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诸天:从天下第一开始 > 第二十四章 鬼兵劫军饷

第二十四章 鬼兵劫军饷


  “快点啦,磨磨蹭蹭的要等到什么时候。”

  红莲说着,伸手拖着慢步的韩非大步大步的向着安平君的府邸走去。

  韩非看着眼前的红莲,一脸无奈,心中更是唏嘘不已。

  当年可爱的妹妹,如今也是长大了,变成了一个娇媚动人的小美人,只是这性格也是越发任性活泼了。

  苦笑着摇摇头,跟着走了进去。

  安平君的府邸。

  门口的侍卫象征性的询问了一下便是放行了,任由两人进入府邸之内。

  对于韩王最疼爱的红莲公主,韩国贵族中哪个不认识,他们这些守门侍卫也不例外。

  没有点眼力劲的人可不适合看守府邸大门,因为不适合的都不在了。

  “你们快去通知王叔,就说我和九公子来了。”

  红莲有些头也不回地说着,一个劲的拽着韩非直奔主殿。

  不一会,侍女进来给两人端上茶水糕点。

  “红莲,注意礼节,这里怎么说也是王叔的家,不能如此没轻没重。”

  韩非对着红莲说教。

  红莲对韩非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轻哼道:“礼节礼节,哥哥自己都不怎么注意礼节,天天就知道喝酒,回家都是一身酒气,还说我…哼。”

  韩非闻言,尴尬地挠了挠头,轻咳一声反驳道:“我那不一样,我是为了办案,再说了,哥哥我是男子,放浪形骸一点也没什么,可红莲你是女孩子,自然要注意点,不然以后可嫁不出去。”

  “男子又怎么样,女子又怎么样,莫非你们男子就比我们女子高一等吗?嫁不出去又如何,哼。本公主还不乐意呢。”

  红莲娇声道,可爱的琼鼻皱起,气呼呼地看着一脸苦笑的韩非气不打一出来,道:“哥哥你要是觉得自己比我厉害,那我们可以打一架,看看谁更厉害!”

  说着就对韩非又扬起了小拳头。

  呃…怎么说着说着又要动手了。

  女孩子家家的,怎么整天喜欢动手,这以后怎么嫁得出去?

  韩非眼角一抽,这一刻感觉有些头疼。

  无奈的看着红莲,微微摇头,放弃了讲道理的想法,难怪褚兄总是说女人不讲道理,这话真的很有道理。

  等等,褚兄?

  韩非莫名其妙的想起了褚歌。

  褚兄的妻子冷冰冰的,却对他无微不至,也不知道怎么调教的,要是能…

  想着想着,韩非看向一旁腮帮子鼓成松鼠的红莲,正一口接一口地吃着桌子上的糕点。

  韩非犹豫了。

  这样对褚兄是不是有点不太厚道。

  “哥哥,你刚才那是什么眼神,是嫌弃我吗?还是心里在骂我。”

  红莲一双明媚的桃花眸子看着韩非,掐着腰狐疑的问道。

  “呃…哈哈怎么会呢。红莲可是哥哥最疼爱的好妹妹。”

  韩非闻言,顿时温柔的看着红莲,一脸宠溺的表情,轻笑着安抚道。

  一副自己是好哥哥的模样。

  心里却是有些后怕了,要是让红莲知道自己刚才心里的想法,怕不是要当场被打爆狗头。

  “真的吗?你可别骗我。”

  红莲微微眯了眯眼睛,像极了一只小狐狸,有些怀疑的说道。

  “怎么会呢,我…”

  韩非正要辩解一二,门外一道爽朗的笑声传来。

  “是谁惹我们家小公主生气了,韩非,你胆子不小啊,刚回来就敢欺负红莲,这事情要是让你父王知道了,可饶不了你。”

  伴随着一道笑声,挺着一个大肚子的安平君走了进去,满脸和善的笑容,看着屋内的两人,尤其是在红莲生气的脸上打量了一下,最后看向了韩非。

  这么热情?

  韩非有些意外,事出反常必有妖。

  他与安平君以往并没有过多的接触,更何况多年未见,对方一见面便是如此亲切,有些令韩非意外。

  这些天他拜访了不少宗族长辈,其中大多数都是保持着长辈的姿态,对韩非不冷不淡,应付居多。

  不管如何,面子上的功夫得做过去。

  韩非脸上却是保持着应有的晚辈礼节,对着安平君作揖,恭敬的说道:“见过王叔。”

  “见过王叔。”

  红莲也跟着站起,欠身行礼。

  “哈哈,都是一家人何须客气。坐,坐下聊。”

  安平君热情地邀请二人坐下。

  韩非单刀直入,说:“王叔,小侄今日前来,是想询问前几日的鬼兵劫军饷一事。”

  安平君脸上笑容瞬间消失,深深看了眼韩非,沉默地转过头回忆着什么,呼吸粗重起来。

  韩非将“水消金”的原理说出。

  过会,安平君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心有余悸地跟韩非讲述起了那天的经过。

  韩非听着,摇晃手中的酒杯,将淡淡酒香扩散到空气中。

  韩非嘴角含着一丝微笑,眼神揶揄地看着安平君,此刻的他,全然没有被妹妹训斥时的温文尔雅,反而锋芒毕露。

  “不对吧王叔。”

  安平君一愣,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他,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吗?”

  还装傻。

  韩非起身,开口说道:“据王叔所说,鬼兵劫军饷事发在断魂谷,恰逢大雨,黄金遇水消融燃起大火,这都没问题。”

  “但王叔你却漏了一点。那就是你爱喝的龙骨八珍汤。”

  安平君惊讶,问:“龙骨八珍汤有什么问题吗?”

  “王叔说此汤烹饪繁复,需要烹饪整整九个时辰才可做成。但是案发当晚,王叔却回府喝了一碗龙骨八珍汤。”

  韩非冷眉如炬,眼神犀利地看着安平君的眼睛,注视着他表情的变化说道。

  “有何不对?”

  安平君脸色沉了下来,声线也变得低沉。

  韩非依旧在说,道:“也就是说当晚想要喝这碗汤,不能等王叔回府再烹制,而是要一大早就开始准备。”

  安平君不耐烦了,道:“绕来绕去,你到底想说什么!”

  韩非却是胸有成竹地继续说了下去,道:“王叔押运军饷,一来一回至少也要三天三夜。问题来了,为什么那天王府大厨要给三天后才归来的王叔准备必须当日饮用的龙骨八珍汤呢?”

  韩非步步逼近,目光直视安平君的眼睛,看得他连连后退,支支吾吾说不上话。

  “这…这,我…”

  “难道王叔提前就知道军饷会被劫?自己当晚就能回府?”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2670/22670795/6822557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