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诸天:从天下第一开始 > 第七章 风云第一楼

第七章 风云第一楼


  自那天以后,褚歌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

  任凭八大门派把江湖翻了个底朝天也没能找到褚歌的影子。

  几年后,古三通试马江湖,打败各路高手,在江湖上闯下名声。

  他本就醉心武功,后来又因褚歌的刺激更加发奋努力,短短几年的功夫竟完成了金刚不坏神功第一次变身。

  又几年后,褚歌闯入天牢,网罗天下亡命之徒,以前朝逍遥派绝学“生死符”控制,组建了一个名叫“第一楼”的杀手势力。

  天杀地绝,无所不杀,无一失手。

  魑魅魍魉,消息通达,情报网络遍布全国。

  第一楼仅出现短短三年时间,便迅速成为大明第一杀手组织,号称:世间性命操在手,天下风云第一楼。

  只要钱到位,皇帝老子也杀给你看。

  而幕后之人,就算朝廷和江湖势力掘地三尺也找不出任何痕迹,也却从未有人见过他,只知道他们称他为——大老板。

  几年后,听闻古三通在太湖约战八大派高手。

  可到了决战之日,江湖人士赶往太湖却发现八大门派与朝廷在内共一百零八位高手全部惨死湖畔。

  一日之间,古三通这三个字成了继褚歌之后的又一个江湖人欲除之后快的魔头。

  而在太湖之战前被古三通送给朱无视的素心由于当今皇帝无法容忍朱无视娶一个民间有夫之妇为妻,伤心之下,又再次回到古三通身边。

  二人后来有了肌肤之亲,素心怀了古三通的骨肉。

  直到有一天,褚歌突然上门找上了古三通。

  外面停歇的马车上有等候褚歌的仆人。

  素心给二人斟茶,褚歌解下面具端起茶碗,不顾烫嘴的热水大口喝下,对着古三通说道:“好久不见了,师弟。”

  师弟,这天底下得了天池怪侠传承的只有褚歌与古三通二人,朱无视那只会吸功大法的顶多算是偷学。

  “我一直好奇,你之前是怎么知道我去过天池之底的?”

  面对古三通的疑问,褚歌笑而不语,而是反问道:“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你莫名其妙的背上了杀害八大派高手的罪名,为什么他们在决战前一天莫名被杀,被谁杀,为什么被杀?”

  褚歌一连串的提问让古三通不知所措。

  褚歌又说:“我查了太湖之战前前后后的所有经过,还真被我发现了一个疑点。”

  “什么疑点?”

  褚歌抿了口茶,瞥了眼偷听的素心,开口说道:“我发现在太湖之战之后,朱无视的内功修为突飞猛进,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你说真的?”古三通虽然是武痴,但却不傻,此时已经有些将信将疑。

  褚歌并没有立刻肯定,而是说起了好几年前的一段往事。

  “我曾经跟你一样,年少轻狂,渴望天下第一的虚荣,连挑七大门派,直到最后…”

  “少林?”古三通开口说道,目光灼灼地看着褚歌,又说:“你的事我都知道,最后你跟少林方丈…”

  “我们没有动手,却又动了手,我侥幸用金刚不坏神功赢了半招,而就是这半招,让少林方丈重伤,最后他被人用吸功大法吸干内力而死。”

  话已至此,古三通联系几年前的那一幕,瞬间明白一切。

  “是朱无视?一切都是他?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古三通有些不可思议,就连素心也是一时无法接受。

  褚歌仰头将茶水一饮而尽,说:“一个人武功再高充其量也只不过个莽夫,你知道你与朱无视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吗?”

  “不是武功,而是智谋,是谋略。”

  “他是经国之才,懂得牺牲什么来换去什么…”

  褚歌自己给自己斟茶,说:“如果我猜的不错,过一阵子朝廷会下令铲除你这个武林祸害,而带队的一定是朱无视,而他想要的…”说着,他的目光看向站在一侧的素心,眼神中意味不言而喻。

  古三通眼神一凝,眼底闪过几分莫名异色。

  褚歌饶有兴致地看着古三通的反应,又看到素心低头摸着自己的小腹,眉眼含情地看着古三通。

  古三通啊古三通,这辈子你什么都敢做,就是不敢说你爱她,到死也没说出口…

  褚歌想起原著电视剧中,白发苍苍的古三通在天牢第九层诉说衷肠的一幕。

  而褚歌此行的目的,就是阻止古三通与朱无视最后的决战,就算不阻止,也要阻止素心出现在决战之地。

  那第一颗天香豆蔻就在朱无视的手中。

  也不知道古三通打不打得过吸了少林方丈和八大派一百零八位高手内力的朱无视。

  七十二绝技可不是闹着玩的。

  褚歌见说的差不多了,起身告辞离去。

  现在等待古三通的,是几个月的亡命天涯,而素心…褚歌得看好她。

  “且慢。”

  古三通突然出声将褚歌叫住。

  褚歌扭头,看着一脸冷漠的古三通,从他的眼神里,褚歌看到了熊熊战意。

  “几年前我输给了你,几年后,我想再跟你比一比。”

  说着,抄起挂在墙上的宝剑先行一步冲了出去。

  “三通,三通…”

  素心在后面连连呼喊,古三通每次出门,她都替他提起一颗心,生怕古三通有什么意外。

  褚歌回了一个放心的眼神,随即拿起倚天剑跟了上去。

  风从大西北吹来,碰上天山的寒气,如刀割面。

  大雪坪上,一黑一白相对而立。

  寂静无声,唯有风动。

  无形内力在雪地下暗暗较劲,引得四周积雪炸开,在地下窜动,犹如两条翻江蛟龙。

  突然,两股内力轰然炸裂,古三通闷哼一声,溅起的雪块阻隔了两人视线。

  就是现在。

  风静,剑随心动。

  噌!

  寒光乍现,两道凌厉剑气划破长空,于中心绞杀,雪块瞬间化成沫渣。

  两人身影快速移动,不见人影,只听接连不断的金石相击之声。

  独孤九剑,破剑式。

  剑锋宛如斜月天照,冰冷却灿烂,褚歌一剑刺出,隐有风雷之声。

  忽而一声脆响,古三通宝剑断裂两半,切口平滑,断得彻底。

  剑断,古三通果断弃剑,对着褚歌拳脚出击。

  褚歌也不占他便宜,二人拳来拳往,招式干净利落,每一寸肌肉的动作都暗含武学真理。

  出手,快;出招,狠。

  两人之间打斗极快,快到肉眼不可见到他们的拳影,只听嘭嘭的闷响不断。

  褚歌就是因为会得太多,又没有使用内力,只是单纯的拳脚招式的比拼,一时与古三通僵持不下。

  这样高强度的对决,二人从雪上打到雪下,从日落打到日出都不见停歇。

  只是古三通渐渐有些力有不逮,反观褚歌却神彩奕奕,一身武学更是融会贯通,不再是内力之长。

  最后竟是将古三通活活累到虚脱才算结束。

  背上,古三通半睁着眼问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2670/22670795/6839920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