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诸天:从天下第一开始 > 第十二章 罗网:惊鲵

第十二章 罗网:惊鲵


  【位面坐标:秦时明月】

  【时间:战国时期】

  【地点:无名府邸】

  ————

  月黑风高,楼宇灯火阑珊。

  浮云遮月,正是刺杀盗窃的好时机。

  褚歌隐藏在暗处,躲过层层的守卫。

  忽然,远处传来阵阵骚乱。

  “有刺客!”

  褚歌心神一动,身影纵然窜出,稳稳落于楼阁之上。

  站高望远,发生的一切一览无余。

  只见一身材婀娜,全身为紫色白条纹的修身金属战斗服,双腿和右臂部位为鱼鳞状护甲,胸甲上的鱼状花纹与手中惊鲵剑的格调相衬托。

  是她…

  褚歌看着面戴狰狞鱼鳞面具的女子,脑海中顿然浮现出她的名字:惊鲵。

  而她此行刺杀的目标,正是被罗网称其为无名高手,颜路的师父,含光剑的主人。

  守卫声声惨叫,一阵剑光纵横,惊鲵杀了出来。

  向着目标地点飞速靠近。

  忽而听闻一声雷震,惊鲵立于铁索桥桥墩之上,而她的对面,是正手持含光剑的无名。

  随着一道电光乍现,那传说中无形的利刃显露出它的锋芒。

  “视之不可见,运之不知其所触,泯然无际,经物而物不觉。”

  锋芒含而不露,是含光的本色。

  “含光剑…”

  褚歌紧紧盯着无名手中的含光剑,手不自主地摸向他的倚天剑,喃喃道:“不知道谁比谁更锋利些呢?”

  随着对面阁楼内剑光飞舞,杀气纵横交错,惊鲵的面具被无名一剑划破,露出一张娇艳绝美的脸庞。

  忽而蜡烛微弱的火苗熄灭,无名的身形顿时消失不见。

  下一秒,楼宇之上赫然出现无名的身影,“朋友,你在等什么?”

  被发现了。

  褚歌心里倒不是很惊讶,毕竟他也没有可以隐藏身形和气息,被这样的高手发现也正常。

  褚歌的目光顺着风的方向看向了下方大街上行进的马车。

  “那马车里,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吗?”

  看人看不到的地方,一根几乎无形的锋利蚕丝贯穿两边,待马车经过,怕不是要个车毁人亡。

  顺着褚歌的目光望去,无名以一种超乎想象的速度消失。

  风里,飘来他的话:“我感觉到了,你的剑…但我的剑,不为杀人而存在。”

  我这是…还没开口就被拒绝了?

  褚歌注视着移形换影,将小颜路带走的无名,心头有些郁闷。

  而此时,准备继续追击无名的惊鲵恰好看到了楼宇之上的褚歌。

  他是谁,什么时候…惊鲵神色瞬间凝重。

  失去对潜在敌人的察觉,是刺客大忌。

  对于罗网刺客而言,具有威胁的人,哪怕没有对立关系,都算是敌人。

  瞬间,惊鲵一跃而下,身形宛若纷飞的蝴蝶,几个起落便向褚歌杀来。

  惊鲵剑锋直刺,被褚歌一个侧身躲过。

  剑锋横转一削,被倚天剑剑鞘挡下。

  惊鲵神色冰冷,剑影纷飞,却始终碰不到身法灵动的褚歌。

  忽然,一道精光从褚歌眼前闪过。

  倚天剑出鞘。

  一剑在手,褚歌气息瞬间凌厉肃杀。

  杀气之重,乃惊鲵生平罕见。

  霸道剑光以横扫千军之势向惊鲵横劈。

  铛!

  刚猛力道轰然砍在惊鲵剑上,砸出一个惊人的弧度,震得惊鲵虎口发麻。

  “你这样的人,不该籍籍无名才对,你是谁?罗网中竟然没有你的卷宗。”

  此时惊鲵问出的心中的疑惑。

  “我?我刚来不久就看到你们两个在打架,然后你就冲上来对我动手动脚。”

  褚歌看着眼前这样娇艳绝美的面庞说着,心里却在感概她未来坎坷的命运。

  如果按照原著中的剧情发展,她会在下一个任务中爱上她的刺杀对象,并给他生下了一个女儿。

  两人相对而立,静默无言。

  过了很久,惊鲵抬眼看着褚歌,收剑入鞘,道:“你不杀我,告辞。”

  说完,纵身一跃,追赶着无名离开的方向去了。

  褚歌望着惊鲵逐渐消失的背影,随即也跟了上去。

  期间,二人不断交手,一路打打杀杀来到了魏国都城。

  大梁。

  那天正天下小雨。

  惊鲵撑着一把伞从桥的那头经过,而褚歌也正好撑伞向她迎面走来。

  看到褚歌,惊鲵脸色顿时一变。

  “你跟了一路,究竟有什么目的?”

  “哈,一上来就这么不留情面,真的是无情无义。”

  褚歌的嬉皮笑脸并没有打消惊鲵心里的戒备,反而冷声说道:“你跟杀手谈交情?”

  雨下得大了。

  褚歌带着微笑走了过去,随手将手中的伞扔掉,跟惊鲵同在一把伞下。

  “你…”

  褚歌反手握住惊鲵的手,令她挣脱不开。

  “你想在这里动手?你知道的,你一点胜算都没有,反而会将自己置于险地。”

  一句话,惊鲵只得暂时屈服。

  二人沿着青石板路上走着。

  褚歌问道:“你有有新的目标了?”

  惊鲵心中感到无比的愤怒,但却又夹杂着从未有过的一丝羞涩。

  褚歌那副可恶的样子,总是在她脑海中有意无意的被想起。

  “敢当着罗网杀手的面打听任务,你是第一个这么做的。”

  “是吗?那我还挺荣幸的。”

  惊鲵看着褚歌淡然自若的样子,不知是狂妄还是艺高人胆大。

  惊鲵冷冷说道,目光坚定不移。

  “罗网要杀的人,就算山穷水尽,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完成。就算你阻止了我,还有下一个。”

  “其实罗网杀谁对我并不重要,你,对我很重要。”褚歌直视她的眼睛说道,如水的双眸仿佛冻结的冰泉。

  褚歌身上的气息太过炽热,让惊鲵心里泛起一丝异样感,躲开褚歌的目光,冷硬地开口说道:“希望在你临死之前,不要后悔。”

  褚歌淡然一笑,说道:“死?谁都会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这世上每天都会有人死去,也都会有人新生。人生的起点和终点早已注定,只是中间的日子需要我们自己做主,不是吗?”

  “我们自己主宰自己的命运,而不是左右在别人手中,既然这样,路怎么选,还有什么值得后悔的呢?”

  重于泰山,轻于鸿毛…这样的话,能出自他的口中?

  惊鲵有些惊讶,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褚歌,对他的来历和身份更加好奇。

  褚歌握着惊鲵光滑细腻的小手走了很长的路,走到路的尽头,褚歌松开了手。

  手背上温热的触感逐渐变得寒冷,惊鲵心里悄然划过一丝失落,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褚歌离开了伞,站在雨里问道:“你有没有想过,有天不做杀手了?”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2670/22670795/6831646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