差不多同一时间,藏匿在远处的褚歌足尖一点,宛如离弦之箭飞射而下。

  “住手!”

  一招亢龙有悔,金色龙影咆哮着向那恶风打去。

  可为时已晚,那武当二人来不及反应,便被一道流光划过脖颈,人首分离。

  褚歌一招打空,那黑衣人正冷冷地看着他,手中三尺利刃在滴着血。

  “是你?”褚歌大怒,单掌暗暗运劲,就要以雷霆手段将其镇压。

  这下要是有人来了见到这一幕,那可真是黄泥巴落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褚歌脸色难看,吸功大法先发制人。

  黑衣人正被难以抗拒的吸力拉扯着向褚歌而去,情急之下拔出腰间的火信发射出去。

  一簇火光冲向天空,炸成灿烂烟花。

  褚歌心一横,含怒一掌拍出。

  噗!

  那人倒飞出去,一口血污浸染面罩,五脏六腑被伤,一击之下竟当场重伤。

  “快,发现他了,大家跟上!”

  “快快,慢了他就逃了。”

  树林中熙攘着传来人声。

  褚歌知道必须在他们赶来之前擒下那黑衣人,就要使出吸功大法将那人抓住,却不料身后突然一道破空袭来。

  一偏头,一支利箭从他鬓角擦过,飞入丛林中消失不见。

  这一瞬间的功法,那黑衣人竟已逃之夭夭。

  “该死的,还有同伙!”褚歌怒骂一声。

  这时,几大派的人恰好赶到,看着倒在血泊里的二位弟子,以及只身一人的褚歌,一切不言而喻。

  “褚歌!”

  武当长老睚眦具裂,一股辣血冲脑,当即拔剑相向。

  褚歌屈指一弹,将剑锋弹开,说:“长老请息怒,人并不是我杀的,而且杀少林方丈的也是另有其人,我是被冤枉的。”

  谁知那武当长老不听劝,剑招凌厉,杀气腾腾,道:“事已至此还敢狡辩,普天之下只你一人身怀吸功大法,少林方丈又是被吸干内力真元而死,你还敢狡辩!”

  “什么…”

  褚歌瞬间一滞,吸功大法四个字在脑海中嗡嗡作响。

  怎么会?我…

  褚歌脑海中忽然一道灵光闪过,一个人名浮出水面。

  朱无视!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2670/22670795/6840363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